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林文学 >> 玄幻小说 >> 第475章 东山北境(书号:184323

第475章 东山北境

作者:鯉三
    陶大力立刻摇头示意。

    乡民们也嚷嚷起来。

    “你们为难一个孩子做什么。孩子都被你们吓到了,他哪里认得出什么人,那还只是一个孩子。”

    陈进才瞪了一眼过去,官兵将利器指向了众人,众人才抿了声音。干盯着小男孩的方向。

    小孩完全被吓到了,看着亲人的方向叫喊,“娘。”

    “你别害怕,你认了人就可以走了。我们是为你们解决麻烦不会为难你的。这些都是罪大恶极的恶人。瞧,这个人,已经死了。是因为叛国被乱箭射死的。”

    小男孩看着字画像的人反驳,“清姨没死!”

    众人一愣,纷纷低下了头。

    陈进才露出笑容,站了起来,“他们果然在这里。他们不抓到你们就要一同送审。不想惹祸上身就迟早招认,否则南尧细作要是跑了你们一个吃不了兜着走。”

    陶大力见已经暴露,挣开口,“你们一口一个叛贼。李家夫妻到底怎么惹你们了。他们不过是去寻亲,在这里住下。什么事都没有惹。为我们治病,和我们一起耕地。要说他们有罪我们不信。”

    “蠢货。你们在这破山里都知道些什么。还敢包藏重犯!看来你们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你们可知身上下旨,但凡阻扰的人,无论是谁都杀无赦!”

    陈进才扫了一眼陶大力。

    忽而一人来报,“大人,属下四周查探时,发现在东边山上发现了一排车轮印。虽然不清晰,但是看得出是不久前留下。属下猜想是有人从那边逃走。”

    陈进才眼睛一亮,忽而看了一眼酒铺老板,随即吩咐,“留一部分在这里守着,其他的人全部上山。活捉不成,直接杀无赦。”

    酒铺老板吓了打了一个激灵,“草民确实将马车拆了,连马都被草民牵走了。怎么会又有马车呢。这就怪了。”

    酒铺老板想着,坏了,耽误了这么长时间,这人要是跑了,一定归罪我说什么藏在村子里面。

    他连忙追了上去,“大人,这件事真的和我没有关系。草民也不知道他们还藏了马车。大人你可千万不要误会。”

    陶大力忽然推开人,朝着老板扑去,“原来都是你通知来人,也是你在暗中搞鬼。这李家和你什么仇什么怨。”

    “那是朝廷通缉的要犯。我们当然需要配合。你真有毛病。窝藏重犯,是死罪!去你的,你被抓着我。你们就等着被抓回去审问!要怪也怪杨盛罗,不对,杨盛罗是你请到这里的,走漏风声也是你走漏的。说来,你该赏才是。要不是你,我们也不会在发现这些重犯。”

    陶大力一愣,忽而顿住,张了张口,说不出任何的话。攥紧了手咬牙给了他一个拳头。

    “你这人怎么好端端的打人!真是有毛病。”

    “大力,你别打了。还是想想办法。”陶氏佝偻着身子拉架。

    ……

    李伯和阿囡将宋清俞安置在山上的屋子里面。两人着急仍然没有找到李奕洵,就连常信、常安也不知道此时在哪座山上。

    李伯和阿囡自打歇下脚,就一直在屋子里面徘徊着。漫漫无边的等待消磨这人的耐心,带来无边无际、悄无声息的恐惧。

    “不好了,不好了。”

    外面忽然传来声音,两人认出是陶大力,立刻打开门出了屋子。见到陶大力衣衫褴褛,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

    “村子里面来了一群官兵,说是要杀无赦。他们找到了车轮印。现在正在正往山上来。我走了小道,先他们一步一路过来。他们不识路。但是不出半个时辰就会摸上来。你们赶紧收拾东西,这里也藏不住了。”

    阿囡和李伯同时怔住。

    他们忽然意识到,离开的时候正下起来雪。山路本来扫除的雪,又下了一层,他们正从那么经过。他们走的急完全没有注意到。谁料想,后来雪又停了。印迹彻底留了下来。

    “李伯,这天色都要黑了,xiao jie也不醒。常信、常安还不回来。我实在是不知道若是xiao jie这个时候会做何打算。李伯你见过的世面比我多,你赶紧想想办法。”

    “山上到处都是雪。我们无论走到哪里,哪里都会留下我们的印迹。尤其现在天黑了。山上也危险。”

    两个人急得团团转。

    陶大力面色越加难看,“这个时候,弟妹还没苏醒?”

    “xiao jie一直都没有醒过来,也不知道那些人到底给xiao jie下了什么药。”

    阿囡转念,低头咬了咬牙,“我们已经耽误了这么长久的时间,若是再耽误下去。等不到常信、常安,我们都会被官兵发现。”

    陶大力看着阿囡背着抱着的孩子,懊悔不已,坐到一旁的椅子上,捶着桌子。

    “要不是我,你们也不会遇到这样的事。早知道我就不去找什么大夫。不对,都是因为我逞强。李兄弟要是在,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本是都准备了新年,结果……唉。”

    “陶大哥,你别自责了。要不是你,xiao jie也不会被救回来。我们当务之急是想办法。现在这里不久就会被发现。我们也不能在这里等着常信他们。”

    李伯点了点头,“这里已经不安全了。我们要及早的离开。我们只要走的足够快,也许他们也不一定能够追上我们。阿囡,你知道往哪里走吗?”

    “我记得xiao jie说过要先往东边走。下山的路我们虽然不知道,但是我们一直往前走。等到xiao jie醒了说不定就有办法了。”

    两人决定了主意,不敢耽误的立刻将宋清俞扶上了马车。

    陶大力立刻上前帮忙,“这次的事都是我起的。我认识从这里离开的路,我给你们带路。我一定帮你们安全带离开这里。”

    陶大力从这里过来的时候,狼狈不堪,衣服都泼了。身上沾了雪,如今化成水,身上都湿漉漉的。很显然他是从危险的小道过来的,期间也不知道摔了多少次。

    阿囡鼻子一酸,“如果有你的帮助,那就太好了。”

    陶大力全身一怔,看着安静昏睡的宋清俞。埋着头张了张口,没有发出声音。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