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被霸道总裁瞄上的菇凉(求收藏!)

作者:尼古拉斯佛
    【ps:停电了,现在刚来,稍后还有一更,继续求鲜花和收藏~谢谢大家!】

    “妈,你怎么了?”罗铿铿担忧地问。

    “阿姨,你没事吧?”齐楚也丢下吉他,跑了过去。

    言柔擦擦泪,有些尴尬道,“没事,就是想起铿铿他爸爸啦,小楚,这首歌很好,你以后不要公开唱了,到时候拿到春晚上,绝对惊`艳全场。”

    齐楚心里有点酸酸的,还以为她是被自己的歌感动了呢,不过为什么自己的表演会让她产生这种联想呢,齐楚不好意思问,后来还是和罗铿铿喝酒,从他嘴里套出了话。

    罗铿铿的爸爸是个摇滚歌手,就像《追梦赤子心》里唱的那样,是个为了梦想可以用命坚持的人,当初刚刚考上大学的言柔爱上了这个歌手,并追到了他,之后意外怀孕,死倔死倔的言柔不听家族的话,坚决不肯打掉孩子,宁愿休学一年生了罗铿铿,然后才继续完成学业。

    虽然她深爱着那个摇滚歌手,可摇滚歌手放浪不羁的性格注定了他不会娶这个官宦家庭出身的女孩,在罗铿铿两岁,言柔刚刚大学毕业的时候,摇滚歌手在一次演出的时候,因为嗑药过猛,产生幻觉,结果从舞台上摔了下来,死法和黄家驹一样。

    后来言柔有过一次有名无实的婚姻,让罗铿铿有了一个合法出身,这场婚姻只维持了半个月,没价值了,就离了。

    怪不得这首歌会让言柔有这么大的反应,原来是有故事的,齐楚能想象的出来,一个不到二十的女大学生,深深地痴迷于某个号称艺术家的浪子,为了爱情,未婚生子,却遭到恋人的抛弃和家族的不理解,想想,她还真是不容易啊,这时候齐楚心中升腾出一股对言阿姨的敬佩,以及爱怜,或许,还有一丝爱慕。

    言柔虽然出身显赫,不过这么多年都是她和儿子一起过,因此厨艺很不错,不然也不会把出生时只有五斤二两的罗铿铿养这么胖,所以今天的晚餐齐楚吃的非常尽兴。

    饭饱之后,齐楚又想起了自己的酒吧,这两天忙着拍MV,已经有日子没去了,陈宝河告诉齐楚,三楼他的办公生活区已经重新装修好了,可以用了,齐楚想看看。

    在三楼,有不小的空间是属于老板的,之前朱撩把那个地方当成淫窝,经常同时带多个女人过去乱搞,虽然齐楚也很憧憬带多个女人那啥,但还是要求陈宝河重新装修一遍,他要求焕然一新,前老板的东西通通扔掉,姓朱的那么糜烂,谁知道他有没有病啊。

    齐老板的红色法拉利停在自己酒吧外,站在天堂雨酒吧门外送朋友的唐晨见了,说不出的羡慕,那可是三里屯人人觊觎艳羡的春秋酒吧,就让这小子拿下了,看看人家那客流,看看人家门外停的那些车!羡慕归羡慕,唐晨还是远远跟齐楚打了个招呼,多个朋友比多个敌人好。

    “老板好!”

    门口保安九十度的鞠躬和嘹亮的口号让齐楚更能体会到钱权的好处,他微微点头,刚进来就见有几人嬉闹着迎面出来,还撞到了他身上。

    虽然对方道歉了,不过齐楚却不依不饶,“哎呀,撞坏我了,你别想就这么走,请我喝点什么吧。”

    出来的这几个都是很有几分姿色的美丽少女,不过齐楚却一直盯着撞了他的那个女孩不放,而且毫无绅士风度地要求她必须请自己喝一杯。

    刘诗施感觉自己真是倒了血霉了,想请同学玩,去哪儿玩不行啊,怎么就想到来酒吧见识了,现在好了吧,让人讹上了。

    她带着帽子,是出于小明星的自我保护意思,现在被这个帅气兼痞气的小子拉住不让走,她更不敢暴露自己的身份了,故意压低了帽檐,“朋友,刚才是我不小心,不过我们真的有事,这次就算了吧,下次,下次我肯定请你喝一杯。”

    刘诗施旁边的几个大学同学也跟着对齐楚好言相劝,她们都是学芭蕾舞的妹子,即便毕业一年多了,对社会险恶的认识也不算深刻。

    齐楚摆摆手,“好啊,我让你走。”说着,齐楚对保安们使了个眼色,意思是,敢让她走,我就让你们走。

    刘诗施以为对面那小子良心发现,笑着拉起同学准备离开,可是到了酒吧出口,几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保安却围成一堵人墙,拦住了去路。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刘诗施怒气值暴涨,保安却一言不吭。

    齐楚无奈道,“我都已经放过你们了,不过保安大哥不放,那我就没办法了,不如还是喝一杯吧。”

    刘诗施瞪着齐楚,“你是什么人,你到底想怎么样?”

    “你撞了人,请我喝一杯,多简单的事啊,你是不是想得太复杂啦。”齐楚眼睛澄澈地看着刘诗施,这小姑娘不算多漂亮,更是和性感不沾边,但后世被那么多少男少女疯狂追捧,绝不止是马尔泰·若曦一个角色能解释的,齐楚多少有些好奇,想深`入认识认识。

    “诗诗,”刘诗施其中一个不想惹事的同学拉拉她,“要不你就跟她喝一杯吧,我们看着你们呢。”

    “诶,这个姐姐说得好,你们也找个地方喝点酒,算我账上,撞我的这个姐姐,咱们也喝一杯,你喝我。”

    刘诗施气恼道,“你们喝穷他,点贵的!我请他喝杯水。”

    “喝杯水也是好的嘛,”齐楚笑着把刘诗施请到一个安静的角落,“自我介绍一下,鄙人齐楚,是这家酒吧的老板。”

    刘诗施横了齐楚一眼,语中带刺道,“怪不得这么嚣张,连保安都听你的,原来是齐老板,看你这么年轻,这酒吧是继承的吧。”

    “不是继承的,”齐楚喝了口冰水,“是赢的。”

    这位诗爷也真是够可以的,竟然真的给他点了杯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