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青青轻哼一声,冷冷道。

    自家女儿被打,这股火气,她可还没消呢。

    这群人,就想要来占自家女儿的便宜,哼,不要脸!

    女儿也许对丹药不介意。

    可、蒋青青介意啊。

    打了我的心头宝,你们一个也别想跑!

    “这……”药老闻言,讪讪地收回手。

    转身,目光有些幽怨地看向金玉珠。

    眼神中全是控诉。

    金玉珠:别看我,谢谢,肠子快悔断了啊!

    “阁主,看来正是这小家伙的神丹不仅救了你,还帮你打破了修为桎梏。”

    “恭喜阁主,突破在望,看来阁主,要不了多久,就会跻身为这片世界首屈一指的强者之列。”

    药老恭喜道。

    先前的猜测得到证实,柳云阳也很开心。

    他目光慈爱地望着江甜甜,随后又将目光落在蒋青青身上,顿了顿,笑容温和道。

    “青青,这是你女儿吗?真可爱。”

    “此番,多谢有你们相助,若非有你们,我此刻可能已经去见阎王了。”

    “你们救了我的命,我缥缈阁无以为报,这样吧,你们若是看上缥缈阁的什么东西,尽管拿走,作为谢礼,如何?”

    柳云阳笑容和煦,语气温柔。

    闻言,蒋青青神色变了变。

    柳云阳看似态度和蔼,但却只字不提与蒋青青的身世。

    只说了答谢之事。

    蒋青青不傻,对方明显这是不想与他们扯上关系。

    先前剑拔弩张的气氛以及地上宛若死狗的柳芊芊,柳云阳不可能没注意到。

    先前需要蒋青青的心头血,他们着急忙慌地想要相认。

    现在毒已解,柳云阳话里话外又想撇开关系。

    正常若是一家人,救命之恩,何须重礼相还?

    实际上,这正是柳云阳心中的考量。

    他在昏迷期间,隐隐约约间,大致了解了事情起因。

    不过是芊芊心系自已,本欲出手伤人,结果却被这奶娃娃反手打成死狗,此刻还躺在地上,无法移动半分。

    再之后,自家夫人不过打了那小娃娃一巴掌,便招来这个女儿的嘲讽相待,柳云阳心中自然不悦。

    果然是在外面长大的孩子,平常野惯了,一点礼貌都不懂。

    对着亲娘出言不逊,这是身为子女该做的吗?

    当然……

    不悦归不悦,柳云阳倒也没想着不认她们。

    毕竟先前救了自已,还是自已的血脉,柳云阳也没道理看着她们流落在外,辗转流离,受尽苦楚。

    当然……

    这一大一小性子太烈,又屡次三番下他缥缈阁面子,是该借机磨一磨对方的性子。

    柳云阳心中这样想着,面上却是始终笑容温和地望着蒋青青与江甜甜。

    蒋青青笑了,唇角微微翘起,眸光如水,闪着粼粼寒意。

    “阁主说笑了,谢礼不必了。”

    “说来也怪我管教无方。”

    “阁主放心,我日后,定会好好教养孩子,务必告诫她切莫多管闲事。”

    “免得哪天做了好事,结果莫名其妙被人打死了,您说是吧,阁主。”

    蒋青青浅浅一笑,笑容好似游荡在青山峡谷中的一缕清风,轻灵舒畅,却也带着丝丝寒意。

    柳云阳闻言,笑容不变,眸光却是微不可察地寒了寒。

    他听懂了,这个丫头竟还在反讽之前芊芊差点击杀那小家伙的事情。

    “青青,这都是一场误会。”

    “芊芊只是太过牵挂我,这才鲁莽出手,再者说了,她都已经这样了,也已经获得了应有的惩罚,都是自家姐妹,犯不着这么斤斤计较了啊。 ”

    柳云阳闻言笑着摆了摆手,一句误会。试图揭开这场闹剧。

    甚至大有一副,事情已然翻篇,你再计较 ,就是你不够大度的样子。

    蒋青青闻言,轻轻嗤笑一声。

    “阁主,原来就是这般对待你的救命恩人?”

    “有人要杀你的救命恩人,你却一句误会就揭过,这就是你缥缈阁的待客之道吗?”

    蒋青青勾唇反问道。

    “那你还想怎样?”

    “是,芊芊意图对你女儿动手,是她的不对,可她都已经这样了,还不能揭过去吗?她毕竟是你的姐姐,闹得太难看,对你有什么好的?”

    好脾气的柳云阳也被蒋青青的咄咄逼人激怒了。

    他收敛了脸上笑意,质问道。

    “姐姐?姐妹?阁主说笑了,我只有三个亲哥哥,并无姐姐!”

    “再者说、她被打,那是她弱鸡,连一个三岁孩子的一击都承受不了,我要是她,干脆买块豆腐撞死得了。”

    “但不代表她向我女儿出手的这笔账就可以一笔勾销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读我心后,娘亲带着姐姐们杀疯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书林文学只为原作者开心麻辣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开心麻辣烫并收藏读我心后,娘亲带着姐姐们杀疯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