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林文学 >> 其他类型 >> 第009章 梦(书号:123841

第009章 梦

作者:苍汐落
    为瑟瑟加更一章

    “啪!”玻璃碎裂的清脆生让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包括顾乐,“顾乐!”顾城怒斥“你还有没有点教养!”他才走几年,顾乐就被惯成了这幅样子,看来他要尽快回京了。

    “一个杯子而已,大不了我陪她一百个!”顾乐心中也觉得自己做的不对,但面上还是不肯服输。

    钱妙音看了看顾乐,又看了看地上的碎玻璃,面无表情的走上前去捡,顾城伸手去拉她“别用手。”她却甩开了他的手,执意一片一片将碎玻璃捡起。

    “你少在三哥面前给我上眼药,不就是一个破杯子,还是玻璃的。”顾乐怒了,她这是做戏给谁看,当三哥是傻的,任他愚弄么。

    “嘶!”钱妙音被顾乐气的手一抖,一个锥形的小碎玻璃扎进手中,她没有顾得上被扎的手,而是取出纸巾将手中收起的碎玻璃放在纸巾上。

    “扎手了?我看看!”顾城伸手去拉她的手,却被她再次躲开。

    钱妙音将扎在手上的碎玻璃摘下,又放回纸巾上,执手又蹲下身用手掌在地板上摸过,拾起最后一块玻璃碎屑。

    顾城蹲在钱妙音身边静静的看着她“这个杯子很重要?”

    钱妙音的手微微一顿,沉默了片刻才开口“这是我爸给我买的第一套茶杯,那时候我爸一个月的工资才一千三百块钱。”一千多块钱的工资在小城市很普遍,虽算不上多,但是小城市物价低,仔细点过也能活,可是妈妈体弱多病,去了买药的钱,就剩不下什么了,也正是那时候,钱父听人介绍说下井挖煤赚的多,为了家里的生计他想都没想就去了。

    小心的把剩下的玻璃杯洗干净,连着包好的碎玻璃杯一起放进锦盒,钱妙音捧着锦盒看了看,幽幽叹了口气,这声叹息很轻,似乎是怕被人听见,却还是让高度关注她的两人听到了,她把锦盒收起,再次下了逐客令“时间不早了,一会儿我爸妈就回来了,你们走吧。”很明显,钱妙音并不想两人和她的生活有什么牵扯。

    如果之前钱妙音还想和顾城做个朋友的话,自从知道他的身份,她就彻底熄了这个心思,那个圈子她进不去,也不想进了。

    接连两次被他看不起的钱小傻往外赶,顾乐是真生气了“当谁稀罕,三哥,我们走!”说着率先向外面走去。

    可顾城并没有动,他看了钱妙音片刻“我今天还要回沈阳,过段时间应该能调回京城。”

    “这是你的事,和我无关。”钱妙音低着头,不肯看顾城。

    顾城又沉默了,安静的屋内让人顿感压力逼人,钱妙音不禁抿了抿唇。“等我回来再找你。”顾城说完最后一句话,这才离开。钱妙音有些莫名,实在不懂顾城这话是什么意思。

    两人走了没多久,钱父钱母就回来了,钱妙音连忙迎上去,和对父亲的爱恨交加不同,母亲体弱多病,人实在到有些傻,钱妙音很爱她的母亲,“检查完了?结果怎么样?”

    “还不就是那样,我都说不用去医院了,浪费那个钱干什么!”即便住上了奢华大别墅,钱母也没有自己是有钱人的自觉。

    “只不过是去检查个身体,没病自然是最好的结果。”钱妙音柔声说道,母亲并没有什么大病,就是免疫力低下,只要一有流行病她就能赶上,得了病还不像别的人那么容易好,总是要拖上个把月的。

    “听说家里来客人了?是你同学么?”对钱妙音早恋的问题,母亲和父亲绝对是一个态度。

    “嗯。”钱妙音低低应了一声,并不想在这件事上多说。

    “长白山好玩么?”钱母笑着问道。

    “还行。”钱妙音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当时只顾着听别人的冷嘲热讽去了,哪有心思看风景,后来又被气跑,在山里住了一晚,似乎整个记忆里都是在走山路,根本什么也没玩。

    “出去玩就该开心点,别总使小性子,学学你哥,玩的家都不回了。”钱母这话也不知道是在开导钱妙音,还是在声讨钱志高。钱志高是哥哥的名字,在他出生的时候,钱父还没信佛,所以他的名字躲过了一劫。

    “哥说他一会就回来。”钱妙音睁眼说瞎话,将母亲送到屋内休息后,看了父亲一眼,“他去哪了?”

    一直不敢说话的钱父摇了摇头“不知道。”

    钱妙音无奈“你去陪妈吧,我给他打电话。”她回到房间拿出手机,一边将电话拨出去一边把玩着脖子上的水晶平安扣,“嘶!”忽然手指之前受伤的地方传来针扎一样的疼,她低头看去,“咦,怎么出血了。”明明伤口不大,之前都没怎么流血,怎么过了这么长时间反到出血了。

    电话没人接,钱妙音把手机扔到床上,去卫生间把手冲了冲,抬头看到镜子才发现,血沾到平安扣上了,她伸手抽出湿巾再要去擦的时候,却愣住了,刚刚的血是不是比现在多?莫名的钱妙音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紧紧的盯着平安扣,果不其然,平安扣上的鲜血以肉眼可见速度缓慢的消失了。

    这样诡异的场景钱妙音本该害怕的,会吸血的平安扣,太恐怖了。可偏偏她心中一片清明,并没有不安或者焦躁的情绪,她眼睁睁的看着平安扣上面的血渐渐消失,恢复原样,似乎更加清透干净了些。

    钱妙音伸手摸着平安扣,回到床上躺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想到自己在连环车祸中的安然无恙,她更相信是这平安扣保佑了她,所以,吸血这事就算诡异,她也并没有把它摘下。不知不觉中,钱妙音进入梦乡。

    熟悉的音乐铃声响起,钱妙音睁眼看去,是哥哥回电话了,她伸手接通电话“喂?”

    “是机主的妹妹么?你哥哥出事了!”电话那边传来一个震耳且陌生的声音。

    “什么!”钱妙音猛地坐起,“他出什么事了,现在在哪。”她连忙起身穿衣服。

    “毒驾,撞到山上了,车内两人当场死亡!”那人声音很冷,还带着浓浓的怒气。

    “当场死亡……”钱妙音脑子一阵晕眩。

    “铃……”电话铃声再次响起,钱妙音突然睁开眼,她发现自己还躺在床上,暗暗松了口气,原来是个梦,转头看向电话,心里不禁一沉,是哥哥打来的。她有片刻迟疑,颤抖的伸出手,接起电话。

    “大宝儿,你给我打电话了?什么事?”对面传来熟悉的吊儿郎当的声音。

    钱妙音不禁无奈的笑了,竟为了个梦大惊小怪的。“今天妈妈抱怨你成天不回家了,赶紧回来露个脸。”

    “不行啊,我和朋友约好了,要出去玩。”钱志高哀嚎。

    “我管你行不行,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一个小时后我要在家见到你。”钱妙音沉声说,为了玩连妈都不顾了,胆子肥了啊。

    “大宝儿,通融下。”钱志高可怜兮兮的说。

    “没得商量,要是一个小时后我看不见你,哼哼!”钱妙音威胁的说。

    “好好好,我回去,回去还不行么。”钱志高无奈,挂断电话。

    “唉高子,什么情况!”钱志高旁边一个男的不耐烦的说。

    “我家女皇招我回宫。”钱志高撇嘴说。

    “你家女皇?就是钱妙音?”男人嗤笑“你是不是男人,还能让个娘们管住!”

    “那可不是一般的娘们!”钱志高眼神有点冷“谁要敢说我妹的不是,别怪我不顾兄弟情面!”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