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林文学 >> 其他类型 >> 第220章 心疼(书号:123841

第220章 心疼

作者:苍汐落
    “你这一巴掌真带劲儿!”莫子航舔着嘴角,压抑着兴奋的说道。“我还真期待你来打我呢!”

    槽!钱妙音心中慌乱,浑身隐隐发抖,最后实在顶不住莫子航的眼神低吼一声“疯子!”转头落荒而逃了。

    莫子航静静的看着钱妙音消失,眼神渐渐恢复正常,他知道他吓到钱妙音了,但是他急需一种方式在钱妙音心中留下重重的一笔,看到她那个样子,他应该是成功了。

    钱妙音跑到外面,正好碰到回来的莫子宁,莫子宁看到钱妙音脸色不对,连忙上前揽住她“怎么了,喝多了头疼么?”

    钱妙音慌乱的抓住莫子宁的胳膊“回去再说吧。”

    莫子宁微微点头,扶着钱妙音往外走,还不忘给酒店经理打了个电话,吩咐他们照顾好钱志高。

    钱妙音坐在车子里看着窗外的景色,脑中一片混乱,她该不该跟他说莫子航的事?说了的话他会有什么想法?如果莫家知道了莫子航也像莫子宁一样喜欢上了她,而且并不打算放手,那他们会怎么看她?实话说,如果她站在莫家那个角度的话,也会讨厌自己吧?

    钱妙音第一时间去想她有没有做过让莫子航误会的事儿,但她绞尽脑汁也想不到……等等……不会是她在东灵山制止莫子航殉情,所以让他误会了吧?槽,早知道她就不管了……等下,不管的话莫家会不会以为事她害死了莫子航……天啊,给不给人活路了。

    莫子宁想带钱妙音回家,但钱妙音心下慌乱,所以坚持回雕刻室,只有和她的水晶在一起,她才能安心。回到雕刻室,她第一时间爬到水晶贵妃榻上,莫子宁也不阻止,等钱妙音脸色稍微好了一点儿,才坐到她身边“你怎么了?”

    钱妙音转头看着莫子宁,有些纠结,不知道和他说了,他会不会觉得她不检点,勾引了他弟弟,可是不说,她又该怎么办?“子宁,你……觉不觉得你弟弟有点儿不对劲儿?”

    莫子宁微微一愣,眼中闪过沉思,难道钱妙音发现莫子航对她的感情了?“发生什么事儿了?”

    钱妙音看着莫子宁欲言又止,这话该怎么说,难道告诉他,他弟弟对她告白了?“你……你和莫子航的感情怎么样?”

    “他是我看着长大的,可以说,他的教育一直都是我着手的。”莫子宁平静的额说到。

    钱妙音傻眼,莫子宁这样的人,能亲自督促莫子航的学业,那应该是很喜欢这个弟弟吧……莫子航这个混蛋也太可恶了,他怎么可以这么对莫子宁,如果莫子宁知道自己疼爱的弟弟竟然打算挖他墙角会不会很伤心?钱妙音纠结“你们莫家这么有钱,兄弟姐妹争夺家产一定狠残酷吧?”钱妙音旁敲侧击。

    莫子宁定定的看着钱妙音,虽然她的话东一榔头西一棒槌,但是以他的聪明才智还是明白她华话里的意思了。莫子宁叹息一声,将钱妙音抱到腿上“我们莫家的男孩子都很有出息,一般情况下自己赚的钱就够用了,接手家族是责任,还不如自己赚自己花来的自由,所以,莫家从来也没有争家产一说,都是谁倒霉谁接手的。”

    莫子宁将钱妙音的头发理顺“所以莫家绝对不会发生争夺家产的事情。”

    钱妙音浑身一僵,也就是说,莫子航不是为了打击报复莫子宁才找上的她……

    莫子宁心疼的在钱妙音头顶轻轻印了一吻“你发现了?”

    “什么?”钱妙音茫然的抬头。

    “你发现子航对你的感情了?”莫子宁叹息,这件事让她为难了么?看到她这样,莫子宁多希望,她是那种会为了这种事沾沾自喜的女人啊,至少,她不会因为别人的爱慕儿皱眉。他心疼的吻了吻她微皱的眉头,还温柔的蹭了蹭,用温暖的唇抚平了她的眉心。

    “我……”钱妙音被莫子宁的举动弄得有点羞愧“可能是我的举动给了他错误信息……”

    “什么举动?”莫子宁疑惑,钱妙音看起来根本就不是这样的人啊。

    钱妙音有点儿尴尬,就把没赵飘飘找她爬东灵山同归于尽的事儿说了。莫子宁脸色一变,钱妙音心虚的向后躲了躲,他……他生气了么?

    “你的脑子呢?那女人那么危险,还诡异的叫你去爬东灵山,你就感觉不到危险么?还有她要死就让她去,为什么要救她,你有没有考虑过万一你没抓住,子航也没及时把你拉上来,会有什么后果!”莫子宁从来没有冲钱妙音发过火,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他都是如沐春风的笑着,就连高霈霈的事儿他也是轻声细语的哄着钱妙音,这次竟然吼她。

    钱妙音傻傻的看着莫子宁,看着他铁青的脸,耳朵被他吼的嗡嗡作响,早就把莫子航什么的抛在脑后了,她委屈的抿起了唇,眼泪刷的一下落了下来“你……你吼我!”

    原本还气的要死的莫子宁瞬间慌了,他连忙伸手去擦钱妙音的泪水,可钱妙音气哼哼的扭过身不让他擦“你竟然吼我!我讨厌死你了!”说着就要从贵妃榻上跳下去。

    “我……我没有!”莫子宁连忙将她抱住“我不是有意的,就是太担心你了,一想到差点就失去你,还对此一无所知,我就怕死了。妙音,妙音,你别生气,我真的不是吼你,我只是在恨自己没保护好你!”

    “你恨你自己凭什么吼我啊,你这就是迁怒!”钱妙音眼泪一对儿一双的往下掉,冲着莫子宁大吼。

    “我真的没有!”莫子宁这个冤啊,钱妙音的泪水绞的他的心都要碎了,钱妙音就是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也没有哭过,可以见得,这眼泪对莫子宁来说多有杀伤力。

    “你有,你有,你就有!”钱妙音无理取闹的吼着,好吧,这可不是钱妙音太任性了,她这样的一面,可是除了莫子宁谁都没有资格见到的,可以说这是莫子宁的不幸,也是他的大幸。不幸是看着她哭,他的心都要疼死了。大幸的是,她将他当成了最亲近,最信任的人,才能如此肆无忌惮的对他撒娇。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