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林文学 >> 军事小说 >> 第440章(书号:208856

第440章

作者:小小马甲1号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卿平身!”孙策朗声朝着下方的众臣喊道,“今日众卿家可有事情奏请?”

    “陛下!”身穿黑色文官长袍的诸葛亮出列,朝着孙策深深一拜,随即低头拱手说道:“日前,西羌族首领彻里吉向征西将军凌操敬上降书,并献上曹贼余孽曹丕、司马师的首级!愿意永远臣服大吴!请陛下予以批示!”

    “好!”孙策用力一拍龙椅旁的扶手,哈哈笑道:“凌将军果然没有辜负朕的厚望!此次西征,一战便竞全功!而且还将逃窜多年的曹贼余孽给尽数除去,也算是了却了朕的一桩心事!待凌将军回都之后,朕要好好奖赏凌将军和西征将士!呃,至于这西羌嘛,既然他们如此识时务,就令他们遣子为质,每年进贡的数量嘛!孔明,就由你和伯言、子敬商定之后给朕个折子吧!”

    孙策的话音刚落,诸葛亮就和刚刚出列的陆逊、鲁肃朝着孙策一拜,领命之后,退回了文官阵型当中。紧接着,孙策又处理了几件地方上的政务,在处理完之后,确定没有其他政务了,孙策便传令散朝,自己先退出了大殿。

    恭送孙策离开之后,众臣也开始鱼贯退出大殿,出了大殿门口,众人便不再像刚刚那般拘束了,三三两两结成群,一边谈笑风生,一边朝着宫门口。就在这个时候,众人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尖锐的呼喊声:“平南将军!平南将军!”

    身穿黄色武将官袍的陈扬转过头来,望着一名小太监一边小跑一边朝着自己挥手喊叫,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身边的凌统笑着说道:“伯当!看来是你家那个小子又闯祸了,现在陛下正派人找你算账来了!你要倒霉了!”凌统说完,身边的一干文臣武将也都纷纷哈哈大笑起来。

    陈扬没好气地瞪了凌统一眼,心里却是在盘算着,皱着眉头说道:“不对啊!这段时间,那臭小子没有去过皇宫啊!又怎么可能会到皇宫闯祸呢?要我说,应该是小妹家的那个小子闯祸才对!士载,你说呢?”陈扬转过头,朝着正和庞统聊着正欢的一名年轻男子喊道。

    那名年轻男子笑了笑,说道:“你就别把你家小子闯得祸赖在我家那老实的忠儿头上!忠儿这段时间正和他娘亲一直呆在府内,哪里都没有去!”

    庞统却是指着陈扬笑着说道:“我说伯当!依我看,你们家小子就和你当年一个样,说不得就偷偷溜进宫内捣蛋了,我记得这种事情你当年可没少干过!正所谓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我看你儿子在宫里闯祸也是很正常的事嘛!哈哈哈哈!”庞统的话刚刚说完,便引得周围所有的人都哈哈大笑起来,不少人都是当年见识过陈扬捣蛋功底的老臣了,想起来,还当真是和庞统说得那样。

    陈扬顿时老脸一红,这个时候,那名小太监也已经跑到了陈扬身前,气喘吁吁地对陈扬行了个礼。可还没有等他开口,就看见陈扬怒气冲冲地朝着那小太监吼道:“什么事!”可是把那小太监给吓到了,而众人见到陈扬竟然恼羞成怒,更是笑得欢了。

    小太监满脸委屈,心想我当个差容易吗!但是他可不敢对陈扬发脾气,眼前的这位,可是当朝真正的驸马爷,也只有老老实实地执行自己的任务,弯腰低头对陈扬说道:“平南将军,陛下传旨,请平南将军至祈福宫见驾!”

    听得小太监的话,陈扬却是不由得心下一跳,貌似每次自家的小子闯了祸,都是被孙策叫到祈福宫去挨骂,该不会真的被这群人给猜中了吧?臭小子!陈扬咬牙切齿地想着,要是真的又连累老子挨骂,回家后非得好好教训教训这个臭小子不可!虽然心下有些踹踹,但是孙策下达的命令他还是要听得,也没兴趣再去理会周围那些人了,对着小太监摆了摆手,说道:“好了!我这就去了!带路吧!”虽然陈扬对那祈福宫已经是再熟悉不过了,但是按照规矩,还是要由这小太监带路。

    而此时,在皇宫外不远处,位于建邺城以东的一座大宅子内,却满是桃花林。此时又正是春季桃花盛开的时候,只见满园粉红的桃花,清风拂过,带起一片桃花花瓣随风飘舞。

    在桃花林中,一名年约四十多岁的男子,正穿着华服,坐在一块洁净的青石上,一手拿着一卷竹简,一手端着酒杯。不时地端起酒杯饮酒,而在他的身边,一名青衣美妇正手持着酒壶,不间断地给男子添酒,一双美目却是盯在了一旁石桌上的棋局,一名红衣美妇和一名黄衣美妇正在石桌上对弈,青衣美妇正是在关切地看着她们两人对弈的棋局。而在男子的另一边,一名白衣美妇却是盘膝坐在另一块洁净的青石上,双腿上架着古琴,青葱十指正在古琴上活跃地跳动,弹出美妙的乐曲。

    “嘻嘻!貂蝉姐姐输了!该换我来了!由你负责来给夫君斟酒!快!快!”青衣美妇忽然笑了起来,指着红衣美妇便囔着,声音却是十分的清脆可人。

    红衣美妇一脸无奈地站起身,走到男子身边,接过了青衣美妇的酒壶。而青衣美妇却是连忙跑到红衣美妇刚刚所坐的地方,甚至撸了撸双臂的衣袖,露出粉嫩的手臂,对着面前的黄衣美妇说道:“月英姐姐!今天我一定要下赢你一盘,以报昨日之仇!”

    黄衣美妇却是微微一笑,但是在笑容中露出无比的自信,俏皮地眨了眨眼睛说道:“贞儿妹妹,要想赢我这一局可没有那么简单哦!是不是又去向蔡姐姐学了几招,就跑来到我面前卖弄了?”

    显然是被黄衣美妇说中了,青衣美妇俏脸一红,但却是忙着伸手将棋盘上的棋子给收拾好,转眼间,就开始和黄衣美妇在这棋盘之上厮杀起来。而红衣美妇却是没有像刚刚的青衣美妇那般一心二用,而是专心帮着男子斟酒,不时望向男子那张有些削瘦的脸庞发呆,眼中露出浓浓的情意。

    “爷爷!爷爷!”“外公!外公!”“爹爹!爹爹!”

    几把清脆的童音却是打断了这平静的气氛,就看见三名五六岁的孩童欢快地从院门口跑了进来,一边跑,一边还朝着这里喊着。这三名孩童,两名是男孩,一名是女孩,偏偏是那名女孩跑在前面,而两名男孩却是跑在后面。

    男子和几名美妇,见到这三名孩童,都马上停下了自己手头上的事情,笑呵呵地看着这三名孩童。三名孩童直接就冲到了男子的身上,女孩扑到了男子的怀里,那名年纪稍大一些的孩童跳到了男子的大腿上,而剩下的那名男孩见到男子手上已经没有空位了,干脆绕到男子的身后,直接跳到了男子的背上,一双胖嘟嘟的小手揽在了男子的脖子上。

    “爹爹!爹爹!”女孩抬起头,瞪着那双又大又亮的眼睛看着男子,娇声喊道:“你可不知道!忠儿和青儿他们不乖!明明秀儿是他们的长辈,可是他们就是不肯老老实实地喊我姨娘和姑姑!爹爹,我要告诉大哥和三姐夫!让他们好好责罚忠儿和青儿!”

    而那两名男孩在听到女孩的话后,不由得都缩了缩脑袋,特别是再看到男子宠溺地摸着女孩的头发,顿时就感觉到光靠眼前的这个男子还是不怎么保险。当即那名大一点的男孩一副乖宝宝的模样,从男子的大腿上跳下来,跑到红衣美妇的身边,一双胖嘟嘟的小手接过红衣美妇手中的酒壶,乖巧地说道:“外婆,你是不是累了,忠儿来帮你给外公斟酒!”

    而另一名男孩则是跑向了黄衣美妇,直接扑到黄衣美妇的怀里撒娇般喊道:“奶奶!青儿好想你哦!”

    男子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这两个活宝小鬼,说道:“你们啊你们!就跟你们爹娘小时候一个样!还有你,秀儿,到你娘那里去。”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语气却是十分的轻柔,听上去就好像是在夸奖这三个孩子一般,伸出手在那个小女孩的脸上轻轻捏了捏。

    那边已经停止弹琴的白衣美妇将双腿上的古琴放到一边,朝着女孩招了招手,说道:“秀儿,来,到娘这里来。”女孩朝着那两名男孩做了个鬼脸,便蹦蹦跳跳地跑到了白衣美妇身边,白衣美妇却是帮着仔仔细细地帮着女孩整理了一番身上的衣裙,有些责怪地说道:“真是的,姑娘家家的,也不知道注意一下,你看,身上这么多灰尘。”

    “爹爹!”“岳丈!”

    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两名男子漫步走进了桃林当中,其中一人,正是之前在大殿外和陈扬开玩笑的那名男子。而另一名男子脸色宛如女子般白皙,只不过留了一个山羊胡须,倒是凭添了几许成熟感,正是陈抗。

    至于桃林中的男子,不是别人,自然是如今已经辞官在家,颐养天年的前任大都督,天下第一将龙将陈任了,那白、黄、红、青四位美妇,便是陈任的四位娇妻蔡琰、黄月英、貂蝉和糜贞。至于那三名孩童嘛,女孩便是陈任与蔡琰五年前所生,取名一个秀字;那名稍稍大一点的男孩,便是陈茹的儿子姓邓名忠,陈茹的夫君却是六年前被陈任一手提拔起来的名士邓艾;至于那名年纪最小的男孩,则是陈扬和孙尚香所生的儿子陈青。

    邓艾和陈抗分别朝着陈任以及他的四位娇妻行礼,而小陈秀在看到邓艾和陈抗之后,也收起了之前的刁蛮,乖乖地朝着两人行礼喊道:“秀儿见过三姐夫!见过二哥!”有了小陈秀带头,小邓忠和小陈青也都乖乖地朝着两人行礼,那小邓忠更是老老实实地从貂蝉身边走了过来,先是朝陈抗见了个礼,喊了声二舅,然后又老老实实地朝着邓艾喊了声爹,那样子,哪里还有半分刚刚的鬼精灵。

    陈任笑呵呵地应了一声,却是看了一眼邓艾身后,有些奇怪地问道:“士载,怎么没有看到扬儿,他不是和你一道下朝的吗?”如今陈家也只有陈扬和邓艾两人入仕,陈抗却是借口身体不适,早早地辞去了官职,呆在自己的府里研究阵法。

    邓艾却是用眼角看了一眼一旁的小陈青,然后微微一笑说道:“伯当确实是和小婿一道下朝,不过刚刚退朝之后,伯当又被陛下派人招去了,好像是去祈福宫!”

    “祈福宫?”陈任挑了挑眉头,马上变转头望向开始有些闪躲的小陈青,嘿嘿一笑道:“青儿!是不是你这小子又在宫里闯了什么祸事了?现在连累到你爹爹挨你皇帝伯伯的骂,害怕在府里挨你爹爹的打,所以才跑到爷爷这里来避难啊?”

    那小陈青也不说对也不说错,只是搂着黄月英的撒娇:“奶奶!奶奶!青儿真的很想你啊!不如这几天青儿就陪奶奶住好不好?青儿想听奶奶讲的故事呢!”

    陈任顿时无语了,这小子,装傻充愣的本事倒是比他老爹陈扬还厉害。当即陈任露出了一副无所谓的表情,悠悠然说道:“算着这个时候,应该是被骂了有一个多时辰吧?看来等会有人会有很大的怒火跑来哦!有些情况,光靠奶奶那是罩不住的!”

    小陈青不由得打了个冷颤,连忙腆着脸,跑到陈任身边,一把抱住陈任的胳膊,又开始朝着陈任撒娇:“爷爷!爷爷!青儿很想你啊!不如这几天青儿就陪爷爷住好不好?青儿也想听爷爷讲的故事呢!”

    “哼!你这个臭小子!”陈任直接捏了捏小陈青胖呼呼的脸蛋,可就是对这个宝贝孙子生不起气来,陈扬和董白生下的第一胎却是个女孩,而陈抗也只是生下了一个女儿,现在他也只有小陈青这么一个孙子,自然是要疼惜得很了。不过想起了那个乖巧的大孙女陈月,陈任笑着说道:“臭小子!给你个任务!去把你姐姐给接到爷爷这里来,就说是爷爷很久没有见她了。做好了,这次你爹爹就由你爷爷我来搞定了!”

    “保证完成任务!”小陈青立刻用了从陈任这里学来的腔调,朝着陈任行了个极不正规的军礼,然后飞快地往院外跑去。

    黄月英听到陈任的说话,也是不由得叹道:“月儿这个孩子,乖得让人心疼,和她娘简直一个样子!这次一定要让她在府里多住上几天,最好是和她娘亲一起来,到府里住上个一两个月也没什么!”当年董白还没有正式嫁给陈扬的时候,就是跟着黄月英住,虽然黄月英也很喜欢孙尚香这个儿媳妇,但是对柔柔弱弱的董白,总是更为疼惜一些。

    邓艾这个时候却是突然朝着陈任说道:“岳丈,今日朝上却是传来一个很重要的消息,西边的战斗已经赢了,彻里吉向凌将军递交了降书,并且把曹丕和司马师等人的人头给献上了!而陛下也同意了接受彻里吉的投降,交给孔明兄、子敬兄和伯言商讨具体的方案。”

    陈任点了点头,却是没有半点惊讶,这个结局,他早在当年赶到长安城的时候就已经预料到了。当年陈任赶到长安城的时候,却是发觉曹操已经下令焚烧皇宫,当陈任指挥着龙将营客串了一把救火员,将皇宫的大火扑灭之后。陈任在大殿的龙椅上,发现了曹操的遗骸,显然是已经病入膏肓的曹操下令自焚,情愿死在自己的手上,也不愿意被敌军杀死。

    陈任在得知曹操的五个儿子以及一干曹氏众臣早就带着长安城内所有的守军朝着西边突围了,反而是下令不用追击,而只是传令太史慈大军跟在曹军身后,将那些被攻陷的城池一一收复,一直将曹军给赶出了中原。而曹军在与西羌大军碰面之后,也就乖乖地缩回了西羌的领土内。

    在得知东吴军队没有追击之后,曹操的那五个儿子立刻便开始对军队的所有权进行了争夺,长子曹昂因为其长子的身份,得到了以曹洪和夏侯敦为首的曹家、夏侯家的支持。而曹丕则是得到了他三名同母兄弟的支持,并且拉拢了司马懿以及一并外姓的文臣武将。顿时曹家便分作了两派,要不是有贾诩在苦苦维持,只怕两派早就要打了起来。

    而东吴在一统中原之后,便开始商讨这汉室继承的问题,刘协已经被曹操给杀了,剩下的汉室宗亲都是些身份太过低微之人,根本就不适合继承帝位。最后,在郭嘉等一干文臣武将的推动之下,孙策于兴平五年,宣布登基为帝,改国号为大吴,年号为黄武,并且追封了孙坚为圣武皇帝。大赦天下,满朝文武也竞相升迁,却只有陈任向孙策提出了辞官的请求。孙策起初并不同意,但在陈任提出让陈扬仍旧在朝为官之后,孙策最终勉强同意了陈任的请求。

    等到黄武三年,在西羌领土内,劳心劳力的贾诩最终是因病而亡,而贾诩的死,却是让曹昂和曹丕之争明朗化。并且开始在这一年的冬天,曹丕联合西羌首领发动了兵变,杀死了自己的大哥曹昂,正式成为了曹军的统治者。这一场兵变,却是让原本就没有多少人的曹军将士人数剧减,支持曹昂的曹家和夏侯家尽数被杀。而曹丕这边也是损失惨重,一直辅佐曹丕的谋士司马懿也是被曹昂垂死挣扎击伤,最后也是伤重不治,在第二年身亡。

    在得到这个消息后,继任大都督的周瑜立刻向孙策献策请战,大吴国派出了五十万大军,并由征西将军凌操带兵前往征讨西羌,一直到第三年,终于传来了胜利的捷报,而此时也已经是黄武六年了。

    陈任听得邓艾向自己汇报了今日朝上的一些动向,并且和陈抗不时谈了谈见解,这已经是陈任这几年的习惯了。陈任虽然已经退役,但是并不代表他不参与大吴国的决策,其实他只不过是换了另一种形式而已。而身边的四名美妇自然是听不懂这些政事,却是自顾自地在逗着小陈秀和小邓忠两个孩童玩耍。

    “陈青!你个兔崽子!给我滚出来!”

    一声怒吼响起,不用说,自然是那个在孙策那里受了一肚子气的陈扬赶来了。他倒也是了解自家儿子的脾气,连自己府上都没有回去,就径直跑到陈任这里来找儿子算账了。邓艾和陈抗两人相视而笑,很自觉地站在一旁,这件事既然陈任已经答应接下了,估摸陈扬这次可是讨不去好。

    陈任倒是没有什么表情,就这么一边喝着酒,一边看着陈扬的身影慢慢出现在桃花林中。就看见陈扬怒气冲冲地赶来,在桃花林中一扫,却是没有看见自己的那个活宝儿子,不由得一愣,随即便凑到陈任面前说道:“爹爹!你可看见陈青这个兔崽子了?你可不知道,陈青这个兔崽子闯了多大的祸,竟然把皇宫花园里面的那些白鹤的羽毛全都给染成了黑色,而且洗都洗不掉!那些白鹤可是大师兄最喜欢的,连累得我今天被大师兄劈头盖脸地骂了一通!我今天非要好好教训这个兔崽子不可!”

    陈任抬了抬眼皮,突然举起了手中的竹简,猛地敲在了陈扬的脑袋上,打得陈扬一个踉跄,陈任便破口大骂:“混小子!青儿是我的孙子!你叫他兔崽子,那你把我当什么了?”

    陈扬心里那叫一个委屈啊,自然是明白陈任这是不会让自己教训儿子了,只不过嘴里不停地嘟哝着:“我小时候,您不是也经常喊我兔崽子吗?”陈扬这句话虽然声音不大,但是却依旧清清楚楚地让众人都听到了,顿时,除了陈任和陈扬两父子以外,全都哈哈大笑起来,就连黄月英等四位美妇以及小陈秀和小邓忠而不例外。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陈任当然是要借题发飙了,朝着陈扬就吼了起来,以前陈任和黄月英等人对陈扬那可是十分的疼爱的,可惜,自从第三代陈月出生开始,陈任和黄月英等人的疼爱就从儿女这一代,全都转到了孙子辈这一代了。而陈扬这一代唯一还能享受陈任等人疼爱的,就只有比陈月还要小的小陈秀了。

    陈扬缩了缩脑袋,哪里还敢多说什么,很是自觉地对着陈任和黄月英说道:“爹爹,娘亲,那个,我先回府了!”说完,飞快地朝着外面跑了出去,生怕还要遭到陈任的责骂。

    陈任发了一通脾气,却是把孙子的问题给解决了,笑着摆了摆手,对邓艾和陈抗说道:“好了,我也有些困了,你们都回去吧。呃,对了,难得月儿和青儿都会到我这里住,忠儿也就留下来吧。抗儿,你去把你那个小闺女也给我带来,就交给你娘带,这段时间你娘可是天天在唠叨呢!”

    陈抗哪里敢违抗陈任的命令,连忙朝着陈任和糜贞点了点头,表示一定会照办。而邓艾则是把邓忠叫了过去,当然也只是交待了一些比如不要淘气、不要惹外公外婆生气之类的话。说完之后,便和陈抗一并告退。而和邓艾、陈抗商讨了一段时间的政事,陈任也感到有些累了,就直接躺在了青石上闭目休息起来,过了一会儿,竟然就这么睡着了。

    “娘!娘!你看爹爹睡着了!还在打着呼噜呢!”小陈秀看见陈任睡着后打着呼噜,就好像很稀奇地指着陈任对身边的蔡琰说道。

    “嘘!小声点!别吵着你爹爹休息!去带着忠儿出去玩吧,顺便去接一下月儿和青儿,别让你大哥碰见了把青儿教训一顿。”蔡琰轻轻摸了摸小陈秀的辫子,笑着说道。

    小陈秀点了点头,马上朝着邓忠一招手,说道:“忠儿!来!姨娘带你去玩去!”小邓忠听得小陈秀的话,顿时脸上挂起了黑线,但是心里又对小陈秀要带他去玩什么很是好奇,不由自主地跟着小陈秀一溜烟跑了出去。

    这桃花林也变回了之前的平静,四位美妇相视而笑,蔡琰悄悄地走到桃花林的一边,取出了一席棉被。而黄月英悄悄地收拾起陈任手中和脚旁的竹简,貂蝉轻轻地把酒杯从陈任的手中拿走,而糜贞却是接过蔡琰手中的棉被,轻轻地盖在了陈任的身上。四女仔细地看着陈任这张削瘦的脸庞,以及两鬓相间的白发,同时露出了一丝笑容,然后两两一对,在陈任的身边下起了棋来。

    而至于陈任嘛,虽然四女的动作很轻盈,但是陈任还是能够清楚地感觉到四女的动静,只不过他却是不愿意醒过来,因为他现在正在做着一个梦。梦里,他仿佛依稀想起了一些已经被他遗忘很久的东西,天上飞的飞机、地上跑的汽车、电脑、空调、一栋栋钢筋水泥的高楼大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