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二二章 我们压根不知道念海,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

作者:不放心油条
    秦阳全力催动龙血宝术,恢复肉身,一面又拿出来一堆疗伤的丹药,一口气全部塞进嘴里,再逆转真元,化作气血,不断的温养修复肉身。

    他的黑锅碎了,龟甲也碎了,仅仅这俩就挡下了九成九以上的力量,剩下的一部分也只是逸散了,严格说,嬴帝的力量,根本没击中他的身体。

    他只是无法承受反震之力,肉身趋于崩溃的边缘。

    这一次算是让他深刻的明白,为何所有人都追寻境界的高低,因为量的确能一定程度的拉近这个距离,可是层次差距,本质的差距到了一定程度,再大的量也无法弥补。

    对于嬴帝那种强到极致的强者,只是随手一击,他都无法承受。

    但此刻,秦阳却还是笑得合不拢嘴。

    能在正面面对嬴帝本尊的时候逃了,不但耍了他,还将他坑了,以后能吹好多年了。

    嬴帝先是以己度人,错认了秦阳的门的位置,他笼罩的地方,压根就不是门的位置,秦阳真的只是在最后的时刻,跟南柯一梦告别而已。

    而真正门的位置,就这么无遮无掩的在那里。

    嬴帝以为,直接将山峦大地,所有的一切都毁了,将那里化作一个巨坑,他就找不到门的位置了么?

    太天真了,秦阳早就做了最完善的准备,连三维坐标都做好了,纵然哪里全毁了,秦阳也能准确的找到门所在的位置。

    从巨坑之中飞出,就悬在门所在的空间位置上,最后一刻降临,他就自然而然的消失在念海。

    嬴帝有本事从念海里面出来打死我,老子这次绝对不反抗。

    稍稍恢复了一些之后,秦阳招来人偶师,让人偶师背着他,为人偶师指引方向,离开迷雾所在的区域。

    走出了迷雾所在的区域,秦阳望着远处的迷雾,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这次虎口脱险,却也不代表后续就没事了。

    看了看头顶的满月,秦阳知道,他们现在只是脱离了念海而已。

    还未脱离浪潮所在的范围,再太阳升起之前,他们必须离开这里。

    “向着西北方向,尽全力飞,必须敢在日出之前,彻底离开这里。”

    给人偶师吩咐了一句,秦阳就闭上了眼睛,意识沉入到自己的梦幻世界里。

    一片迷蒙的世界里,嫁衣、紫鸾、青鸾都在这里。

    “我们已经逃出那个世界,但是必须在日出之前,彻底离开这里,才算安全,在此之前,我要抹去你们所有关于念海,也就是那个世界的记忆。”

    秦阳直言不讳,不等嫁衣他们发问,秦阳就将自己知道的,关于念海的一切,关于自己为什么这么做,都告诉了他们。

    说完之后,秦阳看着三人。

    “现在你们明白为什么我之前不说了吧,因为你们离嬴帝太近了,只是知道,都会有巨大的风险,嬴帝不会放任任何外面的人,知道他这个秘密,哪怕现在,嬴帝本尊被困在念海,可他还有帝君法身在,你们现在知道的一切,都是会将我们炸的粉身碎骨的致命破绽,必须全部抹去,包括我。”

    “南柯一梦教会了我不少东西,包括将斩去的这部分记忆,化为梦境存留下来,可是以我的能力,只能剥离我自己的,而不能剥离你们的,只能彻底抹去了。”

    青鸾和紫鸾都看向了嫁衣,嫁衣神情复杂,先是一礼。

    “我又被你救了一次,你其实不用管我们,你自己离开也是可以的。”

    “因为我不想放弃你们,所以南柯一梦才会选我,这样才有了将嬴帝困在里面的机会,只是我一个人逃走,没人去阻拦他,他最后可能就得手了,而我逃出来了也是死,可也正因为我不想放弃你们,嬴帝发现了破绽,才能在最后时刻追来。

    是好是坏,谁能说得清楚呢,从来都没有一件完全的好事和坏事,至少现在的结果,已经算是最好的结果了,谢就不用说了,我知道你想问我什么,你想问问为什么没理李太玄么?”

    “不,我知道你的顾虑,对于你来说,这的确是对的,也是最保险的方法,你能救我,救青鸾和紫鸾,我都心存感激,却不会要求更多。”嫁衣摇了摇头,分的很清楚:“李大人对我颇为照顾,哪怕是因为为了神朝,为了大局着想,我也欠他的人情,而不是你,你跟他没有丝毫关系。”

    秦阳点了点头,其实之前一直没提李太玄,就是犹豫过,最后要不要带着李太玄。

    可思来想去,算了。

    这位传奇的尚书大人,六部第一大佬,他的确是闻名已久,甚至知道他不少信息,比很多人知道的都多。

    而嫁衣之前也是被李太玄救了,可秦阳不可能去救一个跟自己毫无关系,甚至从来没接触过的人,为此赌上所有人的性命。

    李太玄的确是个好人,可以说,为了大嬴神朝,他鞠躬尽瘁,六部之中,唯独他从来没有结党营私,对于大嬴神朝,他可以算是一个大公无私的好官。

    可正因为如此,他不会去背叛嬴帝,背叛大嬴神朝,死也不会。

    每个人心中,都有宁死也不会丢弃的东西,秦阳很清楚,尤其是对于李太玄这种人来说,更是如此。

    带着他,就意味着,他背叛了嬴帝。

    带着青鸾和紫鸾,因为熟悉,更因为,他们是嫁衣的人,是最亲密的下属,二选一的时候,她们肯定选择嫁衣,而不是神朝,不是嬴帝。

    所以,主要是嫁衣自己的想法,就足够了。

    不过看到嫁衣此刻的表情,似乎也根本没为嬴帝被困在里面有什么担忧,秦阳就知道,早在很久之前,嫁衣就对嬴帝再也没有丝毫感情了。

    所有的感情,都在嬴帝的薄情寡义之中,消散的干干净净。

    “放轻松点,我不会抹去其他的记忆,只会抹去跟念海有关的一切,你们只会记得,在中部找了个地方疗伤,现在,将你们所有在念海里得到的东西,也统统拿出来。”

    施展渔眠安神曲,将三人所有关于念海的记忆抹去,看着三个陷入沉睡的人,秦阳意识回归,将他们放出了梦幻空间。

    而后施展秘法,将自己在念海里的记忆,统统割裂,将其化作一个梦境。

    只留下了最纯粹的知识,剩下的所有一切,都割裂。

    做完这一切,秦阳看着自己的小本本,上面记载着一些提示自己要做到事情,秦阳一一照做。

    所有念海里得到的东西,能拾取的都留下,不能拾取的,就留在梦幻空间里,让其随着梦幻空间崩溃的时候,化作虚幻消散。

    而后专门用拿出一个储物戒指,将这些东西放进去,存在海眼里。

    所有关于念海的痕迹,都抹去了之后,秦阳才带着还在昏睡的三人,乘坐者人偶师拿出来的飞舟,化作一道遁光,直奔他当时第一次落下的地方。

    当时就是在那里,落到地面休息之后,才发现月亮一直是满月的状态。

    落到那里之后,为了保险起见,又划出梦幻空间,将三人塞了进去,收起了人偶师,再从地面一跃而起的时候。

    就看到原本的满月,已经变了,变成了上弦月。

    秦阳微微松了口气,终于彻底离开那片诡异的地方了。

    可惜啊,自己的三蹦子没法带出来……

    悬在半空,乘坐着飞舟,秦阳将三人放了出来,他们还在沉睡,本身有伤在身,再加上抹去了大段的记忆,化作空白,影响还是有的。

    秦阳坐在船头,人偶师坐在秦阳的身边,二人一起看着远处,朝阳的光辉,已经开始弥散天际,一片紫气,以横扫天地阴霾之势,从天边横扫而来。

    “扬起的浪潮,终于开始向回翻转了。”

    人偶师呆呆的望着这一幕,那固定的僵硬而诡异的笑脸,到了此刻,似乎也终于变得真挚。

    “秦阳,谢谢。”

    “不客气。”

    秦阳拿出小本本,看了一眼人偶师。

    “虽然我忘了怎么认识你的,不过,你换个血肉傀儡的伪装吧,再换个名字,格格巫这个名字,可能在另外的世界,也会很响亮。”

    “换个什么?”

    “就姓墨吧,我知道有一个专精机关傀儡的大师,就姓墨,你就叫墨格,怎么样?”

    “不好,我要叫墨有德。”

    “嗯?”秦阳转头看了人偶师一眼,一脸疑惑。

    “就叫墨阳,字有德,我觉得用你的名和字,是个好兆头。”

    “……”

    秦阳没在这件事上多纠结,毕竟墨阳听起来,还算可以。

    太阳升起,群山之间的迷雾,也随之消散的干干净净,如同被清洗过一遍,夜晚的阴霾,死寂的感觉,也随之消散的干干净净,鸟群从山林之中飞出,鸣叫之声响彻天地。

    嫁衣等人也随之醒来,嫁衣看到坐在船头的秦阳,揉了揉脑袋,她已经忘记了经历的一切,只记得她身受重伤,与李太玄一起从西北归来,一直在养伤。

    “秦阳?你怎么在这里?”

    “青鸾很担心你,找我帮忙,来找你,毕竟你的飞鸾令还在我这里。”

    青鸾挠了挠头,神情有些疑惑。

    “殿下?”

    她都忘了怎么找到嫁衣的。

    “我们在山里那里,遇到了一个很强的怪物,你们都中毒了,我帮你们解过毒了,只不过会感觉脑袋有些不舒服,多休息休息,好好养伤吧。”

    “你们见过李大人么?”

    “没见过,我们找到你的时候,只有你一个人,别多想了,离都的情况不是很好,前朝似乎开始冒头了,前段时间有朝中大员牵扯其中,被嬴帝赐死了,你们先养好伤再说吧。”

    随意安抚了几句,众人就开始继续养伤,而秦阳的面色虚白,任谁都能看的出来,他受伤似乎最重。

    “你也好好养伤吧。”嫁衣回了一句,看到船头已经变幻出血肉傀儡的人偶师:“不知这位是?”

    “他叫墨阳,是我的朋友,是我专门请他来帮忙的,毕竟我们都身受重伤,很不安全。”

    嫁衣没多问,秦阳的说辞,很简略,她能看的出来,似乎另有隐情,不过她还是什么都没多说,默认了秦阳的说辞。

    飞舟飞翔在高空,没什么特别的遮掩,如此过了一天,也没见到有什么特别的东西。

    至此,秦阳收起小本本,彻底松了口气。

    没人理会他们,也没人来追杀,帝君法身也没动静。

    至少说明,嬴帝没办法传出任何消息了,他留在离都的帝君法身,也没有得到任何消息,哪怕帝君法身可能已经知道,嬴帝可能已经被困在了念海里。

    ……

    念海的世界里,嬴帝凌空而立,看着布满天空的璀璨极光,看着这里的一切,都随着光辉的翻转,化为齑粉消失不见。

    他面上无喜无悲,只是轻叹一声。

    “到底还是大意了啊,让小卒子过河了……”

    在这等既恐怖又美轮美奂的力量下,他就如同当时秦阳面对他一般。

    此刻的嬴帝,也没有丝毫反抗之力,这是大势的力量。

    嬴帝的身躯在光辉之中,消散的一干二净。

    另一边,神庭所在的位置,已经入魔的血喇嘛,周身黑气缭绕,双目血红,遥望着天边,发出一阵癫狂的笑声。

    “嬴帝,你个懦夫,以一条手臂为代价,想要拖住我,没想到,你竟然也没离去,我们下一世见,到时候看看是你超脱,还是我超脱。”

    癫狂的笑声,响彻天地间,血喇嘛的身影,也在铺天盖地卷来的神光之中,消失不见。

    无数生灵,惊恐的尖叫,却也无法阻拦这种大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卷入其中,消失不见。

    掀起的浪潮,终于向后翻转了。

    念海里的一切,都归于了混沌,只能随着浪潮翻滚,直到浪潮落下,再次向前前行的时候,念海才会再次出现,那些曾经出现过的生灵,也会一个接一个的出现。

    ……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其他人疗伤的进程都挺顺利,而秦阳的疗伤进程,却很缓慢。

    纵然恢复了一些,全身的骨骼上,也依然遍布着冰裂的痕迹,也是他肉身底蕴深厚,换做别人,肉身早就崩溃了。

    “哎,慢慢疗伤吧……”

    窝在自己的梦幻空间里,看着自己割裂的梦境,想到之前第一次来大嬴神朝的时候,佯装肉身遭到重创,气血亏损严重,说是来大嬴神朝修养的。

    还专门说过,没个十年八年好不了了。

    没想到现在一语成谶,以后都不用再佯装了,肉身遭受重创,的确是真的不能再真了。

    还真是需要好几年修养,才能恢复了。

    修养归修养,但该做的事情却还是要做的。

    浪潮翻滚回去,一切重头开始,也是需要时间的,中间这一段时间,就是留给他的时间,而这段时间结束之后,依然有一纪的时间,外面的人也可以进入念海。

    到了那个时候,嬴帝可能就有办法传递消息出来了。

    坑人不坑死,遗祸无穷。

    回忆卫老头一直忽悠他干的事情,本来他还是嗤之以鼻的,可没想到,现在阴差阳错之下,他还是走上了跟嬴帝死磕的道路。

    这是你死我活的争斗,容不得留情了。

    想要彻底坑死嬴帝,最直接最好的办法,自然是断了他的根基。

    他的根基,就是大嬴神朝,大嬴神朝的国运。

    或者说,他掌握着大嬴神朝的国运。

    毁了大嬴神朝,他的根基也就彻底毁了。

    但这个太难了,时间太短了,没有个几千年上万年时间,恐怕不太行。

    那换个更简单的,将嬴帝从皇帝的宝座上拉下来,他的根基就算没有完全毁掉,估计也会遭受不可逆转的重创。

    就是不知道血喇嘛死了没,当时嬴帝少了一臂,却还要离开念海,说明他功败垂成了,血喇嘛应该没死。

    既然没死,就希望血喇嘛下一世给点力,自己给他一个神助攻,将嬴帝拉到跟他一个水平线上,让他们俩好好的斗去。

    最好谁都别死,永远的这么相爱相杀下去,这可比死了舒服多了。

    拿出小本本,记下要点之后,秦阳离开了梦幻世界。

    睁开眼睛,他们已经绕过了魁山,距离离都已经不远了。

    秦阳挠了挠头,颇有些感慨。

    生活所迫,逼得人要去当一个搅屎棍啊,不,这话太难听了。

    应该叫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

    https:

    天才本站地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