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林文学 >> 未知分类 >> 第245章:利益捆绑的婚姻(书号:184317

第245章:利益捆绑的婚姻

作者:桬染
    “嗯,我觉得这样会很不错,比之前那个样式看起来更加显得有气质许多。”

    “那么,这位xiao jie您觉得满意吗?”

    “好,那就按照这样子来做。”

    今天林清柔要去参加哥哥林清河与赵曦的订婚典礼,这场仪式被选在了距离市区较远的一处山庄里进行。由于赵家也是政界和教育界非常有名望的豪门家族,因此当时现场的隆重程度也绝非寻常可比。

    原本林清柔打算自己开着那辆小车过去那里就行,虽然这车确实有点不让人放心,但想着只要自己一路上放缓车速,谨慎驾驶,那便应该没有多大问题,顶多自己再提早一些时候出门就可以了。

    但当她收拾好东西准备出门先去做一个头发时,却发现杜宏明的车早已经停在了林家老宅的大门口。杜宏明并没有事先跟林清柔打招呼,甚至在大门口等候了近一个多小时,也没有前去敲门告知林清柔自己来了。

    林清柔觉得杜宏明这样的做法非常怪异,甚至有些自虐的倾向,但同时她也感到很不好意思。杜宏明今天是特意过来接她去订婚现场的,声称是林清河提前拜托他照顾好自己的这个妹妹。

    这样的理由倒是不需要去求证,因为考虑到山庄离市区的路程,往来交通都不算方便。因此在林清河当初跟林清柔提起这件事情的时候,也说过到时他会安排人去接她。

    不过林清柔记得她是拒绝的,因为拜托别人总是会变得有些麻烦,而且如果是自己不太相熟的人,那一路上不短的路程里,两个人也很有可能非常尴尬。

    但是林清河给出的答案是杜宏明,一个既跟林清柔相熟识,又不用担心太过于麻烦他的人。甚至连杜宏明自己都表现得有些跃跃欲试,显得心情非常地愉快。

    于是,林清柔也没有了拒绝的理由,只能上了杜宏明的车,先让他载自己去附近的一家美容院做一下头发。因为平日里有些不修边幅,所以林清柔在昨天晚上才意识到,自己的那一头乱发的确是该好好整理一下,否则的话在那种场合也会显得有些丢人。

    对于杜宏明,林清柔是有些愧疚的。不仅仅是因为这次又要麻烦他送自己过去,更重要的是她先前答应过杜宏明的一件事,最终并没有实现,而且这件事非常地重要。

    事情的起因是林清河的岳父,也就是赵曦的父亲赵局长,他一直都对自己这个准女婿不甚满意。认为要论自己家里的背景地位,以及女儿赵曦的优越条件,找个比林清河这个落魄豪门背景的男人更加出色的人选,根本没有什么难度。

    为此,赵局长也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拒绝接受林清河与赵曦的交往。他认为林清河虽然现在也在经营着林家留下来的公司,但这些年公司的规模越做越小,也早已经没有了当年的那种风采。

    所以,这个年轻人的经营管理能力在赵局长眼中被打上了重重的问号,更何况他的亲生母亲苏颜曾经似乎有着一些见不得光的社团背景。

    这样的一个男人真的能够放心把自己心爱的女儿交给他吗?赵局长并不放心,也不想因为女儿的意气用事,而耽误了一辈子的幸福。

    可是林清河与赵曦的感情一直都非常真挚而稳定,在跟赵局长僵持着的这些年,他们始终没有放弃对方,这份可贵的坚守也最终让赵局长选择了妥协。

    但是赵局长是个在政界商界都具有举足轻重地位的人物,要迎娶他的女儿自然不会那么容易。最终,这份婚姻的前提,依然bèi pòkǔn bǎng了利益条件。

    赵局长想要的,是林家手中那份秀山黄金海岸的经营管理授权书。他说这份授权书在林家手里几年,但那片海滩始终都处于荒废的状态。

    对于这种zhèng fǔ资源的浪费,让他感到很是头疼,在林家现在无力继续再开发那片海滩的前提下,他希望能够由zhèng fǔ收回这份授权书,重新举行竞标,让有能力的公司接下去开发。

    这件事一直困扰着林清河,他左右为难。一方面他知道自己的妹妹林清柔包括母亲苏颜都对这份授权书视若珍宝,因为这是林博杰所留下来的最宝贵的财富。她们都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帮助林博杰去实现他那为完成的愿景。

    而另一方面,赵局长也在一次次催促着他拿出这份授权书,因为从他所担任zhèng fǔ商务部的职务来说,这样一块非常具有商业价值的海滩无人开发,就是相当于是把一座金山银山弃之不用,简直浪费国土资源,如果林清柔不肯答应下来,那么赵曦也就不会被嫁入林家了。

    正因为这件事情,在林清柔过去跟李清河商议,她想把海滩的经营管理授权书交给杜宏明的这件事,在林清河那边并没有获得同意。那个时候林清河也并没有把话说明确,只是希望林清柔可以在多一点时间考虑。

    而之后的某一天,林清河才去林家老宅找到她,并且向她说明了自己为什么会犹豫不决的原因。林清柔得知了林清河的处境,觉得赵局长虽然不近人情,但当初那份授权书也是由他亲手交给父亲林博杰的,如今他想要收回去,那也并不是不合理,何况林家现在的能力也的确不足以去开发那片海滩。

    为此,林清柔第一时间给杜宏明打去了电话,并且如实告知了真实情况。虽然林清柔感到非常地对不起杜宏明,明明已经答应下来的事情却因为徒增变故而未能够兑现。

    但杜宏明展现出来自己一贯的修养与大度,他没有觉得这件事有那么不可抉择,他很乐意看到林清河能够顺利迎娶自己所心爱的女人,这比什么都更加来得重要。

    就是这样一个男人,现在正站在林清柔的背后,仔细地打量着她头上的发型。他甚至跟发型师商讨着要怎么改变一些林清柔的造型,并且还煞有介事地提出自己的很多看法和建议。

    林清柔就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件商品一样,被这两个男人站在身旁看了又看,完了还不可理喻地讨价还价起来。她心说这明明是自己的头发,为什么就没有人要听取一下自己的意见吗?

    不过,最后林清柔还是接受了杜宏明所为她推荐的那款造型,因为她也不得不承认杜宏明的确很有眼光,她也觉得那么多千姿百态的造型中,唯独那一款最深得自己的欢心。

    女人做起头发来,总是一个漫长而乏味的过程。但杜宏明很安静地坐到一旁的休息区,并没有表现出烦躁和无聊,他还时不时向林清柔所在的方向投去关注的目光。

    等林清柔的新造型最终亮相的时候,也免不了杜宏明的一顿恰如其分的夸赞。他总是能够把很多恭维的话说得那么贴切,那么合乎情理,让人觉得即便是拍马屁,那也听着非常自然而舒服。

    由于订婚典礼的正式时间是在明天的下午,所以他们也并不是需要非常着急地赶到那个山庄里去。但晚上安排了一个晚宴,用来接待那些提前到达的宾客们,因此林清柔也需要帮着去招待一下。

    在杜宏明的车上,林清柔又想起了那份授权书的事情。虽然杜宏明并没有表现得很在意这件事,但林清柔之前也在秀山工作过一段时间,她也去到过那片海滩查看过,她知道对于一家公司来说,得到那片海滩就意味着战略地位和无尽的海洋资源。

    因此,愧疚感再次涌上林清柔的心头,她对杜宏明说道:“虽然之前也有跟你说过对不起,但是我还是想要再次表达我的歉意,。实在是非常地抱歉。”

    杜宏明有些奇怪,不知道林清柔为什么会这么说,便问道:“清柔,你怎么啦?为什么要突然跟我道歉,最近你似乎总是在跟我说着对不起?”

    林清柔回答道:“还是因为授权书的事情,我知道这对你和你的公司来说非常的重要,可是我还是没有能够兑现对你的承诺。”

    杜宏明很轻松地笑了笑,安慰道:“原来你尽然还在为这间事情纠结,我不是告诉过你了吗?这件事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重要,对我而言这本来就是一份意外收获,现在它并没有真正落入我的手中,但我也已经切实地感受到过你的这份心意,这就足够了。”

    “可是,我还是觉得有些难过。而且因为这件事情,我哥哥跟赵曦的婚姻也被kǔn bǎng上了那种利益关系,这让我感到烦躁。”

    杜宏明忽然伸出手,轻轻地抚摸了一下林清柔的脑袋,这是一种很温馨,也很亲切的安慰方式。那种感觉,林清柔好像回想起了父亲林博杰在她幼小的时候也曾习惯做出这样的动作。

    “不要再想这件事情了,而且他们商务部收回去之后还会重新拿出来竞拍,我到时依然还会有机会的,不是吗?”杜泽明很自信地说道。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