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林文学 >> 玄幻小说 >> 第二章(书号:183809

第二章

作者:红乔一威
    司马长寒转了两趟公交,又走了一会儿,终于是到了自己暂时租房的房子。Ω Δ看书 阁ΩkanΩ看着门上被贴的那张催房租的白条,司马长寒叹了口气,从背包里翻出支笔,认真地在房东龙飞凤舞的字迹小面认真地写:

    本月已成功找到了工作,月末三十号一定准时交上房租。

    司马长寒退了一步,看了看,才打开房门进去了。自己还就是个头都没冒出来的新人,公司自然是不会给自己配房子。这间房子自己怎么说也是自己唯一一个落脚的地方了,价钱还算合理,怎么也不能现在这几天天寒地冻的时候给赶出去了。

    司马长寒顺手关门,突然就感觉身后凉嗖嗖一阵透心凉。转头,心猛地一跳。门前什么时候来了一个人?!

    “您好,晋安快递~”矮头鬼扯着嗓子喊。

    司马长寒觉得自己一瞬间好像听到了戏里的公公的声音~还真有什么晋安快递啊?!

    “哦,谢谢。”

    司马长寒弯着腰从面前的这个嗯……矮的有些清奇的人手里接快递。顺便还看了一眼,嗯,确实不是小孩子的样子。怎么这个人长得也这么的……奇怪?

    矮头鬼冲司马长寒咧嘴笑了。司马长寒不自觉打了个摆子。

    这人怎么还带着朵花啊?

    矮头鬼就这么老盯着司马长寒。

    真是个好可口的小鲜肉呢!大人的眼光可真好啊!赶明儿自己也要找个这样的……

    “客人~您还要填个表呢!”矮头鬼说着把手塞到袖子里,“拿”出来一张黄纸~

    “尊贵的客人填一下吧~”

    司马长寒这才注意到面前的小矮人还穿的是一件黑漆漆的古装……然后又看到了递到了自己面前的黄纸,还在簌簌的掉纸末……还有一起被递过来的毛笔……

    真是难怪这个快递不火。真是……毛病……

    瞄了一眼,见也没什么会泄露个人信息的项目,司马长寒乖乖地拿过毛笔,填了自己的名字还有还有时间,以及……

    “这个是干什么的?”司马长寒指着恍若鬼符的一行“文字”。

    矮头鬼正要扯着嗓子解释,突然感觉自己手里帮忙抱着的盒子突然就发出刺骨的寒意——全冲着自己的的手指头去了。

    大人这是嫌弃自己慢……生气了?可是是这个人类磨磨唧唧弄的啊……

    矮头鬼欲哭无泪,自己刚炼化出来的实体啊,这么被大人冻坏了怎么办?——好委屈的说哦——

    矮头鬼乖乖地把解释吞回去。一本正经地:“这是个摁手印的。你没去我们的收发站,而是我送上门的,得走这套程序。”

    心想:摁个手印也算结印了吧?大人应该不会介意这么多的吧?反正就是个人仆而已嘛,嗯,就是。

    司马长寒一脸怀疑地看着面前小矮子脸上的一本正经的表情。——这确定不是在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好吧~司马长寒实在是不想再继续地和这个人在这儿浪费时间了。自己忙了一天,也是真的好累。

    看了一下这纸张粗糙的也跟本不能拿走去干个什么。司马长寒利索地就沾了点小矮子捧过来的红红的“印泥”。一下子就按在了那些鬼符样的字体上。

    司马长寒不自觉的哆嗦了一下。这是又降温了?

    矮头鬼笑地一脸的猥琐,小心地把盒子又往司马长寒怀里一声塞,仔细地把黄纸看了一遍,就飞快的把它往自己的胸前塞进去了。

    “大人,那就拜拜喽!”说完转身就跑了……

    “诶,这儿有电梯……”

    司马长寒觉得这家快递应该是要倒闭了,这找的都是人才啊。

    关门,也不开灯,把收到的也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就往桌子上一扔,再往沙发上一摊。司马长寒就这么一会儿就是一会儿就睡着了……

    司马长寒睡熟不久,屋子里的灯就一瞬间自己全开了。空旷寒酸的屋子就这么被照地一清二楚。

    “还真是寒酸啊~”一丝细烟飘过,一抹长长的绚丽的大红衣摆轻轻地落到了地上。

    “我靠!!怎么这么脏?!”衣摆下一瞬间又出现在了司马长寒躺着的沙发靠背上。

    刚爆了句粗口的妖娆声音还未落下,脚下面的,沙发上的司马长寒就眉头微动,似有要苏醒的迹象。

    怎么这么冷啊?咦?这灯怎么开了?自己什么时候开的?司马长寒感觉到光条件反射地伸手盖在了自己的眼睛。

    “愚蠢的人类!”魅姬看着眼前的这个人,实在怀疑那株曼珠沙华是不是骗自己的,就这么个……一无所长的愚蠢的人类。怎么可能是可以帮自己的机缘!

    想着,魅姬的脾气又暴躁起来了。

    “还不给我滚起来!”说着一挥袖,一缕红黑相间的烟袭来,还在沙发上晕晕乎乎怀疑自己是不是幻听了的司马长寒就这么……被拍到了墙上……

    好疼……

    司马长寒疼的一懵,天旋地转又砰的一声,扑倒了地上。怎么回事?

    司马长寒抬头,觉得自己在做梦吧?!

    眼前一个漂亮的不像人的女人站在自己沙发靠背上,穿着大红色的衣裳,精致富丽的妆容。可是这古装扮相是什么?还有……那些飘忽的红色黑色的气体!

    自己这是在做梦?!可是……自己为什么会觉得……疼……?

    那自己这是……

    “见鬼了?……”

    司马长寒,好不容易意识回了笼,哪想嘴巴里就把自己想的话给说了出来。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的司马长寒心跳简直都要停了。自己这是在干了什么啊?

    魅姬嫌弃自地看着还趴在地上,眼睛睁浑圆还木登登地盯着自己的人类。

    扬了扬高傲的下巴,颇为勉强地宣布道:“从现在开始,本宫就是你的鬼主了。你,要听本宫的话,否则,本宫就将你的命契死了,你就死的不能再死了知道了吗?!”

    魅姬自认颇为耐心地跟面前的人类奴仆解释(实为威胁)了一下,免得这个人类不识好歹给自己找死。

    自己招的人仆怎么可以死的太快?魅姬骄傲地想,就算是弱鸡也不可以!

    鬼主?奴仆?命契?司马长寒狠狠地在自己的大腿上掐了一把。“嘶~”

    妈的!司马长寒意识到,自己恐怕惹到了大麻烦了!

    啪!司马长寒出其不意,一把拉开门就往房子外面跑。

    魅姬看着往外面跑的人影,眼睛里闪过一抹诡异红色流光。

    找~死~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