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林文学 >> 其他类型 >> 第一百零八章(书号:118292

第一百零八章

作者:渡妖
    ,最快更新萌妻初长成最新章节!人们常常说起缘分,并由此衍生出各种曲折离奇又凄美绝人的爱情故事,仿佛这些与生俱来的原罪在我们的生命里不停的交织缠绕,牵引着我们遇见每一场不期而遇。而那些由上帝订制的巧夺天工般的情缘,只会有少数的幸运儿得到。

    我们,只是绝大多数的普通人。

    有的时候,你真的怀疑上帝的目的,他给了你情的时候,不给你缘,给了你缘的时候,却拿走了情。

    当纪修远的脑袋出现在远方并毫无规律的晃动的时候,苏皖心里没头没脑的出现这一句话。然后旁边死命摇晃着的手干净利落的晃掉了苏皖脑子里的任何旖旎风光。

    “亲爱的,当我们相距0.5米的时候你的手就可以从你的脑袋泡上拿下来了,毕竟我没瞎。”苏皖礼貌的把沈亦然脑袋上抽风的手拿下来,然后开口道。

    “这么巧啊,苏皖你说的有约也是在这啊?”

    “你不会是知道我们要来故意在这等着给我惊喜吧。”

    堵住沈亦然天马行空的想象显然对在场的各位都有好处。

    “我是和朋友一起来的。”苏皖咬牙切齿的说完,然后侧身看向夏明月。

    夏明月却并没有在意苏皖投来的目光,反而神色淡淡的打量起纪修远,直到纪修远转过头。

    “你好,没想到这么巧。”夏明月走上前和苏皖并排而站,笑着向沈亦然说。

    沈亦然这厮对任何人都能是自来熟,在知道夏明月是苏皖的发小后更是一发不可收拾,嘴好像上了发条般停也停不下来,好像找到了一个战壕的战友,亲切的不能自己。

    “早知道我就不叫那么多人了,和你们俩一块好了。”

    “啊呀呀,我还以为你们俩单独是要约会呢。”夏明月接到。

    “谁高考完找对象还找高中同学啊,我又不是脑子不清醒。”

    刚发表完高见的沈大小姐却像突然踩到了电门,急急转头看向纪修远。

    “我,我没说你,就是你一点风声都没有的就找了别的班的我们很惊讶就是了。”沈亦然的声音抱歉又正襟危坐的说到。

    这突来的变故看的苏皖一愣,大脑还没跟得上反应,继而一道清脆的声音在苏皖耳边响起。

    “修远。”

    苏皖顺着纪修远转头的方向看去。

    那是一个笑起来很好看的女孩子。

    可能是阳光太过刺眼,那个女孩暖暖的笑容看的苏皖眼眶生疼。

    温宁轻车熟路的挽上纪修远的胳膊,笑着向周围的人打了招呼,最后把目光落在了神色恍惚,笑容僵硬的苏皖身上,然后笑的更加真诚,而灿烂。

    “亦然,那我们先走了。”苏皖避开温宁目光中的试探,转而向沈亦然道。

    “别呀,都遇见了就一起玩呗,人多热闹啊。”

    “没错,特别是我和沈亦然还这么一见如故。”夏明月无视苏皖要杀人的表情,面不改色的胡说八道。

    苏皖刚想反驳,身后声音又起。

    “诶,沈亦然你叫了这么多人啊”一句未完,蒋允琳眼尖的揪到不停向后缩的苏皖,然后毫不犹豫的一巴掌拍上苏皖的肩头,“呦,你也来了,不是说有约吗?”

    苏皖深深惋惜刚涌上喉头就被拍死的推辞,又极力压下心口喷薄而出的杀人冲动,调整好露八颗牙的标准笑容。“沈亦然你干嘛约两对情侣,找虐啊!”

    “所以人家昨天才约你嘛。”沈亦然委屈巴巴的说。

    “.…..那拒绝你真是对不起了”

    “那可不,我老伤心了。”

    没等沈亦然充满真情实意的表演结束,苏皖一行人便急匆匆的冲向这座看起来及其繁华的小学生必游之地——游乐园。

    一路上,情侣们说说笑笑,亲亲热热,温宁依偎在纪修远怀里,邱江时不时浅吻上蒋允琳的额角。

    什么?你问单身狗在干什么,单身狗不想回答你这个问题,并送上沈亦然真诚的微笑。

    这一天过得很快,很充实,很欢乐满满。如果可以忽视单身狗随行三人组受到的万吨狗粮暴击。

    临近黄昏,天色一点一点陨落,不久后,浓稠的黑侵染上无垠的天幕。

    玩累了的一行人进了一家看起来独居特色的小酒居,一来填填肚子,二来一拼酒品。

    包厢里的灯光昏暗不清,每个人都忙于和桌子上的各色精美的食物作斗争,苏皖撑了一天的一天的笑容,终于垮了下来。

    过去和现在的景象不停重叠交错,画面那么的明丽鲜活,生动逼真,像是一部怎么也停不下的老电影,每一帧每一秒都那么的令人难以忍受,那么的疼。

    疼到想死。

    “苏皖,你怎么了?不舒服?”温宁看着苏皖,不经意的问到。

    头埋臂间的苏皖骤然听了这一句,将原本要涌出来的泪水生生给逼了回去。

    “呵,酒不醉人人自醉,好酒啊。”若无其事的语气,若无其事的语调,苏皖抱着酒瓶眯着眼贼兮兮的笑看向温宁。

    “既如此,只喝酒多无趣,不如来玩游戏,输的人可要罚酒哦。”

    苏皖无心与温宁纠缠,敷衍的笑了几下当做是答应了。

    于是从小到大听妈妈的话安守本分的乖乖女苏皖理所当然的输了一次又一次,晶莹剔透的酒杯在苏皖眼前不停的上下起伏,棱角折射出星星点点的光。当然,这也可能是苏皖眼前冒着的金光。

    苏皖也偶尔有发挥不稳的时候,面庞泛着红笑嘻嘻的向温宁道“承让承让。”

    温宁看也不看苏皖,转而安静的瞅了下纪修远,纪修远理所应当的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仿佛苏皖的心,也跟着那杯酒,吞到了纪修远肚子里,感受胃液灼人的温度,受到胃酸狠狠的侵蚀。

    “不行,这不明显欺负我们苏皖吗。”夏明月看不下去了,皱眉看向温宁。

    “就是,我要为单身狗代言。”沈亦然也来参了热闹。

    一大桌人就这么又开始闹闹哄哄,叽叽喳喳,大说大笑。一片嘈杂之中,苏皖像劫后余生般,重重的叹了口气。

    “别停我这!”

    “诶诶诶,也别停我这!”

    “哈哈哈哈,不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