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9章 泥彩兔儿爷,摆摊到冤家

作者:名窑
    郭二的几个朋友拍了拍郭二的肩膀,摇摇头叹了口气,郭二好半天才有动静,边上服务员都不敢说话,深怕刺激着老板。“牛肉还剩多少?”

    “全被带走了。”

    一服务员小声说道。“还差两锅,切了一大块猪肉头补给他了。”

    郭二有点懵神,这牛肉可是自己早上刚刚买的,一百来斤,三四千块钱啊,刚卤好打算接下来一个星期的量啊,这一中午刚卖了一锅就全给这小子弄去了。

    怎么会输掉这么多锅,李枫连赢多三把天胡,这可是要翻三倍的,一次九锅,三次二十多锅,加上前边赢的,快四十锅了,全是大锅料子。

    一百来斤黄牛肉卤下来不过几十斤,全给李枫打包了装走了,还要了粉丝和蔬菜,甚至豆腐和咸菜都装的满满两大打包盒子。基本郭二店里的菜全给打包走了。

    郭二去后厨看了一眼,差点没吐血,这件事被台风扫过一样,锅碗瓢盆空空如也,只剩下几片菜叶子,少数四五千块钱没了。

    郭二恨的杀了李枫。“别落的我手里,不然我让你身不如死。”

    可惜郭二嘴里身不如死的李枫正满心欢喜的准备着抽奖,大转盘好一阵没有出现了。“抽奖。”

    “恭喜宿主获得泥塑技能卡一张,高级技能。”

    李枫一下好心情全没了,泥塑我去,自己都会面塑了,还有泥塑做什么啊。虽说面塑和泥塑不是一回事,可相似度高啊,再说现在泥塑没前途啊。

    还不如面塑来的好呢,至少还能开个面塑班,而且湘西这边面塑底蕴丰厚,至少不怕浪费了,泥塑呢,完全没几个人玩啊。李枫苦着脸,再看两张卡片,希望有些惊喜。

    “气氛卡,一次性,时效一小时,可奉托气氛具体场景随故事设定。”李枫嘀咕,这啥东西。“难道讲故事还能跳出几只小鬼来伴奏不成?”

    下一张卡,局部敏捷卡,时效一小时,可选择身体任何部位一小时之内敏捷度增加十倍。”这张卡李枫跟懵逼,这尼玛啥东西啊。

    “枫子怎么了?”

    蔡晓见着李枫好一会没动静,回头看过去,只见李枫表情乖乖,苦着脸皱着眉,一脸郁闷的样子有些疑惑,则刚刚赢了这么多肉啊,菜的,就差把锅碗瓢盆赢来,怎么还不高兴了。

    “啊,没事。”

    一行人出了饭店,找了路边一山头开落地,二师兄,小二黑几个先吃点继续出发。“离着下个小镇还有三十来里,咱们休息一会晚饭前赶过去应该难度不大。”

    几个女孩子脸一苦,又要走三十来里,要知道即使凌潇平时跑下面多些,可没一天走过三十里,更加不用说一下午三十里。一天路赶下来,几个大主持,大记者累的完全不想动弹了。

    “真不出去逛逛,听说柳叶小镇过去可是入川的必经之路,过去可是繁华的很,留下不少古迹,刚我问了房主,前边有几处老房子挺有看头的。”李枫笑说道。“前边还有一座古塔,前两年还要钱,这两年才开放,真不去看看。”

    “不了,枫子你去吧。”

    几人摆摆手,开玩笑就算现在逛国贸也没精神。

    “那好吧。”

    李枫带着小和尚,悟空出门了,二师兄它们不好带着,怕吓着人。“一会给球球买一套花裙子,对了,买沐浴露好好给球球洗洗,修理修理毛发。”

    出了,院子一路向北,走了三四百米就来到老街,一水石板路,只是有些年头了,磨的光滑的同时又有些坑洼。“好地方啊。”小镇有新街旧街,这地方比早上出发小镇要大一些。

    “咦?”

    李枫这边买完裙子,刚出小店打算去对面的不远果子点买些甜果子回去给蔡晓她们尝尝,突然顿了一下。“这是?”

    卖裙子的摊主笑道。“兔儿爷,这不八月十五要到了。”

    “兔儿爷?”

    李枫有点懵逼,这不是首都那圈子才有的嘛,感情一问,还真是个首都那块有关系,小镇上祖辈不少从那边来的,留下来习俗也带了过来。

    每当中秋,镇上的人总是喜欢请一尊兔儿爷去家里,李枫瞅了一眼这兔儿爷是黄泥制作,只是捏的有点粗糙,形状染色也单一,真可谓失败透顶啊。

    李枫猛地一惊,感情自己学会泥塑之后,这欣赏水平不由的拔高了。“这些都是泥捏的?”

    “可不是咋的,这些都是镇外山头上的黄泥。”

    卖裙子的摊主笑道。“说是那边黄泥带财气。”

    “是吗?”

    李枫心说,自己倒是可以弄点黄泥,新技能多磨练一下,再说新技能有一个星期的保护期,不会禁锢当然能用肯定要用一下,说不定还能赚一笔呢。

    李枫索性买了染料,工具,又带着二师兄去了一趟镇外黄土山头弄了些泥土回来,回到小院子就开始忙会起来,泥塑用泥讲究异常,泥和水的比例就不说了,泥土细腻程度就有不少说头。

    当然李枫制作不是精品,毕竟谁家不会花多高叫个请一尊兔儿爷,索性不用把黄泥弄成泥水过筛子这样细发,左右能制作成样品,三五日不坏就好了。

    这样倒是简单了许多,黄泥和水混合,李枫开始摔泥,相对比起制作泥塑工艺品,这摔泥和泥这一步就要省事得多。“枫子,你这是做什么吗?”

    “玩泥巴?”

    直播间观众刚就好奇,运这么多泥土下来刚什么还当要制作叫花鸡呢,谁知道竟然兑水玩起来摔泥巴来了。摔泥巴的动静惊动了休息几人,蔡晓伸头瞅瞅,见着李枫满手泥巴。“枫子,你这么大了还玩这个啊。”

    凌潇嘀咕,真是不让人好好休息,倒是玲玲觉着玩泥巴挺有意思,凑着过来。“枫哥哥,你喜欢玩泥巴吗?”说着就要上手,李枫赶紧拦着。“别,这两块泥,我刚刚摔好,正准备用。”

    “用?”

    玲玲有些小疑惑。

    “枫子,别卖关子了,搞这么多泥巴到底干什么的啊?”

    “赚点小钱。”

    李枫笑说道。

    “切,泥巴赚钱,别开玩笑好吧。”

    “还别不信。”

    李枫笑说道。“一会大家看好了,要是枫子能赚到钱,大家留了言,点个关注。”

    “行,枫子,你能赚到钱,别说留言关注,礼物都少不了你的。”

    “这可说定了。”李枫笑道。

    “怎么感觉又上了枫子的当啊。”大表哥有点迟疑。

    “上当就上当,我还不信,玩泥巴还能赚钱。”奋斗的小青年。

    “枫子这货,说不准。”

    无论是直播间观众,还是凌潇,蔡晓,还有蹲在边上玲玲,都挺好奇的。“枫子,你打算用这些泥巴做什么?”

    李枫笑道。“大家先别急嘛,看着就知道了。”

    摔了半个多小时泥巴,大家都有点不耐烦了。“枫子,搞什么啊,这不是泥巴块吗?”

    “行行行,大家别急来了。”

    说着,李枫就开始拿过泥巴块,开始酝酿,心里大致有了形象,很快手中的泥块就变了,一点点变化,不到十分钟一个兔头就出来,接着一只兔首人身的穿着文人衣冠的头戴冠帽的兔儿爷就出现在李枫手上了。

    “好快啊,这算泥塑了吧?”

    “好厉害啊,这速度,还能捏的这么像啊,主播牛逼啊。”

    “这算什么,枫子正常操作,大表哥,奋斗小傻逼,你们俩二货忘记枫子会面塑了。”我是穷b满是鄙视的口吻道。

    大表哥和奋斗小青年,想要反驳可一想尼玛可不是嘛,当然自己怎么没想到啊。

    “我是穷b,面塑和泥塑可不是一回事,回去好好学习吧。”

    “不是一回事吗?”我是穷b,甚至好一大众人都觉着面塑和泥塑就是一码事嘛。

    “完全不一样好吧,面和泥两种东西,无论密度,还是干湿度,韧度,完全不一样,捏面塑或许会捏泥塑,当时却肯定捏不出好作品,同样泥塑也是。”

    李枫没想到直播间还有懂行的人啊,面塑从面膜而来,泥塑嘛这要从远古说起,泥塑最早可追溯新石器时期,那是陶器等源头。说话功夫,李枫手里可没有停下来。

    一会一直穿戴甲胄的威风凛凛兔儿爷将军就出来了,接下来一个多小时,一个接着一个造型各异的兔儿爷出炉,或是骑马甲胄威风凛凛,或是骑虎,驾龙,或是盘坐,或是持剑二里。

    大着尺长,小着不过十来厘米,各色颜色上好,全部被李枫摆着窗台下,阴凉地。泥塑最怕干炸裂,这是多少人都解决不了问题,需要添加一些辅料。

    只是相对复杂许多,李枫用的最简单的法子,透气法,只是更考验手头功夫,现在少有人会用了。“枫子,你做这么多兔人做什么啊?”

    “明天是八月十五。”

    李枫笑说道。“这边有个习俗,请兔儿爷入家拜祭,一祈中秋顺随遂吉祥,明天一早我去街上把这些兔儿爷摆出来,接下来的三两天的住宿钱总有了着落了。”

    “原来如此啊,可惜啊,兔儿爷做的这么好,枫子回头回去可你要多做点,咱们直播间也买点。”

    “对对对,我挺喜欢这个,比手办还要好呢。”

    “枫子,要不你用泥巴做点手办人物好了。”

    “这主意好啊。”

    李枫笑笑,这事再说吧。

    第二天一早李枫出摊的时候,郭二接到哥哥电话。“中午来家里吃饭,你嫂子特意交代了。”

    郭二,最怕谁,怕嫂子,郭二哥哥正好就在柳叶镇,李枫这会出摊的地方就在郭老大家对面,可谓缘分不浅啊。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