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0 两代医疗系统工作者的骄傲

作者:骁骑校
    

    刘子光刚把汽车停好就有人过来拍拍他的车窗是个穿黑色阿迪达斯运动服戴墨镜的胖子降下车窗那胖子**着一口省城话很不耐烦的说:“下来下来。”

    刘子光开门下车几个人立刻围上来揪着他的领子拉着他的胳膊朝一辆面包车走去嘴里骂骂咧咧的路过的人都不敢过问站岗武警更是目不斜视这种事情不属于他们责任范围只要不闯岗他们才懒得过问。

    刘子光被押上了面包车车门猛的关上汽车一溜烟开走了医科大里有很多僻静的角落很适合学生们谈恋爱打野战同样也很适合修理人。

    三十分钟以后刘子光一个人溜溜达达回来了又坐进帕萨特里悠闲地抽烟似乎什么事情都没生过没人注意到他掏出一张餐巾纸仔细擦着手指缝里的血。

    片刻之后一辆车顶整排警灯的黑色公爵王闪烁着红蓝爆闪开过来后面跟着几辆丰田考斯特是外交部长到了。

    ……

    医科大后山某角落面包车的车门大敞着五六个穿运动服的省城小痞子横七竖八的躺着嘴里嘶嘶的吸着冷气但都是皮外伤没有伤筋动骨刚才那个戴墨镜的胖子鼻血长流用了一卷子卫生纸才堵上搞得车里到处是血。

    “袁哥这啥人啊阿是省散打队的?”胖子说话有些漏风看来牙齿至少掉了两颗。

    “不知道是江北人。”小舅舅倒是毫无损但是身子止不住的打颤看来刚才那场恶斗给他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不更准确的说不是恶斗而是单方面的殴打才对。

    “哎呦这个江北佬绝对是练过的不光勾引小攀西有一套打人更是厉害的一比我的牙……”胖子坐在地上哼哼唧唧虽然不敢过去找回场子但还是掏出手机来打电话:“喂我是小柯帮我查查一辆帕萨特的来路车牌号是江a16978好我等你回话。”

    搁下电话胖子又狠了:“袁哥你放心查出这小子的来历看我弄不死他。”

    电话响了胖子用漏风的嘴说道:“查出来么?”

    电话那边急促的说了些什么胖子的眼神就有些不对了嗯嗯了几声之后说:“袁哥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小舅舅急了:“小柯事情还没办完怎么就走你要是不帮我下回医药合同不给你了。”

    胖子说:“袁哥不是我不帮你那辆车是皮爷的不看僧面看佛面我得给皮爷一点面子实在不好意思先走了。”

    说完带着手下一帮残兵败将上了面包车灰溜溜的走了气的小舅舅猛踢地上的石头:“你给皮爷面子皮爷给你面子么把你牙都打掉了还面子嗷嗷我的脚!”

    小舅舅不幸踢到一截坚硬的树桩疼的捂住了脚乱蹦。

    ……

    上午十一点考试结束丰田考斯特车队先开出来然后武警撤岗考生们也6续出来方霏身上还穿着白大褂蹦蹦跳跳的跑到刘子光车跟前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开车我要去夫子庙吃鸭血粉丝汤小笼包庆祝一下。”

    刘子光一边开车一边笑眯眯的问:“考的怎么样?”

    方霏豪气万丈的一挥手:“第一没有悬念的第一名 外长亲自和我握手呢勉励我要好好为支援非洲医疗事业添砖加瓦卫生部长也问了我的名字让秘书记下来呢。”

    “你这么厉害啊不过这么大的喜事吃鸭血粉丝汤怎么能行够呢。”刘子光说。

    “哎呀你怎么这么笨到省城不吃鸭血粉丝汤怎么能行我是用鸭血粉丝汤指代所有夫子庙小吃别以为我只吃一两样就拉倒哼。”方霏得意洋洋。

    汽车行驶在省城熙熙攘攘的车流中方霏忽然想起来一件事眨着大眼睛问道:“你打我小舅舅的时候没下狠手吧?”

    刘子光哭笑不得:“我没动他那毕竟是你的长辈就是修理了那几个穿运动服的家伙没想到省城***也是这副德行肥头大耳挂着金链子穿个运动服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是混混好好地运动服都让他们糟蹋了弄得我都不敢穿。”

    方霏嘻嘻一笑说:“就知道你有分寸其实我小舅舅人不坏的。”

    刘子光点点头忽然从口袋里掏出一盒东西递过去。方霏狐疑的打开一看脸色都变了:“手镯怎么在你这里?”

    “昨天早上袁副厅长拿着这副手镯找到我妈妈要替你做主和我分手。”刘子光平心静气的说。

    “啊!妈妈怎么能这样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了什么事都要帮我做主对了她有没有说什么过分的话啊我替她向你们道歉了。”善良的方霏因为妈**事情坐在那里愁眉苦脸好像自己做错了事情一样。

    “没关系**妈挺客气的咱不理她对了这两天到底生了什么事情?”刘子光问。

    “是这样的妈妈听说我到省城来了就接我去家里结果……”

    原来袁副厅长早就注意到女儿的反常举动上回方霏把母亲留给她的另一套房子办了抵押贷款银行方面就通知了袁副厅长神通广大的厅长大人通过医院方面了解到了女儿最近的事情于是便趁着方霏来省城考试将她接到家里想好好劝劝。

    无奈工作太忙袁副厅长紧急去江北市出差了没有时间和女儿讨论到底是去非洲还是英国只能临走之前将方霏的手机给扣了又把那对翡翠镯子没收带走还给刘家。

    副厅长走了教育方霏的任务就落在小舅舅身上这位纨绔子弟哪有什么巧舌如簧的本事只会粗暴的将外甥女反锁在二楼反正是在省委家属大院里还怕她长了翅膀飞出去不成。

    事情说清楚了方霏拿着翡翠手镯说:“这是大妈给我的礼物谁也别想拿走我要戴着它们去非洲。”

    刘子光说:“好我支持你等有空我也去非洲转转。”

    “哎呀臭坏蛋最好了来奖励么么一个。”方霏开心起来扑到刘子光脸上亲了他一口。

    一场在父母看来无法化解的风波就此烟消云散袁副厅长所有的计划都落空了刘子光很随意的就化解了她的招数想到副厅长大人得知这一消息后的表情一抹淡淡的笑意浮上了刘子光的嘴角。

    ……

    事实上袁副厅长并没有刘子光想象的那样无能当得知女儿被外长钦点去非洲之后她马上变被动为主动在江北市接受了省电视台的电话采访道出了自己支持女儿援建非洲卫生项目的初衷。

    “听说您的女儿参加了援建项目并且是第一批成员作为母亲作为卫生系统的领导您有什么看法?”记者这样问。

    “先这项目需要的最优秀的人才通过层层选拔出来的医护人员才能代表国家的形象我女儿能参加批赴非洲医疗队我感到由衷的自豪。”

    “听说此前大家都不知道方护士和您的关系是真的么?”

    “是的孩子在基层工作如果让别人知道她有一个副厅长的母亲对孩子的工作和成长都不利我也一直这样要求小霏的脚踏实地真抓实干不图名利如果这次不是因为报名信息泄露了家庭关系大家还是不知道她是我的女儿。”

    “袁厅长作为老一辈医务工作者对我们非洲医疗援建项目组的同志有什么话说呢或者说有什么期待?”

    “呵呵先希望大家能够平平安安的然后我还希望医疗队的同志能扬咱们中国医疗工作者不怕苦不怕累的传统在那片黑色的大6上干出一番光辉事业为党争光为祖国争光。”

    “好谢谢袁厅长。”

    随后主持人又声情并茂的介绍起袁副厅长对医疗事业的热爱和奉献来一家三口全都是医疗工作者都在为祖国医疗事业默默做着无私的奉献这是多么感人至深的一幕啊。

    电视前小舅舅一边剔牙一边不满的说:“谁说只有三个医疗工作者我是卖药的也能算一个啊。”

    “你算个p大姐是副厅长你是什么长?”小舅妈没好气的在旁边讽刺道。

    “哼要不是老爷子生病在医院躺着跟个活死人似的我也能混个副厅级。”小舅舅神气活现又有些遗憾的说。

    ……

    电视都播出来了袁副厅长再想反悔也是不可能了马上就是中秋节方霏一家人要聚在省城过节刘子光也得回江北去了走之前方霏相让刘子光见见母亲但是刘子光对这位副厅级的丈母娘很不感冒这一场暗斗副厅长暂时落败了但不代表她就认可了这个毛脚女婿。

    同意女儿去非洲不光可以增加自己的政治资本也是个缓兵之计女儿和刘子光将不得不分开三年这三年功夫足以改变一个人袁副厅长是这样想的。

    辞别了方霏刘子光开着奔驰35o踏上了返家的旅程中秋将至还不知道李纨会玩出什么新花样呢想想都让人头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