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辅成和李贽完全低估了此次出行的困难。

    如果没有黄公子派出的二百缇骑,他们这五十二人的游学,刚出口外,就立刻会被截杀,成为俘虏,死在不知名的山寨之中。

    没有赎金的可能,因为这些马匪是大明官军剿灭的对象,索要赎金,会暴露自己的位置。

    “这就是令人不安的现状,所以草原人才会寻找虚假的彼岸,哪怕明知道这个彼岸是假的,只想找个寄托,不至于惶惶不可终日。”林辅成看着被五花大绑的俘虏,由衷的说道。

    这些俘虏会被送到开平卫王如龙手中,王如龙会对他们进行审讯,虽然老巢已经人去楼空,但是有马匪的线索,剿匪就会更容易一些,这些俘虏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摘了铃铛,送到矿山里服苦役至死,没有第二条路。

    “欢迎来到草原。”陈末下马,笑容满面的对着所有人说道:“你们在这里,一定会想明白,人性本恶还是人性本善这个问题。”

    陈末坚信人性本恶,没有任何约束、束缚的人性,都是天下罪恶的源头,只有给人性套上律法和公序良俗的枷锁,人才不会作恶。

    人本身也是动物,解刳院解刳的结果就是人和兔子都有极其相似的体征。

    “草原上,贪淫乐祸,多杀多争,虏人自言,乃是口舌凶场,是非恶海。”陈末说起了草原的现状,这里是一個是非恶海,这里人最大的矛盾就是对生存的威胁。

    口舌凶场,一言不合就是拔刀相向,你死我活。

    日暮扎营,日出开拔,五十二人的游学团再次出发,走半日左右,仍然是狂风怒吼,而且带着飞沙走石,连路都看不清更遑论辨别方向了,而这个时候,陈末丰富的墩台远侯的经验,做出了安排,找了个背风的地方躲了起来。

    黄风天,大风之后一般都会有大雪。

    “这风到明天都不会停歇,不如停下,要不然走迷了,要十余日才能找到路,这还是带的东西比较多的时候,明天一早,风停就立刻开拔。”陈末让人在背风处扎下了营帐,安排了岗哨,对林辅成解释为何要停下的原因。

    冬日里草原的黄风之下,胡乱的奔走,只会越走越迷,迷路可是飞将军李广的一生之敌,草原上非常容易迷路,而且大风之后,往往会有大雪,草原将雪灾称之为白毛风,就是风吹着雪,分不清楚东西南北,甚至连上下都会迷失。

    林辅成挑选的这个时间,对于他们而言是最难的一段时间,草原人都在猫冬,但也是最合适的时间,因为只有在冬天的时候,才能看到草原的根本面目。

    “那要是没带够水食吃什么?那时候陈千户单打独斗,怎么解决水食之事?”林辅成好奇陈末墩台远侯的生活。

    “老鼠。”陈末笑着说道:“掏老鼠洞,喝老鼠血,能有老鼠吃就不错了,有的时候会啃树皮,人要是饿急了,什么都能吃。”

    “陈末你说你厉害,我本来还不信,现在我信了。”林辅成由衷的夸赞,对男人的最高礼遇,无外乎是说一句你厉害,而且林辅成这个文人对武夫由衷的说出这话。

    “林大师,有个情况,需要你去看一下。”姚光铭走了过来,面色为难的说道。

    林辅成走了过去,看到了一个脏兮兮的小女孩,腮帮子冻得通红,而一个女人同样穿着一件羊皮袍子,见到了这么多人似乎是被吓到了愣在原地,还没走近,林辅成就闻到了一股很浓郁的羊膻腥味儿,小女孩缩在女人的身后,好奇的打量着陌生人,而女人则是一脸的焦急,叽叽哇哇的说着什么,风很大,让话更加难以分辨。

    林辅成听不懂。

    “她问我们是什么人,要去往何处?能不能带她们一程去开平卫?她说她的丈夫死了,她带着她的女儿要去投奔她的父亲,但路上遇到了黄风,只能在这里躲藏,豺狼虎豹、马匪,她们都很害怕。”陈末面无表情的翻译着女人的话。

    多年墩台远侯生涯,陈末早就变得铁石心肠了起来,一入草原所有人都是敌人,他有些无情,面对妇孺,陈末居然没有任何的温和而言,眼神之间充斥着警惕和冷漠。

    陈末吃过亏,林辅成好奇他背上那道贯穿了背部的伤势从何而来,陈末很少对人谈起,那道伤疤就是他在草原上的善心导致,就像现在这样,一个可怜兮兮的小丫头,和一个看似走投无路的女人,求助于他,他帮忙了,差点死了。

    在一个完全失序的世界里,善良是多余无用之物。

    “该怎么办?”林辅成眉头紧皱,三打白骨精的故事,林辅成还是听过的,他有些为难,帮忙还是不帮忙?

    陈末摇头说道:“黄公子交待,只对你们的安全负责,你们这是游学,无论做什么决定,都由伱们自己来确定。”

    “李贽你觉得呢?”林辅成看向了李贽,询问他的意见。

    李贽想了想说道:“带上吧。”

    李贽看不得这些惨淡,他看到这个小女儿,就想起了自己饿死的二女儿和三女儿,明知道可能会带来些许的麻烦,但他还是做出了决定。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朕真的不务正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书林文学只为原作者吾谁与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吾谁与归并收藏朕真的不务正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