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谁也别走等我装完

作者:名窑
    白华见着李枫脸色一变,竟然直冲冲撞了过来,李枫有点愣神这货怎么回事。“白华。”

    边上的老杀猪匠大声吼道,这混小子想干什么,白华现在脑子一热就向着给李枫点颜色看看,你不是厉害嘛,不是会雕刻,看看比力气你能不能比的上我。

    白华打算撞着李枫一个跟头让李枫出个丑了以解心头之恨。“三子,快躲开。”李凤娟大声叫道。

    张成没想到白华会干出这事来,看架势是想把李枫给掀翻了。“我去,这货干什么啊?”

    “枫子不就打了个招呼,怎么搞得和杀父仇人似得,眼睛都红了。”

    郭正和马瑞吓了一跳,这个小杀猪匠怎么回事,蒙头撞了过来。

    其实最懵逼还是李枫,搞什么啊,不过李枫反应极快两只手伸出撑住撞过来白华,要说比起来,李枫还真不怕谁呢。“你没事吧?”

    火星撞地球的一幕没出现,白华被李枫架了起来。“你。”白华脸一变有些苍白。

    “身体不舒服,我瞅着你发虚啊。”

    李枫笑着拍拍白华。“多吃点水蝎子补补。”随口开了玩笑,白华更是觉着被侮辱了。“你……。”好嘛,涨红几乎要吐血的样子,李枫无语这家伙怎么回事。

    等李枫瞧见老杀猪匠提着礼物,李枫愣了一下。“不会吧?”

    “啥不会枫子?”

    “对啊?”

    直播间观众被李枫一惊一乍给吓了一跳。“来提亲是你?”

    李枫脸一变,我去这货,谁给他勇气,白华见李枫一副见鬼样子,越加觉着被侮辱了。“你……。”白华没说完噗嗤吐了一口血,尼玛李枫动作不慢闪到一边。

    “这人牛逼啊,还能喷血啊。”

    直播间一众观众都被吓到了。“怎么回事?”

    李枫无语,这尼玛什么事啊。“没事,这孩子咬到舌头了。”老药篓哭笑不得,这孩子啊。

    “搞半天这货来提亲啊?”

    郭正这会闹明白。“可提个亲有别要提的咬舌头嘛。”

    李枫心说,谁知道啊,这神人啊。“别多想,是不小心气晕厥着不小心咬到的。”

    老杀猪匠哀叹了一声。“这个孽障啊。”

    “众位对不住了。”

    老杀猪匠鞠躬,张梁和张成赶紧扶住,说起来这位老杀猪匠还是两人长辈呢。“行,醒了。”

    白华一醒见着李枫站在边上。“你。”

    李枫见这货挺激动,离着远点开玩笑。“没事吧?”李枫来着张佳佳身边小声问道。“没事,我也没想到他会这样做。”

    “是啊。”

    别说张佳佳,李枫都没想到提亲是小杀猪匠。

    “没啥意思啊,这样对手太弱了,枫子都没来就给ko了。”

    “是啊,还自带喷血功能,吓唬谁啊。”

    白华和老杀猪匠,带着媒人离开了,众人回过神来暗暗打量李枫。李枫嘀咕,怎么回事,周围人眼神怪怪的啊。

    “小枫,你过来。”李凤娟招招手。

    “二姑?”李枫一愣,二姑不是说家里还有客人咋的也来了。

    “你小子行啊,佳佳那核桃咋回事?”李凤娟瞅着大侄子,特别骄傲。

    “妈,什么核桃?”张雪疑惑。

    李枫有点迷糊,佳佳不是随便炫耀的人啊,再说这事自己还特意交代过。“二姑,什么核桃不核桃的。”

    “你小子还想瞒着我啊。”李凤娟忍不住想敲下李枫。

    李枫嘿嘿笑笑。“偶尔来灵感做的,送给佳佳,二姑你咋知道的。”

    “佳佳告诉我的啊。”李凤娟心说,这小子对佳佳还真不错。

    李枫心里嘀咕,真的,不会吧。“怎么还不信啊,佳佳这孩子本来不想说的。”李凤娟把刚刚的事一说。

    “尼玛,枫子无形装了一波。”

    李枫一愣。“直播还没关?”

    “别啊,枫子等下关,快问问,刚还说了啥。”直播间一群观众哪里愿意现在这会关直播。

    提亲的事,还没说清楚呢,不少人凑着热闹的,大热闹没看就关直播。“枫子你要关直播,下次开播,我立马送一百个便便。”

    “算我一个。”

    “加一。”

    “枫子你不怕便便大军来袭就关吧。”

    你妹,这帮二货,李枫无奈手机交给郭正。“嘿嘿,我帮大家拍。”

    “还是高帅富讲究。”

    李枫翻了白眼,这搬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家伙。“核舟三万,梳子五千啊。”

    “牛逼啊,枫子。”

    “这价钱不低啊。”

    “三子,你咋不多做点。”李凤娟故意问着。

    周围不少人留意这边,实在刚刚价格太高了,别人不说,唐艺彤的小耳朵完全竖起来,这个自己看着土的很的家伙,竟然这么厉害,随便送着表姐的核桃就能买三万块,送着外婆的黑石头梳子,好几千块。

    “核舟雕刻不光说灵感,还是磨功夫和手艺的活。”

    李枫苦笑。“即使有灵感雕刻一枚,至少十天半月,甚至一两月都说不准。”

    “这么难?”

    不少人暗暗点头,难怪这么值钱呢。“可不是。”

    “精工出细活啊。”

    李凤娟嘀咕道。“那也不得了啊,一两月雕一个,一年下来十来个吧,卖出去不少钱啊。”

    这一说,四周眼神有变的热切起来,可不是,最低了算,一年雕刻六七个,那还不是二十多万,一个核桃不要啥成本,不过人工,其他不全是赚的。

    李枫哭笑不得,这话说的自己都不好反驳。“行行行,我知道你年轻受不住性子,好了,不说了。”李凤娟心说,该说都说了,算是在张家面前露了大脸了。

    “这位小兄弟,借一步说话。”

    李枫一愣。“你是?”

    “鄙人夏长东,是一家古玩行的老板。”

    夏长东递出名片,李枫接过。“古玩,不知道找我有什么事,我可没有玩那个。”

    “小兄弟说笑,不知道小兄弟手里还有核舟,或者其他核雕?”夏长东笑说道。“我对小兄弟技艺是佩服紧,想要收藏一二。”

    “这还真是抱歉。”

    李枫摇摇头,要说有还真有一件是李枫雕的桃核是打算送给张雪家的娃娃。“小兄弟,别急着拒绝啊,价钱好商量。”

    “行,等我有的时候,再说。”

    李枫笑着接过名片,自己不差门路,再说现在李枫还一堆事没那么多闲工夫。“那好,小兄弟时候有意随时给我电话。”

    “说啥呢?”

    见李枫过来,郭正问道。

    “问我手里有没有核雕。”

    “不会吧,枫子你手里还真有成品?”郭正来了兴趣。

    李枫嘀咕。“你对这个有兴趣?”

    “当然了。”

    “有多的,我也想买几件送人。”马瑞笑着凑着过来。

    “这个有倒是有一件,我不瞒你们,不过这是送人,等我有功夫,有好材料到时候我做几件。”李枫说道。

    “一言为定。”

    “不敢先看看没问题吧?”

    郭正笑说道。“直播间一群兄弟都嚷嚷要见识见识。”

    “行。”

    李枫还真带了,是桃核雕刻的成品,桃核的形状,让人们最容易想到篮子的造型。古代就有新桃换旧符得句子,这桃符有辟邪之意。桃核这种本就是辟邪佳品,雕刻成桃篮。

    桃篮区起逃脱拦灾祸的之意,再有篮子古代更是悬房梁柱之上放吃物财富,防虫防盗,桃核雕刻篮子又有储财富之意。再有李枫运用了微雕技艺雕刻一些辟邪之物,一些财富之物,相当精美。

    不说,极品属于上品之选,送给孩子佩戴驱邪避祸,还有吉祥如意之意。“好东西啊。”

    “这是送谁啊?”

    郭正瞅着佳佳,李枫笑笑。“送我姐的。”

    “送我?”

    张雪愣了一下。“不行,不行,我不能要。”

    这一个好几万块钱呢,李枫笑笑。“姐,这可不是送你,是送我小外甥的。”

    “这也不行。”

    开玩笑,要是不知道贵贱,一个桃核收就收了。“兄弟,这就算了。”张磊刚好回来,对桃核价值听人说了。

    夏长东一直在边上见李枫掏出一桃核篮子来就没移开眼,细细打量果然是精品啊,想来这年轻人真是手艺高超无疑,这是一个早晚要成名的大师啊。

    “好好好,大师之作啊。”夏长东大声称赞道。

    “好,你说说哪里好?”郭正只是觉着好看,具体好哪里还真不太清楚。

    “先不说桃篮辟邪是否迷信。”夏长东笑说道。“光是,这个桃篮的形状,足够算一件上好作品,大家可能不知道,桃核之所以被古人如此看重。别不是完全迷信,桃篮佩戴小儿手上,对其身体发育是有益处的,尤其是大师雕刻桃篮,更是如此。”

    “真的假的,一个桃篮有这么多说头。”

    “是啊。”

    “谁家孩子没带过啊。”

    “没说的这么玄乎吧?”

    桃篮这东西,不少孩子家里都戴过,直播间观众不少小时候戴过的。

    “这可不虚啊,大家不知道手腕上有许多极其重要穴位。”夏长东笑说道。“小师傅肯定了解的。”

    李枫笑道。“我知道不多,大陵、神门、阴郄倒是也知道。”

    “果然如此啊,小师傅雕刻时已经想到了。“夏长东,一脸钦佩。“你们看着桃篮,有些点留的都有讲究。”

    “如同八音盒,这些点根据手腕穴道留雕,真正细致啊。”夏长东接过桃篮,更加佩服了。“真是巧夺天工啊。”

    “不知道,小师傅有意出售嘛。”

    夏长东说道。“不瞒小师傅,我家中有小儿降生,这件桃篮小师傅出手的话,我可加倍价钱购买。”

    “抱歉。”

    李枫不等夏长东说出价格,拿过桃篮。“这是我送给我姐孩子多少钱也不会卖的。”

    “小枫,不用,真不用。”

    张雪一听,好嘛,小小桃篮竟然有如此多讲究,心里是想要,可价格一听就不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