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林文学 >> 玄幻小说 >> 第四十二章 选择(书号:183814

第四十二章 选择

作者:听月
    “这只是你自己的猜测,并不能说明什么,世界这么大,我们难道就能恰好遇上特种联盟的人?话说,整个特种联盟才多少人?”叶泠双手抱胸,“谢流我有时候怀疑你是不是受过什么刺激,为什么总是喜欢怀疑别人?你觉得特种联盟会需要这样的小孩子?”

    “你既然这么认为,好,那你告诉我,这个孩子为什么会出现在我们的面前。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 w..kàn.sHu.ge.lA蛋糕店那么多,为什么,偏偏,找上我们?不觉得可疑吗?还有,这个孩子,我将信息给了玲子,让她去查,你知道结果吗?没有,是的,没有结果,世界上根本没有安吉儿的出生记录,要知道,都市中的信息有多强大,只要你是个人,都会被它查到,可是安吉儿没有身份,那么你告诉我,除了特种联盟,谁还能做到连幻想都市都查不出来?”谢流也是理直气壮。

    “你这是在胡说八道。”叶泠大怒,“你不就是被这孩子讨厌了吗?内心不平衡了吗?然后就为了发泄你那不平衡的心态,从而造谣一个可爱的小女孩,谢流,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你的良心被龚侯吃了吧!”龚侯一脸懵逼。

    “我……”谢流呛了一口,“不带人身攻击好不好,我承认我很渣,但是这件事情上,有疑点,我们必须小心,要知道,我们已经被特种联盟盯上了。”

    “我不想跟你理论什么,你怕死就躲在一边好了,就算是特种联盟怎么了?我们会害怕吗?”叶泠还是怒气冲冲,林洋在这个时候打圆场,“好了,好了,少说两句吧,谢流,通过这一天的相处,我觉得安吉儿不像是一个邪恶的孩子,再说,她才多大,怎么可能对我们有威胁?”

    “我赞同林洋的话。”龚侯也表态了,继而看了看李世珠和许熊,两人默默的看了这里一眼,马上移开目光,似乎不想搅和在争吵之中。

    “林洋,还是你最好。”叶泠对林洋温柔一笑,“不像某人,长着人的模样,生着一颗魔鬼的心。”

    “行行行,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谢流无奈,“我想说,你看过安吉儿身上的那些伤痕吗?那像是一个普通人……你们看着我干什么?”

    “你说什么?”一瞬间所有人逼了上来,谢流愣了一下,“我说了什么吗?”

    “你说安吉儿身上?”叶泠语气中透露着杀意,“你刚刚是不是说了,这个?”

    谢流呆滞了一秒,然后绝望的冷笑了一下,“得了诶,小爷我是认栽了,我沉默行吧。”

    “搞死他,这个变态……”

    “喂,警察叔叔吗,这里有个变态……”

    ……

    谢流坐在屋顶上,拉耸着脑袋,手臂上的手表亮了,谢流坐下,按了手表的按键,弗拉基米尔的立体像出现自自己的面前。

    “我今天跟你说的那个女孩,你找到什么眉目了吗?”他尝试的问,要知道,想从弗拉基米尔的嘴里问出什么,真的很难,他最擅长的就是你和你讨价还价,最后偏离主题,再最后你的问题就会不了了之。只是这一次,弗拉基米尔显然不想故技重施。“你显然低估我们的能力了,就算是特种联盟的人,我们也会有记载的。”弗拉基米尔眨眼,“不过,这一次,你给我们的信息,很奇怪,我们没有查到。”

    “你们能查到特种联盟,却查不到这个孩子的身份?”谢流不信的笑了,“弗拉基米尔,你真的以为我是那么好骗的吗?”

    弗拉基米尔没有说话,谢流靠在屋顶的太阳能上,“你知道我怎么评价我们五人的吗?”

    “林洋是大侠,龚侯是佛侠,李世珠和许熊是道侠。”谢流盯着弗拉基米尔,“大侠者,不拘小结,不在意你的阴谋诡辩。佛侠者,有容乃大,原谅你的谎言。道侠者,无为无心,对你的言辞根本不屑一顾。可是,我不同,我不是侠,我是刺客,一个刺客的眼中,容不下一点沙子。”

    “你何必要骗我?”谢流冷冷的看着弗拉基米尔,后者这是微微皱眉,“这件事你们不该知道。”

    沉默了一两秒后,弗拉基米尔再一次开口,“你就当我们没找到她的资料好了,明天我会派人去接她的,到时候你把她交给我们就好,有些事,不要管,不要惹祸上身。”弗拉基米尔还想说些什么,但是停顿了一下,转而说道,“别忘了,你们还在风口浪尖上,别给我惹事。”

    谢流哂笑,“我就问你一句,这个女孩,她是特种联盟培养的杀人工具吗?”

    “你脑子有毛病才会培养这样一个孩子,暗杀你们?在这个信息几乎透明的时代,她是没有机会的。”弗拉基米尔鄙视的看了谢流一眼,谢流只是得意的一笑,仿佛是嗅到了腥味的猫。“多谢你的答案,至少知道,她是没有危险的。”

    “你……”知道被谢流套了话,弗拉基米尔有点生气,“你们最好不要多管闲事,明天把她交给我们的人就好。”只是谢流没有理会他,单方面关掉了手表。

    “看来真是麻烦了。”谢流掏出棒棒糖含在嘴中,“明天肯定是不能把人交给都市的。”

    “基本可以肯定,安吉儿与特种联盟有关系,或许不是特种联盟培养出来的,而是……”谢流揉着额头,“可能是为了实验。”他想到了安吉儿身上的伤痕,“或者说……”谢流连连摇头。

    安吉儿的身份幻想都市是知道的,只是她跑出来的这件事,幻想都市不一定知道,但是自己把信息给了玲子,让她去都市里查,那么这个消息肯定被人知道了,也就是说,自己在不经意的情况下暴露了安吉儿。

    “谢流啊,该死啊,为什么没早点想到。”谢流反手给了自己一巴掌。幻想都市带走安吉儿,绝对没有什么好下场,除此之外,特种联盟的人估计也是知道了安吉儿的位置,也就是说,自己将信息给玲子这样一个无心的举动,已经把自己这一队人推到了风口浪尖上了,就在最近,一定会有各种都市和联盟的人来找自己麻烦。

    自己不过是双方博弈的中的一叶扁舟罢了,随时可能会翻船。只是,不知道这安吉儿到底能引起双方多大的重视,要是引出s级特种兵那个级别的人物,自己这个小队就算交代在这里了。

    想到这里,谢流心烦的揉乱了自己的头发,“算了,还是交给幻想都市的人吧。”

    ……

    “昨晚弗拉基米尔跟我说了,这孩子他替我们接手,今天下午就有都市的人来接她。”谢流对着周围的人说着,叶泠正逗着安吉儿玩,安吉儿笑的很开心,听到谢流的话,她皱眉,“这么快吗?”显然她很舍不得。

    “我们这么带着她也不合适。”谢流劝说,“都市里会安排好一切,总比我们这样要好。”只是看叶泠的样子还是十分不舍,林洋这是开口,“这也是很好的解决办法,话说我们去都市也不难,以后想见面还是不难的。”

    谢流点头,“是这样的。”

    真的是这样吗?

    送到都市就会被都市的高层们秘密的处理掉吧,然后告诉叶泠他们,安吉儿身体内有暗伤,是特种联盟之前实验时留下的。然后还说他们虽然尽力医治,可是还是没有救回她。

    谢流冷笑着,为什么自己写起剧本来这么熟练?他真恨不得给自己两巴掌。

    叶泠会很伤心吧,林洋和龚侯估计也会伤心吧,至于李世珠和许熊,看似漠不关心,可是也是很在乎的。

    ……

    “安吉儿,到了那边要听话。”叶泠将安吉儿的衣服整理好,还给了她一个紫色的小熊玩具,今天叶泠将安吉儿打扮的像一个小天使,安吉儿不解的看着叶泠,“姐姐,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叶泠没有回答,而是牵着一脸茫然的安吉儿向前,谢流则是默默的跟在身后。他不想说话,害怕说话就会让自己心软,因为安吉儿的性命,不能比得上整个小队人的性命。

    走到别墅外的丛林小路上,那里已经一辆车在等着他们。

    两个身穿西服的人出来,对着叶泠点头。叶泠有些不舍的抿嘴,继而低头开始叮嘱安吉儿。

    “这个是姐姐给你买的巧克力,你路上饿了就吃一点,但是不要吃多了,这几件衣服是给你的,到那边要收好,记得换洗,有什么困难的地方,找那边照顾你的叔叔阿姨,或者打电话给我,知道吗?”叶泠如同一个母亲一般叮嘱。安吉儿眨眨眼,疑惑不解。

    “好了,交给我们吧?”身穿西服的两人从叶泠怀中拉过安吉儿,安吉儿还是愣愣的,跟着两人向前走去,一边走,一边还扭头向后看,眼神中满是疑惑。

    “记得联系我们。”叶泠喊道,安吉儿眨眨眼,回头,看了看前方,看到那个标有幻想都市的图标,顿时惊骇的瞪大了双眼!

    “不!不要!我不去!不去!”安吉儿撕心裂肺的喊起来,那一秒,她开始使劲的挣扎,两个身穿西服的男子顿时拉住安吉儿,几乎是暴力的将她拖了过去。

    “不去,不去,我不去!”安吉儿哭了,哭的十分的伤心,嘶嚎一般,小小的身躯拼命的挣扎着,连玩具熊都被仍在了地上。

    “安吉儿!”叶泠内心一纠,几乎流下泪来,“这是怎么回事?”

    “估计是不想走吧。”谢流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他咬着嘴唇,双手紧紧的握拳。龚侯和林洋也是死死的盯着安吉儿,“要不,我们别把她送走了吧。”

    谢流摇头,只是死死的盯着挣扎的安吉儿,哭的是如此的伤心……

    我不能,留下你。因为那样,会将整个小队的人,至于危险之中……

    “谢流……救救她吧,谢流……”谢流身躯微微一颤,他的脑海中似乎响起了一个女孩子的声音,是一个笼罩在紫色中的女孩,早就变得朦胧,可是这个朦胧的女孩,正在对他哀求。

    “救救她吧。”

    紫色的小熊,躺在地上,有些损坏了。

    “什么时候轮到我来做好人了,话说,我不是最大的混蛋吗?”谢流一巴掌按着脑袋,自嘲的一笑,下一秒,他却是如同出弦的箭,化作一道黑影,向前冲去,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银色的沙鹰,然后他扔了出去。

    “啪……”一声轻响,银色的沙鹰砸在了其中一个西服男子头上,那人一个踉跄,趴在了地上。

    “你干什……”另一个人愣了一下,下一刻谢流已经出现在了他的面前,“麻烦你告诉弗拉基米尔,我这次不听他的了。”谢流邪气的一笑,一记手刀砍在他的肩膀上,顿时这个人就如同烂泥一般倒了下去。

    两人倒地,安吉儿顿时没了束缚,那一刻她哭喊着,抛掉了手中的大小包裹,朝着叶泠跑去。

    谢流愣了一下,再一次看着脚下半死不活的两人,“这下可是把事情惹大了。”但是再一次看到冲上前抱住安吉儿的叶泠和几乎将安吉儿围住的龚侯他们,谢流笑了,“或许,这样也不错。”

    ……

    某间房屋内,弗拉基米尔捏碎了手中的杯子,咖啡洒了一身,这时他身前的一人起身,“看来,他们选择与都市为敌啊,理事长大人,这一次,您没理由阻止我了吧。”身穿白色的西服的家伙放下了手中的咖啡。“大人您平时太惯着他们了,是时候给点教训了,虽然这个教训,有点厉害。”他露出胜利的笑容,走出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