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道义长存

作者:寂寞vs无罪
    夜,深夜。

    月朗星疏。

    银白的月光洒之下来,把回雁峰笼罩,益见神秘与诡异,使得让人在抬头凝望之际,不由自主的心生敬畏之意。

    黄山派掌门廖毕升抓过一把树枝扔进篝火里,抬头看向坐在身边的华山派郝同明掌门,道:“郝掌门,咱们在此地都守了十多天了,梦大侠却是还不曾到,不知他会不会来,如果他不来的话,这一仗,恐怕不好打呀。”

    郝同明嘴角抽搐了一下,淡淡道:“廖掌门,如果梦大侠不来的话,我们唯有撤离啦。”

    廖掌门皱眉道:“见鬼,眼看就要把黄衫派这帮畜生铲除掉了,却是,哎!......”

    郝掌门冷冷道:“这有什么好怨天尤人的,谁叫人家有个大神呐。没听那位官家总监军在傍晚时候说了,明天午时前,没有强力的支援,便撤离吗?”

    廖掌门愤恨不已:“为山九仞,功亏一篑呀!”

    郝掌门强笑一声,不无自己我安慰的味道:“或许,明天一大早,梦大侠就来到了我们面前也说不定的。”

    “哎!......”

    廖掌门哪里不知他自己都不会相信自己的话。毕竟,以官方的特殊信息通道,倘若梦中游出山,他们当是在第一时间获悉情报,而十多天都过去了,且看样子,官方的几个头领都满怀忧心忡忡,显然是并没有受到任何相关信息,焦虑了起来。

    甚至,有人提出架上火炮,将回雁峰轰平。

    但是,这显然是幼稚的作战方案。

    一则,回雁峰高达数十丈,火炮攻击不到那样的高度,倘若要运载上去,崎岖斜陡的山路必然增加不可忽视的难度。二则,在运载过程中,势必生起大动静,引起上面的人的注意,到时候,把他们逼急了,绝对会奋死反抗,在磨剑尊者为首的带领下,撞个鱼死网破,即便是最终将之歼灭,这儿的数百军民英豪,起码要付出一半甚至更多的人,埋骨此地。

    何况,磨剑尊者绝非寻常武林高手,即使他可以杀出一条血路逃出生天,也没有人会感到意外的。

    廖掌门对面的郭东来掌门缓缓站起,默默的走了开去。

    廖掌门轻轻道:“哎,郭掌门也不易呀。”

    郝掌门道:“谁说不是呢,自打她的弟子杜玉英离开了她身边,她的心情就不曾好过。”

    廖掌门叹道:“也真是难为她啦,毕竟,一个女人呀......”

    随着夜风吹拂,郭掌门的衣袍猎猎作响,胡玉桂长老跟了上来,不无担心道:“掌门,您还是别往里边走了,到底还是敌暗我明,莫吃了亏。”

    郭掌门微微摇头,道:“无妨,我就说随便走走,透透气。你在这儿,看着弟子们。”

    胡玉桂长老点点头,道:“我晓得。”

    郭掌门微微颔首,背着双手,缓缓的隐没于山林之中。

    随着她的脚步逐渐远离了大部队,同时也逐渐深入了半山腰。

    这儿,树林茂密,月光皎洁,穿过树叶缝隙,洒下点点银光,映在奇石嶙峋,益见孤独,落寞。

    她脚步一顿,凝神倾听,口中轻喃:“莫非我当真看错了?”

    蓦然回首,却见身后不远处的月光之下,亭亭玉立着一个黑衣女子,她的声音微微颤动:“英子?”

    黑衣女子正是数月前在雁荡山婚变之后,离去的她的得意弟子杜玉英。

    “是我,师父。”

    郭掌门连忙退下来,来到杜玉英的身边,微微皱眉,道:“英子,这里危险,你怎么来了呢?”

    杜玉英轻轻道:“我在等他。”

    郭掌门心一痛,或许,不是自己的自私,为了保全峨嵋派获得梦家之庇护,就不会在明知这个弟子哎的人只是梦家大少的情况下,还答应了梦万放的提亲,使得梦家大少在婚礼中发飙,也就不该引发梦家大少被其父一而再的误伤,甚至是,误杀!——这些,几乎都是因由她的自私引起的,所以,对于这个弟子,她是打心里内疚的。

    郭掌门轻轻叹息道:“英子,为师对不起你。”

    杜玉英摇摇头,道:“师父,也许,这是他的命,也是我的命。”

    郭掌门拿眼往四周扫视一遭,有些不满道:“那个希丽莎呢,她这么就让你一个人过来啦,这里极之危险。”

    杜玉英摇了摇头,道:“弟子已经想开了,他如果侥幸活着,这次机会他一定不会错失的,如果他没来,那便是的确遭遇不幸了,弟子活着,也没有任何意义啦......”

    郭掌门大气,沉声道:“荒谬!梦大少岂容得你如此白白送死,那样,便是,便是.....想必他也不会心安的。”

    她的原话自是想说“九泉之下”,但顾及弟子的感受,她硬是省略跳过去了。

    杜玉英低头不语。

    郭掌门抓起她的手,柔声道:“英子,跟为师下去。”

    杜玉英道:“不,师父,我要在此地等他。”

    郭掌门道:“哪里还不是一样等?”

    杜玉英道:“我......”

    也不知她想表达什么,反正却是被一个阴恻恻的声音打断了:“既然来都来了,还往哪里走,留下来吧。”

    郭掌门霍然转身,心下不由一沉。

    不知何时,山上的方向出现了一行黄衫汉子,居然有八人之多,正呈扇形迅速的将她们师徒采取合围之势。

    郭掌门冷笑一声,道:“凭你们几个,想留下我们师徒,怕是未必。”

    “凭她们当然不行,不过,加上我呢,郭掌门?”

    越过一众黄衫派人员,可以看见,一个背着金刀的俊朗汉子坐在一块大石,翘着腿,晃晃悠悠的,说不出的悠闲与洒脱。

    郭掌门目光一凝,道:“‘刀疯子’,向作羽?”

    金刀汉子放下腿,站了起来,缓缓道:“正是在下。”

    郭掌门咬了咬牙,低声对杜玉英道:“英子,一会为师竭力抵挡,你趁机逃走,切莫停留,可是记住了?!”

    杜玉英摇摇头,目露坚毅:“不,要走一起走!”

    向作羽摇了摇头,很是无奈的道:“麻烦你们给点创意好不好,老是整这些老掉牙的对白,听的耳朵长茧子了都。”

    郭掌门冷冷道:“废话少讲,要动手便动手,贫道怕你不成。”

    向作羽道:“这倒是好话,我向某人也不是不讲道理之人,别说我不给你机会,这样吧,师太,你走,你这位宝贝弟子留下来,我们决不动她一根毫毛,如何?”

    郭掌门微微一愣,然后很快就明白了过来了,毕竟,黄衫派还是慑于梦中游之威名的。显然,向作羽也认出了杜玉英之身份,虽然她和梦家二少的婚事黄了,但是,她和梦家大少的青梅竹马之情却浮出了水面!也就是说,杜玉英与梦家之间,还存在着千丝万缕之关系。不管梦家大少是否葬身与钱塘江,但是,以梦家的感情心结,绝对还是把她当之为梦家媳妇。进一步说,只要这个杜玉英掌握在手,梦中游绝对是有所顾及投鼠忌器的!

    那样的话,解救黄衫派倒悬之危,便大有机会了。

    好一个如意算盘!

    郭掌门对向作羽可以在如此极短的瞬间居然作出如斯绝妙的主意,不得不为他的脑瓜子转动之灵活大为叹服。

    果然,黄衫派的四大金刚,决计没有一个善茬啊。

    “怎么样,郭掌门?”

    郭掌门冷冷一笑道:“你感觉,我会答应吗?”

    向作羽道:“如果是我,就会。”

    他不无鼓励的意思:“你想想,她留下来,绝对是完整无缺的,有梦大侠那尊大神在,我们如何胆敢欺负与她是不?而且,你也可以安全离去。如此好的事儿,想想就让人激动万分对不对?”

    郭掌门轻轻叹息,道:“或许,你说的是理,但是,对于正道来说,却是歪理。一念之差,舍弃道义与留取大义便大有区别。”

    向作羽摇摇头,道:“在生死面前,所谓的道义,又何足道哉!”

    郭掌门拔剑在手,淡然道:“华夏数千载之文明,可以源远流长,最为重要之载体便是道义,道义长存,文明不断,这些道理,又岂是你一介江湖草莽可以理解的?”

    “咳咳——”

    向作羽感觉跟郭掌门讲道理那是找虐一般无异,也不知是理屈词穷,还是恼羞成怒,反正,他不想说话了,反手一探,取刀在手,金刀晃动,寒意流淌,缓缓道:“既然如此,便刀下见个真章便是。”

    郭掌门宝剑横胸微颤,仿若秋水流动,眼帘微垂,淡淡道:“早该如此。”

    向作羽金刀扬起,轻喝一声:“动手!”

    声音犹未落下,他足下一跺,快若闪电,径取郭掌门。

    显然,他不给郭掌门为杜玉英开路的机会。

    铮铮铮铮铮铮!

    铮铮铮铮铮铮!

    刀剑相交,撞击之处迸溅出一串串艳绝而璀璨的火花。

    向作羽之所以被江湖人称之为“刀疯子”,也是很有道理的,乍眼一看,仿佛天马行空随意而为,无招无试,状若疯狂。然而,正是这种近似毫无章法可言的招数,反而让他的对手无迹可寻,除了出矛招以力破巧之外,很难对他形成有效打击。偏偏,他功力奇高,郭掌门与之相较,最多也就是胜出有限的一线,即便是千招过后,侥幸将之击败,以眼下之状况,显然是作用不大的,到底,她可以与向作羽交锋千招,而杜玉英却是不可能单挑八名高手坚持千招之久的。

    只是瞬息之间,噗噗数响,杜玉英挑翻了两个,她的手臂和大腿也被划伤,这还是向作羽喝止他们不要伤及她之性命,才使得众人留有余地,即便是在刺中她的时候,也剑走偏位,擦皮而过,否则,她的腿和手臂,早已落在地上了。

    即使如此,随着血液流失而体力流失,她逐渐感到剑上压力递增,轻灵剑法难以施展开来,每一剑,都重若万钧。

    嗤!

    握剑的手受了一击,凑巧剑尖点中了她的虎口合谷穴,手腕一麻,宝剑脱手坠落!

    侧面二人和后面二人趁机收剑于背,并指疾递,便欲将她点穴擒拿——

    另一边的郭掌门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虽在拼斗中,却无时无刻不关注着她弟子情况,这也是由于她的分心造成她原本高于向作羽一线却被拉平实力的主要因素。眼见弟子即将受难,她如何甘心,一声厉斥,剑光暴长,一招“山河倒转”,剑光震处,硬是将向作羽逼退两步,返身扑去救援她的弟子。

    但是,居于杜玉英正面的两个汉子一刀一剑,霍然夹击过来。

    铮铮!

    咔擦咔擦!

    在郭掌门的暴走之下,一刀一剑瞬间折断,余怒未尽,生生切断了两个脑袋,骨碌碌的滚落山坡。

    不过,他们的牺牲显然是值得的,起码,为向作羽争取了时间。

    金光闪动,向作羽飞跃追来,挟着居高临下之凌厉无匹气势,劈了下来。

    在这一瞬间,郭掌门知道,假使她不作任何抵挡,全力以赴去救援弟子,结局必然是她的整个身体会被一刀劈开两半,毫无意义的死在弟子面前,于事无补。万般无奈之下,只得反手一剑抵住刀锋——当!

    挡是挡住了,但是,缘由被动之下,功力受到影响,且向作羽居高临下,气势如虹,发挥的力量无疑有所增加,这一增一减,郭掌门不堪敌之,被震翻跌地,虽然立刻以剑驻地爬了起来,但是,随之一声闷哼,鲜血狂喷。

    原本清澈的眼神瞬间灰暗,她几乎不用抬头,也可以想到了,此时此刻,无论她再作什么努力,也是白搭,弟子必然已经被他们擒拿住了。

    所以,她的心,终于安静了下来,等着,等着向作羽来杀她——经受如此重创,她自然省得,她已经不敌向作羽了,而且,弟子在他们掌握之中,自己即便没有受伤也万万不敢妄动。这一刻,可谓是万念俱灰,既然连自己的爱徒都保护不了,活着,又有什么意思?

    很安静。

    仿佛,整个世界,都跟随着她的心境走到了尽头,心灰意冷,静谧如死。

    好一会儿,依然,还是,那么安静,充满着诡异的安静。

    郭掌门很是好奇,几乎忍不住怀疑,向作羽他们是不是都犯傻了。

    然后,她终于忍不住抬头,不由呆住了,嘴巴张了张,想说什么,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神神怪怪东西,只不过,她的视线当中,她的弟子杜玉英被点了穴道好像一段木桩般一动不动的站在那儿,诡异的是,她的左右肩膀各挂着一只手,抓的应该挺紧的,便是被从它们的主人身上切断下来,还那么忠诚的执行它们主人的最后指令——为什么说是最后的指令呢?因为,它们的主人已经很果断的离开了这个世界。

    杜玉英的左右两侧和后面,一共四个黄衫汉子脑袋全部不见了,哦不是,应该说是在一个头戴斗笠的白衣客脚下一一被踩碎了——郭掌门很是奇怪,他是如何做到把四个脑袋踩碎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呢?不过,她又很快的明白了过来了,想必是刚才自己在受到向作羽的攻击,被击翻在地的那一刻,他便完成了这些工作了。

    郭掌门绝对有信心相信自己的翻跟斗速度很快的,也就是那么数息时间,而这个白衣客居然在数息时间内便作出了切断脖子,踩碎脑袋,如此大量工作,不得不说,与之相较,不说其他的,便是这速度一项,就差距严重了。

    “刚才,谁说的,要把她给留下的?”白衣客终于打破了沉静。

    “这个,这个,咳咳,”郭掌门直觉感觉到了刚才还不可一世的向作羽呼吸都小心翼翼的,“我可以说,这是误会吗?”

    误会?

    怎么这台词那么熟悉?

    郭掌门很想嘲讽他还不是没有创意嘛,不过,究竟是出家人,与人刻薄,却是有失大家风范,轻轻一哼,充分表示了她的鄙夷。

    白衣客淡淡道:“噢,原来是误会,好吧,我姑且信你一次。”

    额,这也能信?

    郭掌门几乎想问白衣客:你是不是练功把脑子练坏了?

    向作羽却不顾那么多,几乎是喜极而泣的模样,大喜道:“大侠,您真是一位明白事理的大侠,让我虔诚膜拜。如此,大侠,我可以走了吗?”

    白衣客道:“走当然可以,不过,你把人家师太打得严重受伤,怎么样也该赔点医药费精神损失费吧?”

    向作羽忙道:“应该,应该。”

    郭掌门立刻道:“我才不要他的臭钱!”

    白衣客淡淡道:“师太,你这就不对啦,你自己清高不打紧,可是,你不是有弟子们,将来她们出嫁,莫非你打算一点嫁妆都不给,空着手把她们送出去?”

    郭掌门瞪大眼睛,道:“这......”

    向作羽一门心思只想赶快跑路,远离这白衣客。开什么玩笑,一个连总把子都惧怕的人,他能不怕?

    馆镇之事他虽然没有在现场,但是,一向眼睛顶上天去的总把子都耷拉着脑袋回来,并从余不意口中获悉缘由,总把子都败在一个白衣客的手上,并郑重其事的交代教众,但凡见着该白衣客,思想有多远,就赶紧逃多远!

    所以,他不禁催促郭掌门道:“郭掌门,您可以讲究我这人有点坏坏,但是,银钱却是没有坏的,何况,这位大侠说的对,您门下弟子个个如花似玉,将来找个好姑爷,送上丰厚嫁妆,也见得您有面子不是?”

    郭掌门也不愿就此纠缠下去,无奈道:“好吧,你就拿一百万赔贫道罢。”

    一百万,对于郭掌门来说,也算是个天文数字了,但白衣客显然不是那么满意,道:“这深更半夜的,我这出勤费也该算算吧。”

    啊?

    这一刹那,郭掌门和向作羽脑里统一跳出两个字:

    无耻!

    郭掌门沉默了。

    而向作羽强笑一声,道:“当然得算,五十万成吗?这是我所有的积蓄了,我报钱庄账号与你们,你们自己去支取罢。”

    然后,他说出了他的账号。

    白衣客挥挥手,好像驱赶苍蝇一般。

    向作羽却是如蒙大赦,抛投鼠窜,瞬间跑得无影无踪。

    郭掌门缓慢的吃力的站起来。

    白衣客微微皱眉,道:“师太,你还能走吧?”

    郭掌门没好气道:“不能走又如何,难不成你还准备把我两师徒都背下去?”

    白衣客汗了一把,缓缓道:“其实,我是想你最好可以把她给背走。”

    郭掌门忍不住一惊,看着她的弟子,道:“英子伤得很重不能走动吗?”

    “不是,”白衣客轻轻道,“我关闭了她的意识,刚才我们的对话她是不知的。”

    郭掌门目光一闪,若有所思,道;“你不想让她知道你出现在此?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我?”白衣客似乎笑了笑,“我是一个不相关的路人。”

    郭掌门自然不信,道:“你休得偏我,以你如斯杀人手段,如若不是愤恨使然,那是很难让人相信的。”

    “对呀,”白衣客淡淡道,“我恨黄衫派的每个人。”

    郭掌门道:“可是,你刚才却放走了一个。”

    白衣客语气一沉,透出丝丝寒意,冷冷道:“因为,我要他们时时刻刻活着恐惧里。”

    郭掌门一呆。

    她沉吟道:“这样罢,你把她带到山下没人见处便可离去,我不在她面前提及你便是。”

    白衣客沉吟不语。

    郭掌门又道:“既然,你已伸手援救了我们师徒,保不齐我们下山路上再次遭遇伏击,老实说,以贫道此际状态,很难可以保护她的周全。”

    白衣客身子没来由的微微一颤,终于点头答应了。

    郭掌门笑了,道:“谢了。”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