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林文学 >> 其他类型 >> 第二百二十三章 开锋!(书号:173147

第二百二十三章 开锋!

作者:水平面
    ,最快更新冥河传承最新章节!第二百二十三章开锋!

    “杀进去!”突厥可汗大声下令道,随即退入了中军之内。

    军号响起:“呜——”

    前排骑军抽出佩刀,开始了冲锋,于此同时,后排的弓骑兵则弯弓朝杨盘射出了数以百计的箭。

    杨盘笑了,轻声叹道:“你们先动手的啊,不能怪我。这叫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

    杨盘身前凝聚出了一道气墙,挡下了这些箭,不过是普通凡人士兵们射出的箭,能够有多少力道?哪怕数量再多也休想攻破杨盘的三尺气墙。

    杨盘用手一指,案几上的诛仙剑便悬空而起。

    “且让尔等明白,数量在强者面前是没有用处的。”杨盘剑指一竖,轻声一喝道:“御剑术!”

    此乃《诛仙剑诀》里面自带的御剑术。

    “嗖!”宝剑飞入人群,所过之处,所向披靡。

    飞剑的速度太快,从杨盘这一头飞出,从大军的另一头穿出。

    随后飞剑调了一个头,从大军的那一头穿进,从杨盘这一头穿出。

    一个来回便是几百上千人的死亡!

    随后杨盘心念一动,飞剑轨迹一变,横向切削。

    剑光一闪,前面第一排的士兵只觉得光芒一闪,脖子一痛,随后一道血柱喷出,再难喘气,窒息而亡。

    飞剑太快,思想有多快,它的速度就有多快。

    诛仙利,指的是它的锋利,锋利到什么程度呢?

    锋利到可以切开风阻!

    风和空气都能够切开,没有了空气阻力,你说这飞剑能有多快。

    就好像印刷机一样,一排一排地印刷。

    而杨盘的飞剑则是一排又一排的屠杀!

    杀光了前冲的五排士兵,飞剑又开始在军阵之中穿刺。

    三十万大军的军阵,摆开来之后,有多么庞大?

    所谓人上一万,如山如海。三十万大军,铺设开来,那就更加厉害了。

    杨盘的飞剑可没有特效和声效,所以它的速度虽快,杀人虽狠,呆只有承受它攻击的一线和周围几线的人慌乱不堪,这种恐慌并没有迅速传染到全军。

    ―――――――――――――

    “剑光分化,疾!”杨盘施展出御剑术的另一个技巧!

    这一招相当于火影里的手里剑影分身术。

    飞剑一化二,二化四,四化八,八化十六。

    现阶段,杨盘只能够分化出十六道剑光,并能够如臂所使。

    十六道剑光,已经相当恐怖了,要知道这可是代表着杨盘的杀人效率提高了十六倍。

    在此之前,一道剑光的效率就已经相当惊人了,更别说这个效率再提高十六倍。

    长孙晟看得目瞪口呆,混身发凉,这还是人吗?

    一人屠千军,这种事情,哪怕是大宗师,面对三十万大军的围攻,恐怕也会力竭而亡吧?

    这是什么鬼?

    御剑术这种传说中的仙法,是真实存在的?

    长孙晟真的是三观尽毁,彻底看不明白这个世界了。原本以为自己已经站在了世界的上层,可以说十分清楚这个世界。可现在才明白,原本还是一只井底之蛙。

    不断有人惨叫并摔下马背,坐镇中军的颉利可汗看得更是分明,同时也心疼得捶胸顿足。

    “长孙先生,这是什么?那人是什么人,那剑是什么剑,这又是什么把戏?”颉利可汗看不懂啊,只能问了。

    “回大汗的话,那是飞剑,乃是传说中的仙人之术,而那人乃诸子百家之一的传人。”长孙晟现在都觉得自己的脖子凉嗖嗖的。

    “我不管什么飞剑,给我杀了他,杀了他!”颉利可汗的额头上已经渗出了冷汗,歇斯底里地吼道。

    任谁看着自己的精锐部队,被人像割韭菜一样地,一茬又一茬地收割,也会感觉恐惧。

    这可不是韭菜啊,这是人,是士兵,是东突厥的精锐大军,同时也是东突厥的脊梁啊。

    这些士兵要是死在这里,东突厥从此以后便只能够衰落下去,再无南下之力了。

    长孙晟看得分明,开口提意道:“大汗,我们必须要尽快逃出去,否则连你和我都会有生命危险。”

    ――――――――――――――-

    赵德言这一次并没有跟来,因为中原出了一位修炼了道心种魔大法的帝王,他要是入中原,是该承认其邪帝的身份,还是不承认呢?

    承认其邪帝的身份,就代表着魔相宗要听从邪帝的调遣。

    可杨广从来都不是魔门弟子。

    问题是,魔相宗的祖训,练成道心种魔大法者便是魔门邪帝。

    这就尴尬了。

    “不,本汗不走!本汗要是走了,如何面对一众将士?”颉利可汗摇头吼道。

    “大汗,不要意气用事,要是再不走,那人的飞剑来袭,我们都得死在这儿,您若是死了,东突厥就完了。”长孙晟着急地叫道,东突厥的存在,关系着魔相宗的布局,所以颉利可汗不能死在这里,哪怕三十万精锐大军全军覆没,只要颉利可汗还活着,回到王帐之中,他仍然可以调集出二十万大军,扼守草原南北通道,将西突厥挡在外面。

    长孙晟和魔相宗有这样的大局观,杨盘岂会没有?

    所以,杨盘的飞剑没有杀向颉利可汗。

    颉利可汗对杨盘的价值不过是一条人命而已,而在场有三十万人和几十万战马,这么多生灵的性命,足够杨盘为诛仙剑开锋了,所以也用不着非杀颉利可汗不可。

    否则只要杨盘念头一动,诛仙剑瞬息之间便能够取颉利可汗的头颅,如同探囊取物一般容易。

    长孙晟不得己之下,只好点了颉利可汗的穴道,将他背在背上,轻功施展开来,迅速离开了中军,朝着外围跑去。

    “大汗,得罪了。”长孙晟说是这么说,实际上他一点儿也不怕得罪颉利可汗,毕竟他一直在为李阀做事,从属上就不一样。

    颉利可汗一动不动,同时也不说话了。

    当时的情形,他要是敢跑,那么他必然会成为东突厥的耻辱,哪怕最后活下来了,此事要是传出去,他的汗位也同样难保。

    草原上的大汗位置,可不像中原皇帝一样的稳固。

    ――――――――――――――

    别看草原上的人,没有中原人那么多的花花肠子,但到了颉利可汗那个高度,同样也是玩政治的高手,否则也轮不到他登上这个大汗之位了。

    长孙晟的轻功确实了不得,很快便跑出了军阵,远遁而去。

    最后跑出了十五里之远,这才停了下来休息,毕竟真气消耗也是一个巨大的问题。

    “原本人可以强大到那种程度,有如此强大之人,也难怪中原传承数千年不绝了。”颉利可汗轻叹一声道。

    突厥的历史也就这一两百年而已,在突破之前是鲜卑、匈奴等草原强族,只是他们现在不是消失了,就是被中原给同化了。

    长孙晟现在整个人还是有点慒,要不是亲眼所见,他也不相信这世间还真有飞剑杀人,而且还如此可怕!

    东突厥大军之中,也不是没有宗师将领,可是那又如何,仍然不是对方飞剑一合之敌。

    长孙晟眼睁睁地看着一个相熟的宗师级数的突厥牙将被一剑封喉,死得真的是不明不白,一位宗师将领,假以时日,必然可以比拟张须陀、李神通等中原名将,可是现在却死在玉门关外。

    最可怕的是,此人死得毫无价值,无声无息地就被一剑封喉。

    长孙晟只能够勉强地看到剑光闪烁,但剑身却是一点儿看不到,连剑身都看不到,那还躲个屁啊。

    那速度,真的是快得不可思议。

    快得让人惊叹。

    快得让人恐惧!

    甚至连声音都没有!

    对了,就是声音,常人出剑还有剑风,可是这一次他却什么声音都没有听到。简直不合常理,匪夷所思。

    哪怕是石之轩的无声刺杀剑,也只是出剑速度已过了声音,而不是真正的无声。

    被刺杀者听不到声音,是因为在声音传进耳朵里之前,就被石之轩给杀了,他的出剑速度已经算得上是江湖前三了。

    可眼前这杨盘的飞剑是真的一点儿声音都没有,只有剑光闪烁,连“嗖嗖嗖”的声音都没有,实在太诡异了。

    要是闭上眼睛,恐怕谁都不会想到,有人在出剑杀人吧。

    ―――――――――――-

    就在这时,长孙晟敏锐地感觉到一道目光从远方视来,方向正是从玉门关而来。

    长孙晟立即有一种被猛兽盯上的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心中暗道:“不好,是杨盘,他看了过来,不行,要快点跑远点。”

    虽然长孙晟心里早有猜测,他能够逃出来不是因为自己轻功高明,轻功再高能够快得过杨盘的飞剑吗?

    对于此这一点,长孙晟的心里还是有点逼数的。

    但问题是,他可不敢随意去揣测一位仙人的心意,那是在找死啊。

    长孙晟表示自己还没有活够呢!

    于是,长孙晟拉起了颉利可汗,大声叫道:“大汗,快,我们要继续跑,那人看了过来,要是不快点跑出他的视线范围之外,恐怕我们最终也难逃一死。”

    颉利可汗同样有一种被盯上之后,汗毛竖起的惊悚感,他也不敢在此久留,赶紧上了长孙晟的背,迅速离开了。

    杨盘默默地收回了目光。

    此时,随着颉利可汗的逃跑,以及死伤过半的情况,终于让突厥大军开始崩溃,逃兵四窜,想要逃出此地。

    可他们显然是想多了,杨盘可以放了颉利可汗和长孙晟,那是因为战略需要,可并不代表,他会改变自己的主意,今天死在这里的人越多,煞气、怨气、杀气、战气、血气、凶气、死气就越重。

    集此七气之力,配合逆改天势的天发杀机,移星换斗之力,为诛仙剑开锋。

    此界命中注定,大隋陨灭,李唐兴起。

    可这样的大势和命数被杨盘硬生生地逆转,天地岂会没有半点反应?

    所以,因为命数大势的改变,诸天星相必然也会大变,这便是因为天发杀机,移星换斗的表现。

    而这种表现会削去逆天之人的气运和命数。

    可杨盘不一样了,他的气运和命数由智慧之门镇压,这方世界的天道根本就削不动,结果只有天象杀机,而无其他后果。

    ―――――――――――――

    杨盘开始控制十道剑光,在外围旋转,将所有军士全都圈禁在其内。

    另外六道剑光则仍然在圈内穿插来回,不停地收割性命。

    杨盘的双眼,淡定无比,没有丝毫情绪。心里也是古井不波,不受半点侵扰。

    就好像眼前的这场杀戮只是一个电影场景,不是真实的,动手之人也不是杨盘本人一样。

    在这方世界,古往今来,杀人最多的乃是白起,长平一战,坑杀四十万赵军俘虏,威镇当世,传颂千秋。

    白起被称为杀神。

    而白起亲手所杀的人,恐怕并没有几十万这么多,最多也就是几千而已。

    杨盘这是实打实的,动手杀人,亲自动手啊。

    一个半时辰后,杨盘真就杀光了所有突厥士兵。同时,剑光合而为一,一柄古朴的长剑悬于当空。

    一阵阵煞气、怨气、杀气、战气、血气、凶气、死气被吸取,环绕在诛仙剑周身。

    杨盘咬破指尖,逼出一道指尖血,将它射入诛仙剑的双刃剑锋上。

    “以血为引,吾今筑诛仙剑,以天地人三才杀机为源,诸天圣神见证。诛仙剑,开锋!”杨盘颂念剑咒,为剑开锋。

    这动静可大了,整个天地都在颤抖。

    所有人,无论是世界的哪个角落,抬起头来都能够看到一柄巨大的宝剑,浮于空中。

    剑锋上,由不知名的气息写下诛仙二字。

    这两个字是用创世阴文写就,虽然大家都不认识,可是在它写成的刹那间,这两个字的含义却清晰地铭刻在众生脑海之中。

    中原或者说九州之外,不懂中原文化的人或许不明白这两个字代表着什么。

    可是中原之内,不管是读书人还是武林中人,都明白这两个字是什么含义。

    诛仙剑现世!

    这可谓是捅破天了。

    道门中的老怪物纷纷出世,寻觅此剑下落。

    要知道在道门传说之中,诛仙剑乃灵宝天尊佩剑,掌杀戮,诛恶仙,除妖魔,扬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