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林文学 >> 都市小说 >> 第二百章:闪电战(下)(书号:198884

第二百章:闪电战(下)

作者: 枪手1号
    深州高层陷入到了一场激烈的争吵当中.

    深州之战后,李安国带着李澈的灵柩返回镇州下葬,苏宁自然也跟了去,深州政事由黄尚暂摄,而军事由别驾杜腾掌管,一文一武,各司其职.

    战事虽然暂时停歇,但双方的敌对状态并没有缓解,石毅回到了瀛州,但仍然对深州虎视眈眈,而深州念念不忘复仇,自然也是时时窥伺瀛州,边境之上双方的斥候探马,冲突就从来没有停止过.拔除对方的哨所,是双方最乐此不疲的事情.

    今天你派一队兵来扫荡了我的某个边境之上的哨所,明天我一定要报复回去,你来我往,战斗规模在双方的克制之下都很小,但激烈程度却是比大型战斗丝毫不逊色甚至尤有过之.因为这样的战斗,输的一方,基本上没有逃命的可能.

    今天长史黄尚与别驾杜腾爆发了激烈的争吵,这让其它一众文武官员们都是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黄尚脸红脖子粗,急眼儿了之后一连串的之乎者也从嘴里源源不断地喷出来,但看那帮文官强忍住笑的模样,一众听不懂的武官也知这不是什么好话.别驾杜腾则是挽袖子把拳头捏得卡卡作响,市井街骂也是张口就来,两个高官毫无风度的对骂,倒是让胡十二大开了眼界.

    坐在角落里的胡十二,看得津津有味,就只差面前摆上一盘瓜子外加二两小酒了.别看平时在下属,百姓面前一个个衣冠楚楚,彬彬有礼,关起门来,与寻常人也并没有什么差别.

    他们所争论的,倒的确是一件大事.

    探马斥候先是发现瀛州兵马大规模出动,这让深州方面自然如临大敌,一边向镇州汇报,一边也开始了大规模的军事动员,但接下却发现,瀛州兵马是往章武方向去了,紧接着传来了更加惊人的消息,横海朱寿大军出动,讨伐叛将柳成林.

    很显然,瀛州石毅这是去帮朱寿两面夹击景州了.

    对于柳成林突然叛出横海,说句实话,深州的这些文武官员们的感情是很复杂的.一来,横海在三方联军之时,与振武一样,先后反水对成德反戈一击,曾经让成德深陷困境,此时他麾下大将叛变,自然是可喜可贺.总之是可以搬着小板凳看热闹的.

    但是柳成林叛出横海,与其关系最大的却是武邑的李泽.李泽求亲柳成林的妹妹,两家结成亲家,可以说是促成柳成林叛出横海的最大因素.一想到景州如果能生存下来的话,李泽的势力必然大涨,声势更盛,将来入主成德的可能性就更增了.

    而这,对他们来说,却又算不得一件好事.

    就是在这种矛盾的心情当中,黄尚与杜腾为要不要出兵瀛州发生了激烈的矛盾.

    黄尚认为该出兵.

    横海是敌人,卢龙也是敌人,就目前北地的情况来说,横海和卢龙的敌人,天然就是成德的朋友.不管此人与李泽有什么关系,景州的存在,必然会对横海,对瀛州都构成威胁,这对深州来说,是一件大好事,因此,不能坐视两家夹击柳成林使得柳成林失败.这样,深州便少了一个可以牵制敌人的手段.

    而杜腾则是站在苏宁的立场之上,认定柳成林是李泽的人,既然李泽与苏宁不共戴天,那么柳成林便自然也是苏宁的敌人,不落井下石便已经是深州人道德高尚的表现了,想要出兵威胁瀛州迫使石毅退兵,那是想也别想.

    两人说得都有道理,下面的文武官员们更是无所适从.

    胡十二当然是支持黄尚出兵的,可是公子跟他说了,现在的他,就要把自己深深的藏起来,扮演好苏宁心腹将领的角色,不要多说,不要多做.

    再者现在这个厅内,虽然他带着一千甲士,真要论起战斗力,其它将领带领的兵马还不如他带着的这些人都是打过好多硬仗的,但论起资格,他的确是最嫩的,因为其它人,基本上都是苏宁的老部下,是那些跟着他从战场之上逃出来的那些幸存者.

    厅里的文武官员们开始选边站了.绝大部分的文官站到了黄尚一边,同样的,绝大部分的武官站在了杜腾一边.

    当所有人自然而然地分成两派之后,依然坐在角落里一动没有动的胡十二,就显得格外注目了.

    黄尚与杜腾的目光都是落在了他的身上.

    胡十二手握一千甲士,而且这一千甲士完全被他握在手心里,是深州城里一股绝对不容忽视的强大力量.

    杜腾微笑地看着胡十二,这是他亲手提拔起来的人选,难道不该天生就是支持他的吗?

    似乎看到胡十二的犹豫,黄尚自然也不会忘记争取这个人的支持.

    胡十二有些尴尬地站了起来.

    “胡校尉,你就没有什么想法吗?我想听听!”黄尚的声音很温柔.

    “小胡,告诉他你是怎么想的.”杜腾胸有成竹地道.

    胡十二嘿嘿笑了一声,转动脑袋看了两边的人一眼,道:”我不认得李泽,也不知道这里头到底有多少的厉害关系,真要我说的话,我就想说,我与卢龙人打了好几架,我死了好几百个兄弟,我恨不得扒了他们的皮,抽了他们的筋.”

    杜腾脸色一变.

    站在他身后的很多将领们也都是脸色大变.

    瀛州一战,深州人损失惨重,两千甲士,上万府兵,统统折损在瀛州石毅之手.这其中,有多少他们的部属,朋友,亲人?

    噔噔的脚步声响起,数名将领垂着头,走到了黄尚的身后.

    黄尚脸上的笑意更盛.杜腾则是狠狠地瞪着胡十二,脸色铁青.

    “杜别驾,大公子死在卢龙人手里,他们现在去打柳成林了,如果我们能在这个时候咬上他们一口,甚至于运气好的话,那石毅被柳成林缠住,指不定我们还能打下瀛州,到了那个时候,岂不让战死在瀛州的大公子在天之灵无比欣慰?我想苏刺史也一定会很开心的.”

    话说到这里,仅剩的站在杜腾身后的几名将领也走到了黄尚一边.

    黄尚大笑:”杜别驾,这事儿就这样定了,我们出兵瀛州,还是由你领兵,见机行事,能占的便宜,我们一定不要放过,我在后头,为你打理后勤,管好后路,如何?”

    事到如今,杜腾还能说什么?他只能点头.

    深州兵马,倾巢出动,三千甲士,上万府兵,向着瀛州方向逼近.

    而此时在景州,孙志正处在神经高度紧张的时刻,他已经知道了瀛州石毅率部来攻的事情,景州现在虽然还留有一千甲士,数千府兵,但他实在是一点信心也没有.

    他从来没有指挥过兵马正儿八经的打过一场大仗,一想到自己马上要应对卢龙有名的将领石毅,他的腿肚子便有些转筋.

    可是现在便是赶鸭子上架,他也必须得干了.前方柳成林连传捷报,已经让朱寿的大军至今还没有跨过景州境内,而瀛州这边,现在就只能靠他了.

    柳成林现在根本就顾不得景州城那边了.他留下一千甲士,数千府兵给孙志,就是用来抵抗有可能来自瀛州的攻击的.景州打成怎么样,他只能寄希望于孙志.现在,他将自己全部的心神都用在了眼前的战斗之上.

    以柳长风带着的两千青壮向河间府方向挺进来吸引朱寿的注意力,而柳成林自己则带着一千甲士主力悄没声的离开了任丘,先绕道回到了景州境内,然后昼伏夜出,一路向着肃宁狂奔.

    在朱寿带领主力离开肃宁的第五天,柳成林带着他的甲士,在天色麻麻亮的时候,向着肃宁的横海军大营发起了突然袭击.

    横海留守大将朱军诧异万分,他怎么也想不通,柳成林这家伙,是怎么又杀了一个回马枪,回到了肃宁的.

    但他现在带着的可是沧州的军队,训练有素,即便是遭到了袭击,也只不过是局部出现了混乱,虽然左翼大营被打破,但左翼却是破而未乱,仍然在拼命地抵挡,这位右大营和中军大营提供了集结兵力反扑的时间.

    随着一个个的情报传来朱军的耳中,朱军也弄清楚了柳成林竟然只带着千把人便来偷袭他的大营,这让朱军又是愤怒,又是欢喜.

    柳成林也太目中无人了,真当我是泥捏纸糊的吗?

    随着朱军的一声令下,右翼,中军两路兵马,向着左大营冲了过去,两军绕了一个大弧线,意图将柳成所所部包围在左大营之内,然后围而歼之.

    柳成林再凶悍,也不过是一个人而已,所带的也不过只有一千甲士而已.

    左大营之中,柳成林的确如同杀神,一人一马一枪,所到之处,神鬼辟易,沧州军上下被他杀得节节败退,血流成河,只能勉强维持住守势,而一千兵马跟在柳成林之后,在左大营之中趟出了一条血肉之路.

    当金鼓之声大作,战马之上的柳成林看到左右两翼正在包围而至的沧州军,他拨转马头,大喝一声我们走.返身又杀了出去.

    可怜左大营虽然有三千人马,但先是被柳成林突袭,接着又被他强杀,此刻早已经心力交萃,眼见着柳成林扬长而去,竟然是没有多余的力量来阻止拖住柳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