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林文学 >> 言情小说 >> 第1812章 终于有消息了(书号:145524

第1812章 终于有消息了

作者:唐以莫
    ,最快更新盛少撩妻100式最新章节!盛誉问道,“如果找到了孩子你们打算怎么办?会全权收养她吗?”新闻他也看了,也大概了解了这个孩子的成长经历,以及孩子出走的原因。

    其实这个问题就是刚才记者们的主题,被盛誉这么提出来,并没有引起当事人的反感,倒是让他们陷入了沉思,其实秦承禹和叶菲菲还没有好好商量过,毕竟孩子还没有找到。

    过了一会儿,秦承禹转眸看向坐在身边的女孩,他问道,“菲菲,你有什么想法吗?”

    叶菲菲盯着面前杯子里的茶,又一次想到了韩主任那天说的话,她心情是凝重的。抬眸时发现盛总和小颖都在看着她,保持沉默不太好,所以她在组织言语。

    时颖说,“我觉得这不是一个选择题啊,这是一道分析题,而且还蛮难的。”

    “那你有什么想法?”秦承禹看向时颖,这种事情多听听大家的建议总是好的。

    时颖迎上他的视线,又转眸看了看坐在身边的老公,最终将目光落在了叶菲菲身上。

    姐妹俩对视着,她实话实说道,“我觉得吧,主要是对孩子的教育,八岁了对吧?孩子已经有自己的思维了,虽然我对她不是很了解,但也听说了一些事迹,小女孩心里可能已经扭曲了,她是无辜的,但是你们以后的孩子更无辜。”

    秦承禹微怔,叶菲菲也眉头轻拧,“什么意思?”

    “你们以后肯定会有亲生孩子吧?”时颖眼瞳漆黑,分享着一些自己的看法,“到时候收养的这个孩子能接受吗?她会不会觉得弟弟妹妹抢走了她的爱?她可是有前科的,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出来的呢?婚礼上是她弄坏了你的婚纱吧?瞧瞧她嫉妒心有多重,孩子有时候冲动起来也是魔鬼,我觉得为了安全起见还是不要收养她了,虽然很残忍,但人都是自私的啊。”

    叶菲菲被她说得心里发毛,心中顿时五味杂陈。

    秦承禹却觉得很有道理,只不过想到这个孩子时他又于心不忍,李佳不再合适领养她了。

    失去了爸爸,失去了妈妈,孩子的人生又得从

    (本章未完,请翻页)

    零开始,又得重新建立起对这个社会的信任。

    盛誉开了口,“可以把她送到市区福利院,托付给信得过的人。”他是站在小颖这边的,“你们没有看新闻吗?现在很多生二胎的,十多岁的哥哥姐姐能把刚出生的弟弟妹妹直接从楼上扔下来,他们平时也是乖巧懂事的好孩子啊,为什么这么做?嫉妒。”

    “对,我也是担心这一点。”时颖再次补充,“做慈善有很多种啊,不一定非得带在身边。”

    秦承禹陷入了沉思。

    叶菲菲没有说什么,却担心承禹误会,误会是她提前跟盛总小颖商量过的……其实并没有。

    或许在这里的所有人都不可能体会到承禹内心的感受,那个孩子是他失意时领养的,一直叫他爸爸,还跟着他姓,那孩子身上赋予了他所有重生的希望,承禹是拿她当亲生女儿看待的。

    关于这一点叶菲菲也是昨晚才想通。

    和她交往以后,承禹明显对孩子疏离了,说不定现在也很自责呢。

    有些东西总是在失去后才知道拥有时的可贵。

    叶菲菲可以感觉到承禹这两天的焦虑与不安,他昨天很晚很晚才回家……

    晚餐快结束的时候,一道手机铃声打破了沉默。

    秦承禹拿起手机看了眼来显,滑过接听键,“有情况了吗?”他是紧张且期待的。

    “秦先生,孩子找到了,她在福利院的储物间里,但她不允许别人靠近,手里拿着一把水果刀!”手机那端的人把这一情况焦急地告诉给他。

    吓得秦承禹心跳漏了半拍!!

    其余三人将目光落在秦承禹身上,都在紧张着!传来噩耗了吗??手机那端的人说了些什么?

    “不要刺激她!不要靠近她!好好稳住!!我马上就来!”

    所有人又暗松了一口气,孩子还活着吗?

    通话马上结束,秦承禹对他们说,“孩子在福利院的储物间里,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但是她拒绝任何人靠近,手里还拿着一把水果刀,对不起失陪了,我得

    (本章未完,请翻页)

    去看看!”他起身就往外走!居然忘记了叶菲菲!

    “我也去!”是叶菲菲自己主动追上去的!

    夫妻俩的背影很快就消失在他们视线里,只留下盛誉和时颖挨坐在一起,桌上还剩有很多菜,时颖手里拿着筷子,她愣愣地望向那门口。

    盛誉端起酒杯喝了点酒,他断定地说,“这事儿他们不会依咱俩的。”

    “……”时颖转眸看向他。

    男人眼睛深邃墨黑,他薄唇轻启,分析道,“这孩子对于承禹来说不是一般资助的孩子,更是一种精神寄托,如果没有叶菲菲的话,这孩子估计是承禹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

    “……”时颖皱了皱眉,她若有所思,收回眸光继续吃饭,“那事情就难办了。”

    “我知道是什么时候收养的。”盛誉说,“正是他跟沈奕霞离婚的第二年,当时也是他的人生低谷,这孩子五岁的时候我见过,我当时还以为是他和沈奕霞的孩子呢,因为他们关系很像一对父女,孩子很粘他。”

    “……”时颖听得认真,“那你觉得我的担心有必要吗?”

    “有啊,怎么会没必要?”

    “那怎么办?”时颖再次转眸看向他,“这关系若是处理不好,叶菲菲肯定很遭罪。”

    “所以关键在于叶菲菲。”盛誉说,“如果她真的很爱承禹,愿意为他付出,能真正理解这个孩子对于承禹的意义,那事情就有可能圆满。”

    “可我觉得很难。”时颖站在女人的角度。

    “你不相信她吗?”

    “我不是不相信。”时颖也放下了筷子,她拿过手帕边擦嘴唇边说,“只是这件事情并不容易啊,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做成的,哪怕对待自己的亲生孩子,也不可能十年如一日有耐力吧?听说小学辅导作业的时候就是鸡飞狗跳的场景。”

    “那是别人家。”盛誉唇角轻扬,“在咱们这种家庭并不会,因为我们可以请私教,鸡飞狗跳是私教和孩子的事,你可以躲得远远的,依然是那个慈祥母亲的形象。”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