第一千四百九十章 强敌突现

作者:弄蛇者
    ,最快更新大千劫主最新章节!邪恶之眼因为辜雀的愤怒突然复出,挡住了这惊天动地的未来之光,辜雀可以估算出这一道光的力量,它绝对不只是禁忌这么简单,但却又没有天衍的气息。

    想了很久,应该是禁忌的最巅峰,无限接近于天衍之境,所以天衍之下,没有人能够挡住它。

    第一次韩秋的破妄之瞳能挡住,是因为破妄之瞳本身的奥秘和因果之力。

    这一次,蓝月的神月在它面前就像个笑话一般,还好邪恶之眼同样神秘无比,所以能挡住它。

    这个幕后的凶手,绝对不会太弱,辜雀猜想,他一定不会只是禁忌,很可能是天衍强者。

    那么为什么不用全力?或许是因为怕暴露?

    不知道,没有任何线索,自己树敌太多,是谁都有可能,这个世界隐藏了多少天衍强者,也不是自己可以知道的。

    辜雀没有心情再去想,因为还有很多事需要他来处理,这一战还没结束,也必须尽早结束。

    因为此刻他的心很乱,很慌。

    因为邪恶之眼开启了,借助它的力量,不知为何,辜雀对冥冥中那一股恐怖的威压感受得愈发深刻。

    未知的恐怖,即将降临的大劫啊!自己本来就感受得到,但这一次有了邪恶之眼,却是如此的深刻。

    这绝对是一个难以想象的大劫,自己太需要时间去思考怎么解决,怎么面对。

    蓝月瘫在地上重重喘着粗气,她倒是想的没有辜雀多,她只知道自己受伤很严重,已经没有了战斗力,不但不能帮助辜雀,恐怕还需要他的保护。

    但好就好在,辜雀也没有事,而且竖眼的出现好像让他又强大了,又多了底牌。

    两人像是有默契一般,突然都看向对方,辜雀见到蓝月嘴角的鲜血,叹了口气,道:“跟着天老先回神雀盟。”

    蓝月道:“那你呢?”

    辜雀瞟了陨落宫主等人一眼,沉声道:“这里还需要我来战斗,他们恐怕不舍得放我走。”

    陨落宫主道:“没错,我以前只是忌惮你辜雀,害怕你的潜力和法宝,所以想先杀你,再行角逐大千之事,想必其他人和我想法也差不多。”

    “但现在我终于知道了,事实上你根本就是一个真正的对手,你有这个实力成为最大的巨头,我们要围杀你,不再是因为你的潜力,而是你的实力!”

    陨落宫主傲然道:“辜雀,你很强,我很佩服你,只可惜你不是我陨落宫的人,说实话,我很遗憾要杀你。”

    辜雀冷冷一笑,咧嘴道:“你哪里来的勇气还说这种话?”

    陨落宫主道:“你不会明白我们的骄傲的,我们曾经拥有过比大千宇宙更加辽阔的土地,拥有过数位天衍强者,数十位禁忌强者,这是豪门的底蕴,这是伟大的骄傲。”

    他双眸如电,盯着辜雀道:“你可能永远都不会明白我们的骄傲,但你只需要知道,我们要杀你,真的易如反掌。”

    辜雀没有说话,只是朝天老看去,沉声道:“带蓝月走。”

    天老低头看来,脸色却是极为难看,郑重道:“盟主,恐怕您需要跟我们一起回去。”

    辜雀皱眉道:“为何?”

    天老看向自己手中的青光三尺道剑,咬牙道:“因为我算到,神雀有难,而且还是大难,足以覆灭的大难!”

    听到此话,辜雀顿时背脊寒彻,神雀盟是自己的家,媚君溯雪她们全在那里,根本不能出任何事。

    他直接抬起头来,厉声道:“走,回神雀盟!”

    一把扶起蓝月,将她背在背上,辜雀沉声道:“我们一起走。”

    天老右手一抹,青光三尺道剑化作一汪清水,泛起古怪的波动。

    他苍老的脸色忽然大变,惊吼道:“不好!盟主!我感受到至少五种生死危机在降临宙域子船,她们恐怕无法抵挡!”

    辜雀双眼一瞪,直接抬起头来,厉吼道:“冰洛,危险,快回神雀,叫离惘过来镇守。”

    他的声音穿越了亘古的时空,直直传到宙域子船,他相信以冰洛的聪明,根本不会有任何犹豫。

    只是话音刚落,大千宇宙西部尽头,一道道可怕的金光已然冲天而起,只见无数的佛塔出世,那里刹那间变成了伟大的佛场。

    强大的佛力隔着整个宇宙都能感受的清清楚楚,众人已然不敢想象那里已然是什么场景。

    而辜雀的心却沉了下去,西极黄沙佛域净土开启了无量大藏,亿万佛塔拔地而起,金海弥漫,这说明那里正遭到前所未有的袭击。

    离惘不是一个沉不住气的人,她既然开启,则说明一定有必要!

    无量大藏可以挡住一个宏观大浩法第六级世界的冲击,就算是天衍强者也不必定可以打破,暗中的对手怎么可能选择去攻击佛域?

    只有一种可能!

    就是拖住离惘和无量大藏,让神雀盟不再受到保护,可以放心大胆针对冰洛她们...也就是自己。

    在辜雀思考的时候,天老便不停在算着,此刻他终于抬起头来,脸色惨白道:“盟主,威压增加到了十四股,正在从各个方向朝宙域子船扑杀而去,最早五十个呼吸,便能到达!”

    “另外,有大约五股威压,在黄沙佛域拖住无量大藏,离惘盟后恐怕分身乏术。”

    辜雀脸色一变,直接仰天长啸道:“镇界灵柩棺,立刻前往宙域子船,我不管你有没有沉睡,先他妈的给我去!替我先挡着,能挡多久是多久!”

    声音惊破山河,在那东部星域的枯寂星空中,漂浮了很久的镇界灵柩棺终于发出一声声剧烈的铿响,接着直接打破了次元的壁垒,进入未知的领域。

    而下一刻,它已然从宙域子船上空破出,稳稳朝甲板而来。

    “是镇界灵柩棺!”

    媚君道:“夫君竟然把它提前召唤来了,一定是出了大事。”

    冰洛一脸阴沉,冷冷道:“无妨,我们路线不变,依旧回神雀,按照夫君的指示做,其他的夫君会想办法。”

    “好。”

    四周众人也连连点头,冰洛的镇定让她们心头稍微安心了些。

    但谁也没有注意到冰洛眼中,那一丝丝难见的血光。

    “走!”

    辜雀暴喝一声,背起蓝月就直接朝宙域子船的方向而去,他能够感受到铜棺的位置,可以随时改变自己的方向。

    这件事明显是针对自己来的,这一次千万出不得差错。

    “想走?门儿都没有!”

    逍相子咧嘴一笑,身影直接飞起,一掌打出无边道韵,滔滔不绝般朝辜雀卷来。

    辜雀眼中杀意暴涨,厉吼道:“谁敢拦我就他妈来!”

    他此刻是怒极攻心,《诸天生死簿》悬在头顶,哗哗翻动着,眼看那就要翻到第八页,祭出鸿蒙宇宙。

    与此同时,他以光明令牌为剑,朝前一斩,强大的光明之力直接将逍相子斩成两段。

    “师弟!”

    逍遥子惊呼出声,气得浑身颤抖,大吼道:“辜雀!你不得好死!”

    他刚要出手,陨落宫主已然拦住,压着声音道:“辜雀的家人被袭击,明显是有人想暗中针对他,并控制他。若是被这暗中之人得逞,于我们反而不利,但若是辜雀太顺利救下来家人,对我们也不是好事。”

    “我们干脆袭扰耽误他时间,不必硬拼,最好他刚刚赶到那里的时候,对方没有得手,但已经有了化不开的仇。”

    “这样,我们才能渔翁得利。”

    听到陨落宫主一番话,逍遥子也觉得有道理,回头一看,只见自己的师弟渐渐恢复身体,至少没有伤及性命。

    他松了口气,沉着脸点了点头,道:“可行,就这么办。”

    陨落宫主道:“好!那我们追!”

    于是一群人立刻追着辜雀而去,在后边各种边缘ob,气得辜雀毫无办法,没有心情和他们缠斗,但对方就像跗骨之蛆,怎么也甩不掉。

    他死死咬牙,寒声道:“等老子腾出手来,这些王八蛋一个都他妈别想活。”

    “算出来了!”

    天老满头大汗,看着三尺之水道:“十四个生命体,每一个竟然都有数百个星球那般大...嘶!是远古巨神!”

    “远古巨神?”

    辜雀闻言一震,顿时想起了之前的传言,似乎有远古巨神一族的遗民还活着,未曾断绝,也要角逐宇宙,只是一直没有出现。

    妈的,一群藏头露尾的王八,现在终于出来了,却是给老子致命一击。

    “快走!”

    他咬着牙,却始终提不起速度来,急得满头大汗。

    陨落宫主等人落井下石做得淋漓尽致,不单单袭扰辜雀,更是各种讥讽。

    “辜雀,我看你还是别回了,估计回去也只能见到一堆尸体了。”

    “瞧瞧这些如花似玉的美人,一个个都变成红粉骷髅咯。”

    “辜雀你坏事做尽,这也算是报应,真是大快人心啊!”

    辜雀沉着脸,心头哪怕杀意再盛,也只能咬牙忍着,继续加速前进。

    而此刻,天老终于脸色一白,喃喃道:“盟主,十四位强者全部杀到,将宙域子船围住,子船停止飞行,大战恐怕已经发生了。”

    辜雀双拳猛然一握,只觉整个心都被捏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