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林文学 >> 玄幻小说 >> 第十四章:林院谜团(书号:183823

第十四章:林院谜团

作者:九等.
    这么舒坦的房间,蛮小清自然是一觉天亮,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睡眼惺忪的打开了门,荷华竟站在门口。

    “你怎么站在这呀!”

    荷华笑颜答着:“是我家少爷见姑娘的衣裳破了,让我来给姑娘送一套新衣服,我见姑娘睡的香甜,就在外面等了一会儿!”

    蛮小清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耳朵,拉着荷华让她进来。“我向来不贪睡的,只是你们这房间里面实在太舒适了,所以一时忘了时辰!那个,你下次有事,直接进来就行,不必跟我客气!”

    “是,姑娘!”荷华将手中的衣服放到了床边,“蛮姑娘,这是荷华为您准备的衣服,也不知道合不合身,少爷吩咐的太急了,没办法赶制,您先穿这个,我会在帮您做一套的!”

    “不,不用了!”蛮小清有些受宠若惊的摆着手,“我就是来捉妖的,捉完了妖我就走了!不必劳烦,不必劳烦!”

    荷华听了,一张妙脸,掩嘴笑着。

    蛮小清不解的问她:“你笑什么?”

    “荷华是在笑姑娘!身子如此纤弱,居然有那么大的本事可以捉妖,这要是我呀,可是万万不敢想的!”

    难得的酸涩出现在了蛮小清的嘴角之上,“混口饭吃罢了,我祖上都是妖师,我也只好以此为生了!”

    “姑娘先换上这身干净的衣服吧,少爷晨起出去了,一会也该回来了,我这就去准备早膳!”

    “好,谢谢你!”

    荷华掩门出去,蛮小清也有些开心的摸了摸腰间的玉佩:就算你我还有点缘分吧,暂且就不卖你了!

    床上是一件灰白相间的长衫,还有一个宽敞的外衣,这家大业大的林院的衣服,布料自然是柔软精细没得挑的!

    这样干净的颜色,到是像文轻的风格,干干净净的,挺好。

    快速的换上衣服之后,蛮小清也难得的好好梳了梳自己的干枯的头发,挽了一个简单的发髻吊起,人也精神了不少。

    蛮小清满意的原地转着圈圈,这衣服只是有点宽松,可能是自己真的是太瘦了撑不起来,不过这外衫搭的极好,还可以将自己的捉妖宝物挂在内侧。总之蛮小清是非常满意的,从小到大她都没有穿过如此好的衣服。

    “蛮姑娘,我可以进去吗?”门外是文轻的声音。

    蛮小清刚好换完衣裳,直接就给他打开了门。

    门突然打开,映入文轻眼中的不在是那个衣衫褴褛的小丫头,反之是一个干净清秀的姑娘,他有些没有反应过来,怔在了原地。还是蛮小清的声音,将他唤回了神。

    “文轻,愣在那干嘛,进来啊!”

    “好!好!……”

    文轻不住的点头,抬脚走了进去。正巧荷华也端来了吃食,蛮小清自然是又不客气了。

    “对了,谢谢你送我的衣服!”蛮小清吃了两口,这才想起来道谢。

    “蛮姑娘,喜欢就好!”

    “我当然喜欢啊,嘿嘿!我还从来没穿过这么好的衣服呢!”蛮小清紧着吃了几口,又是问道:“对了,你昨天和我说你爹不让你去后山,更不让你提及妖怪之事,你知道为什么吗?我的意思是你爹他,一直都是这样态度强硬,不顾及别人说的任何事吗?”

    文轻轻轻的摇晃着脑袋,“我爹以前也是脾气挺好的,待人也温和有礼,自从一画成名之后就转了性子,对人也严厉了很多,而且绝对不许别人武逆他。”

    蛮小清纤细的小手轻轻敲着桌面,手指有规律的碰触着,心中也是打着鼓点:昨日林先生经过蛮小清身边的时候,一个动作有些紧张,当时蛮小清并没有在意,还是昨夜看到了那副空白画卷的时候,她才想起了这里的端倪。

    捉妖之物,正气凛然,凭你再厉害的妖,见了之后也只有躲的份。当时蛮小清手持斩妖剑,明桑跌倒在地,林先生慌张的跑去扶她,竟然是绕过了蛮小清的身边。

    这空白画卷,也是妖物。

    林先生自从一画成名之后,就性情大变。

    画美人,见过画的人说,美人灵动逼真,似从画中走出一般?除了画工了得,若是妖术……轻而易举的也可以做到。

    林先生可能知道明桑是妖,却还留她在身边。这正常人看到妖,都是心生畏惧,避而远之的,他却一点都不害怕,也不在意。

    难道,他也是妖?

    蛮小清昨夜在画笔之上滴了血也是为了证明此事,但是人怎么会变成妖呢?他又是怎么将妖气掩藏的如此让人难以察觉呢?

    小的时候和父亲捉妖,也没见过这样的情况呀!或许,更小的时候遇到过,蛮小清已经记不起了。毕竟五年之前,蛮不讲理离开的时候,她才十一岁。而且以前蛮不讲理也不教她捉妖法术,这些还是她耳濡目染,偷偷学的呢!

    “蛮姑娘……”文轻看着陷入沉思的蛮小清,试探的在她眼前挥了挥手。

    “没什么,我想些事情!”

    蛮小清的话音刚落,荷华就急声跑了进来,“不好了,不好了!先生晕倒了!”

    文轻听后,满脸的诧异,但没有多问一句,着急的直接跑了出去。

    蛮小清一把将荷华拉住,问她:“林先生是在画房晕倒的?”

    荷华又急又惊,瞪着一双杏眼,疑惑的回着:“蛮姑娘怎么知道的?”

    “我猜的!”蛮小清又是忙问:“你知道什么原因吗?”

    荷华先是摇头,随即大声的喊着:“对,我听说是先生今日突然想作画了,然后就不知道怎么晕倒了!”

    看来林先生是握了染有自己血迹的画笔了,看来他真的是妖?

    “蛮姑娘,我要去伺候少爷了,您先在这里歇着。”

    荷华说完就慌张的跑了出去,蛮小清也是悄悄的疾步跟在了她的身后,去了林先生的屋子。只是这屋内站着许多人,却不见明桑的身影。

    蛮小清找了一个角落看着,一个大夫正在给林先生把脉,不过,妖的脉,他能诊的出来吗?

    慵懒的倚靠在一旁,蛮小清也只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奇怪的是,这屋内为何一点妖的气息都寻不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