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林文学 >> 玄幻小说 >> 第十五章:血伤凡体(书号:183823

第十五章:血伤凡体

作者:九等.
    这屋内的人都是紧张的望着那个大夫,看着那个大夫也有一把年岁了,经验丰富,医术自然也是了得的吧,就且先听听他怎么说吧。Δ看Δ书Δ阁ww w. КanShUge.La

    未几,那个大夫紧锁眉头,嘴角下弯,困惑的说道:“林先生这身体一切正常,我行医数十载,也探不明白,先生为何会昏迷。”

    文轻慌颜问道:“我爹既然身体无恙,为什么会昏迷不醒呢?”

    那位大夫也是为难的摇着脑袋。

    一切正常?这大夫莫不是诊错了吧?

    蛮小清轻身上前,也去端详了林先生一番,看他的气色红润,额间明亮,确实是不见妖气,太奇怪了,这……又是怎么回事?

    “蛮姑娘,你怎么也来了?”文轻这才注意到她。

    “哦,我听说先生突然晕倒,也很担心,所以跟过来看看。”

    那个大夫起身,凝眉不展:“林少爷,先生的身体的确无异,脉息也很正常,我这实在是找不到病症呀!”

    文轻沮丧的耸拉着脑袋,轻声吩咐:“我知道了,您先下去吧!”

    那个大夫瞧不出病因,也无从下手,只好叹息离去。

    蛮小清也想趁此机会好好检查一下林先生的身体,于是便对文轻问道:“我以前跟着阿爹闯荡,也懂一点医治之术,我能试一试吗?”

    眼下困惑,文轻自是乐意的点头,示意让她上前。

    有了由子,蛮小清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检查了。她拿出衣侧的照妖镜,不在意别人的异样眼神,照了照林先生的脸,照妖镜一点反应都没有,此时躺在床上的他,就是一具凡体。

    奇怪,凡体怎么会被妖师的血伤到呢?蛮小清又看了看林先生的右手,手指肚处果然沾有点点早已干了的血迹。

    “拿条湿毛巾来!”

    蛮小清也只是试试运气,一声吩咐后,文轻也是催促着那些仆人:“快去,快去!”

    湿毛巾转眼就拿来了,蛮小清擦掉了林先生手指处的血迹,林先生突然就睁开了眼睛。

    “哈,爹!你醒了!”文轻十分激动欣喜,难以置信的上前。

    “文轻……”林先生揉着脑袋,看向了众人:“怎么这么多人?”

    “爹,您在画房晕倒了,您不记得了吗?”

    “我在画房晕倒了……?”林先生细声慢语,仔细的回想着。

    自从他睁开眼睛的那一刻起,蛮小清就觉得这个林先生更奇怪了,怎么和昨日见的,感觉不太一样?现在的他,似乎少了昨日的戾气,语气神情都是温润细声,他的脾气这么善变的吗?

    “下人说您今日突然起了兴致要去作画,后来不知为何晕倒了,一直昏迷,哦,对了!还是蛮姑娘用了法子,您才醒了过来。”

    林先生顺着文轻的语气,寻到了站在一旁的蛮小清,并未多言,也未多看,只是待理不理的说了一句:“多谢姑娘。”

    蛮小清猜想不透,这林先生应该是被自己的血伤到才昏迷的,不然为何擦去血迹,他就醒了过来?

    可是,他为人身,怎么会对自己的血有反应呢?

    蛮小清实在不解,便想着去那个画房在看一眼,于是想了托辞:“先生无恙,那我就先回去了!文轻,我先走了!”

    “好。”文轻点头应着。

    蛮小清出了林先生的房间,左右看着,见四下无人又是溜进了画房。

    画房里面和昨夜看着一样,只是桌上多出了一个空白的画卷,那支滴过血的画笔,被摔扔在了一旁。

    又是空白画卷?

    蛮小清拿出照妖镜,又照了照那个空的画卷,这次画卷却完好无损。

    太奇怪了,这到底是这么回事?

    文轻曾经说过,林先生自从一画成名之后便封笔再也不作画了,为何今日突然起了兴致?难道是和昨夜被自己毁掉的,那个有妖气的空白画卷有关吗?

    可是这林先生今日这么着急的作画,又是要画什么呢?

    百思不解,蛮小清怕被别人发觉,便速速的离开了画房。

    回去之后,蛮小清只是双手环抱站在门口,等了许久,文轻可算是回来了。

    “蛮姑娘怎么站在外面?”文轻的脸上春风笑意,看着十分开心。

    蛮小清试探的问着:“林先生怎么样?醒来之后,可还有别的不适的地方?”

    “我爹他一切都好,身体也没有不适的地方!蛮姑娘你真是太厉害了,没想到你不光会捉妖,还会治病!真是太谢谢你了!”

    面对文轻的满口赞许,蛮小清浅浅一笑,随口道:“雕虫小技,你就不要和我客气了!”

    “我爹已经几年未作画了,不知今日怎么想起提笔作画了,这进了画房就晕倒了,说来也真是奇怪!我爹今日醒来后对我到是不似以往严苛,我还有些不太适应了呢,呵呵,这都有些不像他了!”文轻苦涩一笑。

    是吧,原来文轻也有这种感觉。这林先生的确是不正常了!

    “文轻,我见你爹那么疼爱明桑,怎么今日你爹出了事情,却不见明桑的身影呢?”

    “听下人说,从早起就没有见过她!谁知道呢?反正我这个后母向来如此。”文轻自嘲一笑,单手附上了蛮小清的耳朵,窃窃私语:“你不是说她是妖吗?”

    “当然了!她肯定是妖!而且道行浅薄,勉强能够化成人身!”蛮小清底气十足的看着文轻。“你知道她今日去了哪里,为何不在林院吗?”

    “下人都说没有看到她,我爹今日也未提及,他一向不喜欢我去管明桑的事情,所以我也没敢问。她能去哪呀?估计只是凑巧出去了吧!”

    蛮小清到不认为此事这么简单,明桑真的只是凑巧不在林院吗?

    脑袋里面又是胡思乱想了一番,蛮小清终于撑不住了,心中崩溃的吼着:天呐!以前阿爹捉妖都很容易的呀!怎么到自己这里,就变得这么复杂了呢?捉妖不光费力,费血,还费脑子了吗?

    蛮不讲理……我真的有些想念你的大道理,想念你那极其自信的声音了,快来救救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