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九章:人还是应该注重一下亲情

作者:徒有羡渔情
    上原大小姐其实没有浅见遥想的那么过分,虽然平时爱损郝平几句,但是换成其他人还真不一定能跟她合作到这种默契。

    根据她这些年被郝平气出来的经验,郝平主动揽下来的事情,还没有做不好的。

    毕竟郝平君是那种做不到的事情就压根不会揽,甚至压根儿不怎么想管的态度他宁愿找能管的人来做,自己去摸鱼。

    所以郝平揽下来的时候,她就再也没有在这件事情上过问太多。

    可郝平给她的惊喜还是太大了:“你花了多少钱?”

    郝平道:“没花钱,我电话费好像每个月有免费通话时间的。”

    上原大小姐道:“我是问你,买新闻稿花了多少钱?”

    郝平笑道:“我有很多朋友……”

    上原大小姐听到这句话顿时觉得浑身难受,每次这家伙拿出一个新企划出来,就多了一个莫名其妙的朋友。最神奇的是这些朋友根本就找不到!一个日本人在日本认识的日本人居然没有郝平一个中国人多,上原大得挺没有水准的。

    “我有很多朋友,尤其是很多媒体朋友,他们都是好人啊。”郝平道。

    上原大小姐:“什么意思。”

    郝平继续道:“既然是好人嘛,那当时就得乐于助人不求回报啊。要钱,那多伤感情啊。”

    宫川木美在旁边默默的瞟了他一眼。

    于仙雨撇了撇嘴。

    柯海偏过头不忍直视。

    他们都想到了可怜的曲明南,不但自己劳心劳力组建了这些免费苦力,日后还得替郝平背锅。这也就罢了,这厮竟然好意思装纯洁。

    上原大小姐看他们的表情,坐了下来:“好吧,我承认我忍不住想知道了,不想等你接下来继续表演了:说吧,你做了什么。”

    郝平总觉得上原大小姐的表情有点奇怪,怎么说呢,就好像那种山大王遇到了狗头军师,一拍即合的看到了跟自己臭味相投的知己一样的表情。但凡旁边有个好人看到这种情况,就会忍不住把两个人都给替天行道了。

    “那哪儿能啊,我都说了,他们都是好人……”

    “说!”上原大小姐吐出一个音节,言简意赅。表情微笑,看起来很友好,总觉得让人不好意思拒绝她的要求从生命安全的角度来说。

    “其实也没做什么……”

    郝平只好把自己给曲明南出主意的事情跟上原大了一遍,尤其是曲明南行动效率极高,这才没多久,已经建好了4个群的事情都一一交代了。坦白的态度极好,估计进了警察局都不至于这么坦白。

    “所有呢,现在那些正规的大媒体我们是没什么办法了,这群小媒体还是掌控起来了滴。尤其是现在流行的网媒之类的,差不多都在控制中。”

    郝平说完,颇有些刘伯之温,诸葛之亮,姜太公之尚的得意表情,那感觉就好像他不是给曲明南出了个断子绝孙的主意,而是给了个锦囊妙计安天下似的。

    上原大,你又把我的主意送给外人了吧。”

    郝平:“……”

    桥都麻袋,上原大小姐这话郝平觉得怎么听着不对劲啊。这不是自己脑袋里的东西吗,什么时候成了上原大小姐的主意了?

    郝平试图夺回所有权:“……不,其实这是我的主意。”

    “你的主意,就是事务所的财产。事务所的财产,也就是说有我的一份。”上原大是我的主意,有问题吗?”

    郝平是个讲道理的人,当然上原大小姐也是个讲道理的人,当郝平看到上原大小姐讲道理的样子,他觉得他们应该是可以一起讲道理的:“没问题,你说的很有道理。”

    “我当初怎么就想起来跟你个败家子合伙了呢。”上原大小姐痛心疾首,“什么东西都掏心掏肺的拿给别人,你是三岁的小孩子吗,把家里值钱的东西当成玩具送给小朋友做礼物?!”

    看着伤心的上原大小姐,郝平终于确定了一件事:一个家族要想混到想上原家这种财团级别的,不但自己得无耻,培养继承人的时候一定要着重注重无耻这个天赋的培养。你看看上原大小姐这样子,就知道什么叫做家学渊源啊!

    人怎么就能无耻到这种境界呢。

    郝平想了半晌,觉得自己这辈子是毁了,做人太正直太善良太正义的伙伴,以后养孩子的时候教育一定要抓好:不能让孩子输在无耻的起跑线上。

    这边想了半天,回过头却看到上原大小姐正在低头沉思,郝平悚然一惊:“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这方式这么好用,咱们在日本是不是也能照搬一下子。”上原大小姐认真的。

    “还是不要了吧。”郝平为难地说。

    上原大小姐看了看郝平的表情,马上想清楚了一些事情:“是了,这种事情将来要是曝光出来,那估计光让郝平君出去鞠躬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了,得我自己亲自去鞠躬。风险太大,还是算了吧。”

    郝平觉得自己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话:“……为什么是我出去鞠躬?”

    不对,为什么我去鞠躬就没问题,上原大小姐要去鞠躬就不行?

    “其实也不是不能搞。”郝平道,“咱们再找个曲明南不就行了嘛,就是没有财团t这垄断,操作难度有点高你觉得上野社长怎么样?”

    “上野叔叔虽然不是我亲叔叔,但是好歹我也叫了这么多年的叔叔,这么做有点伤感情了吧。”

    上原友惠觉得人还是应该注重一下亲情。

    “我觉得还是上原友信比较合适。”

    “也行,反正上原友信那家伙基本属于无法在人类社会立足的变-态,就算不做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将来早晚也会被社会抛弃。实在不行将来他曝光了被人类社会遗弃了咱们可以找个小黑屋把他关起来每天喂他吃饼,就算是报答他的恩情了。”

    宫川木美看着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就把某个上原友信给安排得明明白白,忍不住开始同情上原友信了。

    不过仔细一想,那可是上原友信啊!

    宫川小姐觉得好像郝平和上原友惠的做法也不是很过分了。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