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林文学 >> 言情小说 >> 第二百四十章 番外二2(书号:184330

第二百四十章 番外二2

作者:敛吾
    ,最快更新我一开始就不直了最新章节!挂仙台,剃仙骨,不管是哪一样,都是痛苦,也是耻辱。

    我不明白白展扇为什么要担上这个罪过,直到我看到江黎为了白展扇差点冲上仙台,我才知晓,这才是白展扇想要的。

    他这种人,怎么可能会有为了朋友的时候,他这根本不是为别人考虑,如若白展扇不担下这个罪过,江黎和晚凤歌铁定是要跑的,那白展扇的算计就浪费了,他这么做,如果江黎冲上去救她,那江黎铁定是下场比他还要惨,而如果江黎不上去的话,白展扇也让江黎欠了他一个人情,不知道什么时候就需要还给他了。

    白展扇这个人还真的是不会吃亏,不惜赔上自己,也要把别人算计进去。

    其实我还是有些搞不懂他的,毕竟在我看来,江黎对他并不差,为何要这么处处针对江黎。

    当然了,这个问题我并不打算去问他,问了也没有什么结果。

    江黎因为这件事,似乎异常自责,甚至都没好意思过来看白展扇一眼。

    倒是白展扇,比想象中好的还要快一些,没过几天变醒了,虽然是躺着不能动,但至少意识是清醒的。

    他并没有因为自己修为被废,而有什么沮丧或者是难过,反倒还像以前一样,该不正经还是不正经。

    果然这种人就不应该同情他,反正他做什么都是有他的计划的。

    白展扇看着我良久才道:“哥哥就是这么想我的吗?”

    我一边给他盛粥,一边道:“难道不是吗?你这次认下所有罪过是为的什么?逃离那烦人的百鸟宗?还是……哦,对了,我想起来了,那墨瞳不是被拉下台了吗?”

    白展扇的表情有一瞬间的愣怔,然后又恢复了原本笑嘻嘻的样子道:“这对哥哥也没什么不好的吧,以前那些欺负你的人之后再见到你的话,怕是要舔着脸过来对你低声下气的了。”

    我心中的怒气终于是没有忍住,声音也提高了不少道:“我不需要,他们对我怎么样又有什么关系,你不知道你这样做很有可能会害了阿黎吗?还有你怎么就知道阿黎一定会帮你去找墨瞳的把柄?如果他不去,你会怎么样?”

    白展扇垂下眼帘,轻笑了两声道:“不知道啊,我为什么会知道他要做什么,反正也无所谓嘛,不管我做什么,在哥哥眼中,我都是在做坏事,现在好了,我也这个样子了,其他的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白展扇说完话,便将被子一拉,面朝里面道:“我有些困了,还麻烦哥哥把你带的东西都带走。”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明明白展扇的语气还是同平常一样,我却感觉他有那么一丝丝的委屈和受伤。

    我摇了摇头,在心里面对自己道:这小子最喜欢装可怜了,千万不能被他的伎俩骗到。

    只是再怎么说,白展扇身上还带着伤,我不能就这么放任他不吃东西,这对他身体没有什么好处,虽然他现在修为被废,宗门的人也不会多在乎他,但怎么说他先前表现的与我关系不错,如果我现在也放弃他的话,指不定要被其他什么人诟病。

    现如今白家才刚得到掌管百鸟宗的权利,如若再传出什么闲言碎语的话,不管是对白家还是对百鸟宗,都很是不利。

    我抿了抿嘴唇道:“你要是有什么不舒服的话,我就去把长老叫过来再给你瞧瞧,如果这又是你的另一个计量的话,劝你最好还是快点爬起来把东西吃了。”

    我想了想,白展扇之所以这样,不就是觉得别人还能对他有一些同情吗?只要多刺激他一下,让他知道,他这样完全是自找的,那他自然会为了他自己,而好好把身体养好。

    我将粥碗放到床头的小矮凳上,很随意道:“白展扇,你就别装了,既然你有胆量布置这么大的一个局,那付出一些代价又有什么呢。”

    果然我话一出,白展扇便转过了身,他盯着我问:“我做什么了?”

    我说:“你做什么自己心里没有数吗?”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白展扇看我的眼神有一些奇怪,像是很难过,又像是……我说不太出来的感觉,但就是让人看了不舒服。

    我移开目光,一点一点的分析道:“你既然想听,那我就讲给你听。”

    我搬了一张凳子,坐到床前,轻声而仔细道:“要是我猜的没有错,从兽城的任务开始,你就在算计江黎他们,你没有带上我,是因为怕出现其他的差池,家中的火鳞果树怎么可能突然之间不长果子了,估计也是你搞的鬼吧,然后你就以这个为理由去到兽城调查这件事。”

    白展扇没有说话,目光冰冷的看着我。

    我吞了一口口水,心里有些发虚,却还是倔强的说下去:“你应当是知道了点什么,所以才这么有恃无恐,不断的去挑衅百兽宗,哦,对,还有你和百兽宗大小姐的婚事,你应当也是故意的吧,就因为自己不想娶,就把别人害成那样。”

    白展扇突然爬起身,向我扑过来,我一个没注意,被他扑了个正着,两个人一同摔倒在地上。

    白展扇双手支在我脸边,撑起上半身,看着我的双眼道:“哥哥还真是了解我,对,这一切都是我做的,我确实不想娶他们家那什么姑娘,我对那种女人根本没有什么兴趣。”

    还没等我说话,白展扇突然压低了身子凑到我耳边道:“我只对哥哥感兴趣。”

    我猛的瞪大了眼睛,一把推开他道:“你……你说什么呢。”

    白展扇双腿不能动,就维持着被我推倒的姿势,趴在地上捂着眼睛哈哈大笑。

    我瞬间就明白了,我这又是被他耍了。

    我怒不可遏的站起身。咬了咬牙道:“白展扇,你真是够了,你这样做是会遭报应的。”

    “报应?”白展扇笑的上气不接下气,他勉强坐起身,抬头仰望着我道,“会遭报应又怎么样?我想得到的,还没有我得不到的,哥哥你怨我也好,恨我也罢,反正这些事我都做了,不管你怎么想,这一切都是不可挽回的。”

    我握紧了拳头,气得浑身发抖,却还是忍不住问他:“到底是为什么?你做这些到底是为了什么?它们虽然能帮你达到目的,但事实上也伤害了你自己,你为何要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

    白展扇还没有开口,外面便传来了府中仆从的声音。

    我匆匆忙忙将白展扇扶上床,然后收拾了东西便出了房门。

    “有什么事?”

    许是我还没有缓过劲来,表情显得有些狰狞,那过来找我的仆从脸上出现了一丝惊慌,而后低下头道:“家主说周年庆快要到了,让您准备准备,过两日就起程去圣修门。”

    原来是这件事啊。

    这几日都在照顾白展扇,我倒是把周年庆的事给忘了,时间过的比想象中还要快。

    我将手里的碗筷塞入家仆的手中。

    许是他发现那其中的饭菜一样都没有动,所以有一些奇怪的望向我。

    我不耐烦的挥了挥手道:“他不想吃,你拿下去吧。”

    因为白展扇还有伤在身,所以这一次在圣修门举办的周年庆并没有带上他。

    我没想到的事,不过是如此普通的一个周年庆,最后却变成一团糟。

    苏幺儿被化形花逼出了妖身,大闹会场,最后被乱箭射死,而江黎为了保护他的妹妹不惜暴露出他的魔修身份,甚至走火入魔,失手打死了圣修门的一位长老,最后被他们门主打成重伤,还废了金丹,赶出来圣修门。

    还有一件事是关于公子景的。

    坊间虽然对公子景颇有微词,但他毕竟是能力极强,又很有地位的鬼君子,圣修门也邀请了他。

    只是他带过来的那一位齐家公子却在这场盛会之上受到了伤害,我并没有亲眼所见,但是听说郭家和赤羽家过来的人,似乎对那齐公子出言不逊,然后又动手动脚,最后还和公子景大打出手。

    在那之后的事我就不清楚了,反正不是什么好事。

    这件事过后,我们这一群曾经被广泛传颂的五杰也彻底分崩离析,苏幺儿身亡,江黎失踪,晚凤歌闭关不出。

    我以为我们的缘分也就到此为止了。

    只是没有想到,两年之后,神族生物降临,玄魔联合,我会再一次听到关于以前的那些朋友的消息。

    百鸟宗当年牵扯上墨瞳那件事的人挺多,我这一辈的青年才俊也凋零了不少,百鸟宗原本是想让我回去的,我拒绝了,所以也没有去参加那什么玄魔联合大会。

    至于那之后的联合任务,我更是没有兴趣。

    在家族之中待得久了,外面世界的人和事也吸引不到我了,我不想去见谁,也不想去认识谁。

    我只记得,有一次宗门之中有几位弟子借着来看白展扇的名头,欺负他时,我救了他之后,却又忍不住埋汰了他几句。

    结果原本就算是被欺负了,也一声不吭的白展扇突然抬起头来,恶狠狠的道:“哥哥你知道吗?我讨厌那些人靠近你,不管是谁,只要接近你,与你亲近的人,我都要他们死。”

    白展扇当时的表情异常认真,我不由得就被他吓住了。

    之后不管是谁想要接近我,我都会忍不住想起白展扇的话。

    再之后,不知怎么的,白展扇突然之间就好了,不仅是他的腿好了,就连他的修为都好了。

    我虽然奇怪,但也没有仔细问,他的事本来就与我无关,我也管不着。

    可是当我看到白展扇竟然杀了同门的弟子时,我一下没忍住,捂着胃部,疯狂的呕吐起来。

    白展扇发现了我,似乎是想要过来扶我,我一把推开他道:“疯子!有正道不走,你偏要走那些歪门邪道,白展扇,你真的是有病。”

    “对,我就是有病。”白展扇直起身,退后两步道,“我病得不轻,病入膏肓,我得的病叫喜欢你,从很早之前我就控制不住的在意你,我不想你和别人玩得好,我想你只属于我,别人欺负我可以,但欺负你绝对不可以,这些人在背后说你的坏话,他们该死。”

    我藏在袖中的手握紧了拳,不停的摇头道:“白展扇,你不要再自欺欺人了。”

    白展扇几步上前,抓住我的肩膀道:“到底是谁在自欺欺人,哥哥,你明明不拒绝我的,为什么?为什么你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对我这么残忍,我喜欢你,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

    “不要再说了。”我挥开他的手道,“你做这一切都是为了萧氏,你真的以为我不知道吗?萧氏崛起,到底有什么人在那之后推波助澜?这么多年了,我要还看不出来,我真的就是个傻子了。白展扇,你真的很聪明,布了这么大一个局,我终于知道你想要什么了,难怪你会连自己的身体都不顾,原来是为以后的一切做打算,踩着别人的尸骨往上爬,你真的……真的……我不想再看到你,你走吧。”

    我转过身,却感觉胸膛的地方异常难受,许是胃与心脏离的太近了,我刚才吐得昏天黑地,牵扯的心脏都那么的疼。

    外面的天地变了,变了多少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

    直到一个不认识的魔族闯入我的房间,我才真正知晓,不管是江黎还是晚凤歌,又或者是白展扇,从前熟悉的一切都开始变得陌生。

    我们早就已经回不去了,不是吗?

    那个叫易敬凡的魔族说:“确实是回不去了,白展扇对我师兄的伤害那么大,怎么可能还回得去,但是这一切都还有挽回的余地,只要白展扇死。”

    床那边突然传来了一声低低的笑,白展扇咳嗽了两声,有气无力地道:“要我死?凭什么呀?算计你师兄的人中,难道就没有你一个?你想要我死?好啊,你冲我来,让我哥哥离开。”

    易敬凡提起剑,双眼通红道:“白公子,你让开,这事与你无关,我只想白展扇死,这是他欠我师兄的,他做了那么多坏事,你还要帮他,藏着他吗?”

    他目光看的是床的方向,话却是对着我说的。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挡住他道:“白展扇毕竟是我家的人,他犯了什么事,也应当是由我家来处罚,还请……”

    “来不及了。”

    我话还没有说完,一道白光便刺穿我的胸膛。

    我仿佛听到了白展扇声嘶力竭的呼喊:“哥哥。”

    面前的少年红着眼睛,我这才想起,他的样子我再熟悉不过,当年江黎走火入魔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

    我一把抓住露在外面的半截剑身,努力扭头对白展扇道:“快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