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忽然反转(2)求推荐票

作者:芮潼
    加上苗萍平日里为人就不怎么样,历来以说话刻薄在圈内闻名,向来都是仗着严氏集团家大业大而目中无人。看书阁wwΔw.ksnhugege.La

    只是这倒也怪不得苗萍变成这个样子,刚嫁到严家的时候就赶上了逃荒,日子过得那叫一个穷。

    最近这几十年好容易又赶上了改革开放好政策,严家又赶上了改革开放以来第一批从商大流,由于起步起得早,严氏集团在霖市近乎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成为了霖市服装行业的龙头老大。

    过去的日子过得太凄苦,苗萍没少被自己的娘家人奚落,在嫁进严家之前,苗萍家里也是大户人家,据说苗萍的爷爷当年是地主,后来年纪一大把还要跟着又是批斗又是游街,举牌子死在了游街的路上。

    虽说当年地主家的财产系数都被充了公,可是那老爷子忒精明,暗地里给苗萍她爸留下了不少的钱财,具体藏在哪里谁也不知道,就只有苗萍的爸爸自己知道。

    虽说后来这件事情走了风声,被政府知道了,可是苗萍他爷爷已经死了,苗萍他爸又死活不认他家老爷子说过的话,来了个死无对证。

    政府自然不能轻易抓人,于是也只能里里外外把苗萍她家翻了个底朝天,足足翻了五六次也没找出半点有用的金银器物,后来此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直到苗萍出嫁,苗家根本就不同意这门亲事,那时候严家家底子确实不够丰厚,彩礼钱也拿不出苗家要的数目,可是耐不住苗萍自己同意。

    最后就算是和自己的娘家断绝关系也还是嫁了,嫁到严家之后,苗萍的妈妈曾暗地里也资助过她,只是后来苗家莫名其妙搬了家,苗萍这才不得不和苗家彻底断了联系。

    起初,村里的人还会因为苗家对苗萍好言好语,关怀备至,严家也能跟着沾沾光。

    至少平日里吃的不用愁,各种白菜啊萝卜啊玉米面啊土豆干什么的都不缺,当然这都是冲着苗萍送来的,可也都是看在了苗家人的面儿上。

    后来苗家搬走了,村里人又得知了苗萍竟然已经和苗家断绝了关系,苗萍的苦日子便真正的开始了,毕竟苗萍祖上是地主,对于乡亲们的压榨还历历在目。

    起先苗家在这里,正所谓不看僧面看佛面,大家谁会和钱过不去?

    至此,村里人便每每看到苗萍就开始冷言冷语,冷嘲热讽,有的甚至当着她的面就吐口水。

    苗萍一方面要经受生活上的凄苦压力,还要经受钱财上的拮据,而另一方面还要承受村里乡亲们的恶语相向,心理上的压力使得她的性格越来越刁钻。

    直到后来严家一举得势,她就开始秉着为自己扬眉吐气的思想看谁都低一眼,说话也刻薄了许多。

    她实在是没想到孙筱安的话竟然可以引起这么大的阵仗,所有的人此刻都看着她,看着她这个婆婆到底是怎么对儿媳妇的。

    此时,她虽然已经在心里骂了孙筱安无数次,可是面子上却不得不装出一副贤良淑德的模样来。

    只见她拉着孙筱安的手亲切的说道:“筱安呀,你是不是听错了,妈刚才可不是那么说话的,妈是说啊……”

    苗萍话说到这里明显是有些圆不回来了。

    而此时站在一旁许久没有说话的周建华忽然跑过来说道:“大家误会了,阿姨的意思其实是想说筱安这么热的天穿这么厚重的衣服会起痱子,而且……和大家的打扮也会有些格格不入,所以正劝着筱安回去重新换一套衣服呢!”

    孙筱安可没认为周建华会这么好心替她打圆场。

    果不其然,只见周建华话说到这里忽然又拉起她的手说道:“筱安,今天是你结婚的大日子,这种时节穿加棉大衣确实不怎么体面,我看你还是脱了吧,又不是什么大事儿!

    虽说乡下办喜事儿不讲就这么多,可是严家再怎么说也是商业大家,还是得注意一些面儿上的问题嘛!”

    果然,周建华的这番话一说出来,事情立刻来了一百八十度大回转。

    苗萍立刻喜笑颜开的拉着周建华的手说道:“对对对,建华说的对,筱安,你看看,同样都是乡下来的,建华就比你懂事多了。”

    这一圈的贵妇们原本还并没有将重点放在孙筱安是农村人的这件事儿上。

    她们一开始还是专注于挖苦苗萍来着,如今被周建华这么特特提起来,所有人立刻将脸扬了起来,双脚不自觉的还要刻意后退两步,一脸嫌弃加鄙夷的看着孙筱安窃窃私语了起来!

    “原来是乡下来的,怪不得苗萍不愿意在我们面前提她这没过门的儿媳妇儿呢!原来是怕丢脸啊?”

    “就是,你别看苗萍平时一副瞧不起谁的架势,如今自己还不是娶了一个乡下土包子……”说这话的是刚才为挖苦苗萍维护孙筱安的那个贵妇。

    她话一出口,站在她旁边的一个妇人就立刻低声道:“你刚才不是还说人家看样貌挺懂事的?怎么改口改的这么快?”

    那妇人立刻努了努嘴颇有些心虚的说道:“我……我那不是……总之乡下人没见过什么世面,自然看着憨厚老实。”

    “我看啊,那可不见得,你看那周小姐一举一动便是大家风范,虽说她们家现在也是有公司傍身,可是这也抵不了她们也是农村出身啊!我看啊,就比那苗萍儿媳妇强。”另一个贵妇人翻着白眼说道。

    孙筱安始终站在一旁冷眼旁观这一切,她要等所有人都表演完了,她才开始上场,而此时忙于交际的男人们除了严以墨显然都还没有注意到这边的硝烟战火。

    会客大厅一处极不起眼的角落里,此时正坐着一个西装革履,目光如炬,五官比例恰到好处的年轻男子。

    周身时刻都散发着生人勿近的强大气场,自从坐在这里,他的眼神就没有从孙筱安的身上移开过。

    这时从人群里走来另一个男子,只见他吊儿郎当的坐到他的身边手里还端着高脚酒杯在手里不停的来回晃动着,一副揶揄的神色说道:“看上哪个小妞儿了?你要是抹不开面儿,我去帮你搞定?”

    男子依旧是面无表情却颇有些玩味儿的语气轻飘飘的说道:“我觉得新娘子就不错,你去帮我搞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