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八章 强行索要

作者:水平面
    第二百七十八章强行索要

    不一会儿,商店里除了伙计,客人们全都跑光了。

    掌柜的也无法阻止。

    “我们是来谈合作的,叫你们当家的出来。”一名大宗师强者站出来说道。

    十哀尊者则是面无表情地四周打量。

    “是,是,是。”掌柜的拿出丝山上擦了擦额头的冷汗道。

    “不用了,冯掌柜,你和伙计们都下去吧。”通往后院的帘子被拉开来,杨盘缓缓地走了出来。

    上官晨曦紧随其后。

    十哀尊者上下打量着杨盘,杨盘一改平常浊世佳公子的打扮,穿上了道袍,头戴莲花冠,一身纯粹的道士打扮。

    十哀尊者抱拳一礼道:“十哀见过玉景道人。”这是平级修士之间的礼节,表示的是一种尊重。

    阴魔宗也是天下上门之一,岂是那种不知礼节的土匪山寨可比的?

    哪怕他们的行事作风和山寨土匪差不了多少,但至少表面的礼节还是做得很到位的,表面的优雅不落下风。

    “玉景见过道友。”杨盘持道礼作了一揖道。

    “哈哈哈哈……玉景道人真是好生厉害,自悟丹道,创出火爆天下的全新丹药不说,想不到竟然连自身修为也精进到了天人中期,在下不得不佩服。”十哀尊者爽朗地大声笑道。

    “比起上门传承,玉景这点道行又算得了什么?久闻阴魔宗阴魔尊者乃天下有数的大修士,一身实力惊天动地,死在其手中的天人同道不知凡几,和这位尊者相比,在下不过山野孤道罢了。”杨盘面带微笑地商业互吹。

    “好,玉景道人果然是妙人也。”十哀尊者听了这话,都感觉到心里舒坦,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这个时候,任何过份的要求似乎都不应该再提出来。

    况且十哀尊者也觉得玉景道人为人处事,足够圆滑,拍马屁说好话都是润物细无声,让人从心眼里感受到一种认同。

    ―――――――――――――-

    十哀尊者哪里知道杨盘的作风,不过是普通的商业手段而已。

    杨盘曾经好歹也是资本家出身,资本是以利润为先,为了利益,什么手段不能用?

    杨盘这种表面上大家商业互吹,但涉及利益的话,能合作自然最好,不能合作也无妨,大家相安无事。但别人要是想要强占属于杨盘的利益,二话不说便敢把人打靶。

    十哀尊者显然不懂资本家的那一套,他还以为玉景道人平易近人好相处,这样的话,事情就好办多了。

    散修天人而已,或许别的上门不敢随意得罪,但阴魔宗却不怕,他们可不是圣甲门那种中下层的上门可以比拟的。

    阴魔宗独占了一个上州阴州,可以想一想其霸道了。

    阴州和菀州是同一级别的上州,只是阴州比菀州强上一些。

    不过阴魔宗独占阴州已经有八百年之久了,浣花剑派现在还在稳定局势,还不一定能够做到独占。

    双方的底蕴完全不一个级别的。

    阴魔宗有九位天人镇压,一位天人后期大修士,两名天人中期,六名天人初期。全是正统天人,可不是服用破境丹突破的水货天人。

    大宗师更是上千人之多。

    想一想就头皮发麻。

    如此恐怖的实力和底蕴,浣花剑派真的差得太远了。

    也只有这样的实力才能够独霸一个上州。

    菀州距离阴州实在太远了一些,一东一西,南辕北辙。否则阴魔宗绝对会插手菀州之争。

    天人是很难杀的,天人初期和天人中期对决,打不过可以跑。

    但面对天人后期,想跑都难。

    武者到了天人后期,天人合一,仿佛掌控一方领域,对于自然力量的掌控更加得心应手,超凡属性更甚。

    这就和出窍期差不多,出窍前期和中期都是在修炼魂魄,到了出窍后期,神魂出窍之后,实力会有一个突飞猛进的增长。

    这种增长,因人而异,因功法而异,因底蕴和机缘而异。

    能够提升五倍到百倍之间的实力。

    ―――――――――――――-

    “不知道十哀道友来找贫道,有何要事商谈?如果是特别要约,开辟新的进货渠道,本商会还是十分乐意给贵派大开方便之门的。”杨盘一副公事公办,商讨生意的样子。

    “嘎嘎嘎嘎……明人不说暗话,本尊亲自前来,就是想向玉景道人讨要春芽丹的丹方和炼制法门。”十哀尊者也撕开了伪装,直截了当地说明来意。

    杨盘笑容不变地回答道:“道友是在开玩笑吗?这个玩笑可一点儿也不好笑。”

    “哈哈哈哈……不,这不是在开玩笑,我们阴魔宗看上了玉景道人你的春芽丹,交出丹方和炼制法门,我们可以交个朋友,否则就休怪我们阴魔宗不给阁下面子了。”十哀尊者哈哈大笑道,表情极为张狂。

    “哦,贫道也是天人,而且是散修,你阴魔宗家大业大,撕破脸对大家都没有好处,况且,那位绝情天人印鉴不远,得罪一个自悟道途的天人,其后果相信也不是贵派愿意看到的。”杨盘笑眯眯地回答道,“最重要的是,这里是青州,不是阴州。轮不到你阴魔宗做主。”

    青州正气门、乾坤宗,分别是儒家和法家上门,两大上门和阴魔宗也是敌对的,双方是理念上的冲突,谁看对方都不顺眼,双方之间千百年来积累下来的仇恨可不少。

    所以,青州还真的轮不到阴魔宗乱来。

    “哈哈哈哈……阁下太不了解上门之间的龌龊。就这么说吧,你的丹药赶兴趣的上门多的是,可正气门、乾坤宗这些正派人士可不好出面的,而我们阴魔宗就是专门做这种事的。你可明白了?”十哀尊者这话一说,意思表达得很明显。

    名门正派顾及影响和脸面,无法强抢,于是阴魔宗出面做黑活儿,然后正气门等名门正派睁只眼闭只眼,不管闲事,报酬便是事后复制一份。

    顶层圈子就是这么玩的。

    说到底谁叫杨盘无权无势,孤身一人呢?

    ―――――――――――――-

    “你们可真会玩啊。”杨盘感叹道,果然面对庞大的利益,名门正派也会玩手段,天下乌鸦一般黑。

    “不错,想不到玉景道友如此幽默,这样很好,聪明人最好打交道了。”十哀尊者也不想和一位天人中期的同级高手动手。

    得罪归得罪,但真要动手,那就很难善了了。

    “很遗憾,在下不答应。”杨盘坚定地摇头拒绝道。

    “玉景道友应该明白,本座能够带人过来找你,是得到了青州上门的默许,而且参与进来的绝对不仅仅只是我们和青州上门,还有附近几州的上门也一起参与的。”十哀尊者这是摆明了以势压人。

    “哦?我知道啊,那又如何?附近几州的上门就可以强抢吗?说句老实话,你们阴魔宗真的很傻啊,白手套这种伙也敢乱接,要是出了事,首当其冲就是你们倒霉的。”杨盘眯着双眼,好心地警告道。

    “玉景道友,本座可以理解为你这是在威胁本座吗?”十哀尊者散发出一股危险的气息,这股气息残忍暴虐哀怨。

    “好了,文戏演完了,该到武戏了,咱们不用浪费时间了。”杨盘甩了甩袖子,拨了拨长袍,开口道:“这个世界说到底还是强者为尊,阴魔宗能够压倒贫道,那么自然一切好说,否则,呵呵……”

    “狂妄!”强大的天人气息毫不掩饰地释放了出来,狂暴的气息,吹起一道狂风,将店面吹得一片狼藉。

    “这里施展不开,我们到天上打去。”杨盘说罢,直接冲破了房顶,飞空而起。

    “你们在这里等着,不可轻举妄动。”十哀尊者吩咐了一声,也紧随其后,冲天而起。

    为什么要特意吩咐一声呢?

    拿下人质威胁杨盘不是更好吗?

    这中间就牵扯到一个得罪程度的拿捏。

    真要是把人得罪死了,一拍两散不说,还要便宜那些看戏的上门。

    ―――――――――――――-

    玉景道人可是自悟丹道的技术人才,无论他投靠哪个宗门,哪个宗门都会扫榻以待。

    真要用以人质威胁的卑劣手段,只会更加没有和缓的余地。

    有句话说得好,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今天阴魔宗因为利益上门强要春芽丹的丹方,明天就可能因为其他利益,双方握手言和,共同合作。

    所以,面对同为天人的杨盘,阴魔宗也不敢把人得罪至死,成为不死不休的血仇。

    圣甲门和真灵门就是把一位天人得罪死了,双方不死不休,结果悲剧了。

    阴魔宗为什么敢上门强要丹方,不怕得罪同样自悟道途的玉景道人?

    一来是阴魔宗自持实力强大,并且有多方支持,底气自然摆在那里。

    二来强要丹方又不是杀人放火,又不是要阻挠玉景道人的道途。双方只是利益纷争,这种情况下,不至于结下不死不休的血仇。

    最后双方都会有妥协的余地。

    这个余地,是一定要留的。

    否则最后下不了台,搞得鸡飞蛋打,这绝对不是阴魔宗想要看到的。

    阴魔宗行事蛮横不假,但不代表他们脑子里全是肌肉。

    上官晨曦自然不会留在这里,她悄悄地退了出去。

    而在场的六位大宗师早有察觉,只是他们都没有阻拦,毕竟只是一个侍女,哪怕是擒到手中也不一定能够威胁到玉景道人,更何况阴魔宗也不想彻底得罪玉景道人,双方连个下台的台阶都没有,那就不妙了。

    上官晨曦考虑了一下,最后还是悄悄地离开了现场,躲一躲。她也想不到这件事的最后结局会怎么样。

    但她了解杨盘,杨盘不会和他们妥协的,因为双方的地位不一样。

    在杨盘和上官晨曦的眼中,这方世界的所有人都是“土著”,哪怕这方世界比大周世界要更大更强,但这方世界没有长生之道。最强者是武道虚境的强者,但这样的强者,寿元也不过六百岁而已。

    长吗?其实并不长。

    但在大周世界的上界之中,天河圣地可是存在长生久视的元神真人级数以上的大能。

    两相一比,也难怪杨盘会看不起这些土著了,别说杨盘了,她这个小宗师也是一样的想法。

    ―――――――――――――-

    杨盘飞到了五千米的高空,在这里打起来,也不怕波及无辜。

    不一会儿,十哀尊者飞了上来。

    “玉景道人,打可以,但咱们先划个道下来。”十哀尊者摸着大光头说道。

    “划个什么道?”杨盘也不着急,他来到这方世界也有个几年的时间了,也不差这么一会儿。

    “今天这一战,倘若是本座侥幸胜了,那你就得拿出春芽丹的丹方和炼制法门。”十哀尊者开口说道。

    “那你是输了呢?”杨盘背着双手,神色平静地平视着十哀尊者开口问道。

    “输?不可能的。”十哀尊者无比自信地笑道,虽然是笑容,只是他的面容更加狰狞。

    “呵呵,武者决斗,有赢就有输,怎么可能不败?如果你输了,我能够得到什么?”杨盘轻笑一声道,同样是笑容,杨盘的笑容配上他英俊坚毅的面庞,更显得光芒四射。简直是帅到掉渣!

    “你赢了,本座转头就走,不再来烦你。”十哀尊者豪气地宣布道。

    其实全是废话。

    “这似乎不公平吧?”杨盘摇头说道。

    “公平?这世界从来就没有公平二字,本座和阴魔宗肯给玉景道友一个一对一的机会,已经是非常给阁下面子了。”十哀尊者冷声哼道,霸道得理直气壮,张狂得耀武扬威。、

    不过,话糙理不糙。

    这个世界从来就没有公平过,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大自然的法则,从来都是优胜劣汰,没有丝毫公平可言。

    公平的世界,只会扼杀世界的活力,文明的动力。

    说句实话,阴魔宗没有派出两位三位甚至四位天人过来围攻杨盘,以多欺少,以势压人。只派了十哀尊者一个人过来,已经是给足了面子,表明了一种不想把事做绝的立场。

    虽然阴魔宗并不怕把事情做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