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林文学 >> 散文诗词 >> 正文 第620章:算算账4(书号:134697

正文 第620章:算算账4

作者:爷十三
    ,最快更新国民男神娶回家最新章节!第620章:算算账4

    从靳流年怀中出来,苏似锦将小锦年放在地上,牵着他的手,“宝贝,咋们洗脸去?”

    小锦年黑曜石的大眼睛闪烁闪烁的,笑眯眯的点头,“猫咪帮我洗?”

    “嗯,猫咪帮你洗。”

    一大一小两个牵着手往洗手间走去,靳流年看着她们的背影,无奈的笑,两人走到洗手间,彼此看着对方。

    小锦年装模作样的摸着小下巴,看着洗漱台上放好的漱口杯和挤好牙膏放在水杯上的牙刷,赞美,“爹地十项全能,相较之下,猫咪什么都不会。”

    这小子嫌弃的语气都带着软糯的萌。

    让人一点都生不起气来,苏似锦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宝贝,跟猫咪说说,我们家谁最大?”

    “爹地说猫咪最大。”

    苏似锦哭笑不得,摸摸他的脑袋,把漱口杯和牙刷递给他,“给你。”

    “谢谢猫咪,宝贝爱你。”接过洗漱用具,小锦年表白。

    每天,雷打不动,表白百次。

    大多是猫咪宝贝爱你,宝贝也爱你,宝贝最喜欢你,宝贝最最喜欢你。

    虽然知道小锦年说这句话说得就像是口头禅,但是苏似锦心里还是很高兴。

    怎么说呢,小锦年很聪慧,对很多小孩子的事情都不感兴趣,反之,对大人的事情挺感兴趣的。

    而且只需要稍微提点一下,他就明白了。

    迷之聪慧。

    小锦年刷完牙,匆匆跑到洗脸池边,搬来一个小板凳,踩上去给苏似锦放洗脸水,乖巧的样子非常惹人心疼。

    苏似锦走到他身后一把抱住他,“宝贝,你这么乖,妈咪越来越爱你,怎么办,想表白你。”

    小锦年一本正经的转过头来,捧起她的脸亲了一口,“猫咪,爹地说,你应该感谢他,所以你去表白爹地吧。”

    苏似锦:“……”

    小锦年伸手扯了扯她的衣袖,想了一会儿说,“猫咪,我有一个生日愿望,一直没实现呢。”

    “什么?”苏似锦瞬间上道。

    小锦年狡黠的黑曜石眼眸闪了闪,笑了起来,“我想要妹妹。”

    苏似锦:“……”

    母子两人洗好走出来,餐桌上已经放满了营养均衡的早餐,最开始靳流年还会以照看小孩子的方式给小锦年准备动物脸蛋模样的碗,后来发现,这小鬼一点都不喜欢,于是打那之后,就再也没有准备过。

    而是跟两人一样,用瓷碗。

    而小锦年适应得很好,反而不会去关注自己的碗。

    靳流年说他三岁了,得去上幼儿园,小锦年不高兴,跑去书房找来一本杂志,指着一篇文章告诉靳流年,“专家说了,让孩子玩一年上学是给孩子最好的礼物。”

    苏似锦没忍住,哈哈的笑了起来。

    靳流年微微挑眉,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儿子,“锦年,你是在跟爹地讨价还价吗?”

    小锦年怂怂的想,我说得也没错啊。

    于是正儿八经的说,“爹地,锦年不上学也能考一百分。”

    “所以……”

    “所以宝贝要在家里尽孝心,做二十四孝好儿子。”

    “噗……”苏似锦喝到嘴里的牛奶,差点喷出来,“二十四孝儿子,既然是二十四孝,让你去上学不正好?为什么不去?”

    小锦年埋着小脑袋戳着碗中的早餐,“幼儿园的小孩好烦,老是哭,还给我塞很多我不喜欢的东西,我讨厌。”

    苏似锦跟靳流年对视一眼,各自心里了然。

    估计是锦年的脸长得很好看,所以讨小孩喜欢,但是他不喜欢。

    靳流年想着,自己小时候也很讨厌,所以小锦年的心情也能理解,于是伸手摸摸他的脑袋,“那我们去美国上好吗?”

    小锦年闻言点点头,笑了起来,露出整齐的贝齿,萌人一脸血,“好。”

    小锦年在国内不上学这件事就被这么定下来了,两人回大院看望两边老人的时候,也说了这件事,两边的人都没反对。

    小锦年模样张开,确实越来越好看,这受到的骚扰自然也不会少,两家老人更多的是担心他安全,对于读书这种事,总觉得后期能补上,也并不那么重要。

    这想法简直深得小锦年的心。

    解决掉自己读书的事情,整个人都高兴了不少。

    ……

    苏子航掌掴欧阳瑜的事情,也很快被曝光出来,霍珏原本想要曝光的事情暂时搁置,也让报社的人不着急曝光,等看看这件事情的后续。

    苏子航当着采访者的面,讥讽又无趣的说欧阳瑜是个表里不一的伪君子,作为军人,她这种穿上军装的人,简直有辱军装两个字。

    这样的人穿上军装,带来的也只是对国家对侮辱而已。

    没有一点军人的职业操守,简直蛇蝎心肠。

    苏子航说话一点都不带客气,反而很是嘲讽,他每一个标点符号都在讽刺欧阳瑜的不可理喻。欧阳诺站出来为自己丈夫说话。

    欧阳诺说,来到欧阳家多年,从未想过争夺欧阳家的一分一毫,但是欧阳瑜一直都觉得她对欧阳家有所图。

    欧阳瑜名声一下子就烂了,人设也完全蹦跶,不仅如此。

    霍珏的第二轮攻击也发到了网上,还是挂着大V的新青年报刊,这家刊物的阅读之高,关中之广,几乎在曝光的那一瞬间,欧阳瑜不仅仅是人设崩塌,更为重要的一点是,她做人几乎没有什么底线让热觉得她配不上军人二字。

    雪上加霜的是,徐笑笑的上述书,对欧阳瑜的各项指控成立,卸除欧阳瑜文职部副部长的位置,但凡欧阳瑜待过的地方,全部清换办公室相关人员。

    那一瞬间,网络可谓是热闹,欧阳瑜短短一个小时的时间,身败名裂。

    而且相当的惨重。

    这瞬间而来的变故让欧阳瑜整个人都处在一种难以置信的变故里,欧阳瑜甚至不敢出门,因为外界无数的声音说着让她脱下军服,滚出军政界,她这样的社会毒瘤,简直是害人害己毫无人性可言的畜生。

    欧阳瑜的第一个求救电话是打给欧阳羡的,但是欧阳羡根本没接,直接挂上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