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我不是一般的萤火虫,我是铁头虫啊

作者:聿天
    原来是让我指点琴技啊……

    杨尚荆看着仙儿的不行不行的茗烟姑娘,陷入了大波的沉思之中。

    琴棋书画什么的,原来那个杨戬那是妥妥的大拿,然而他现在……能写好台阁体的字儿,都要感谢这具身体的肌肉记忆,其他的想都不敢想啊,毕竟脑子里的东西,现在就和翻书查百度差不多,能查到不代表能熟练运用啊。

    要不说他和这帮勋贵对胃口嘛,他现在这个状态,还真是喜欢玉人吹箫比喜欢玉人抚琴多一些。

    眼看着面前这只黑夜中的萤火虫并不鸟自己,依旧还沉醉在黑夜的大波之中,茗烟姑娘的脸色就有些不好看了,于是她决定给自己加一注,顺便给杨尚荆推到坑里:“久闻顺天府远来行商多有傲气,看不起我们这些留都之人,难不成杨公子也和那些商贾之流一般?”

    于是看了这个坑之后,杨尚荆整个人都惊了,这简直是把自己和在场所有的南京勋贵对立起来了。

    毕竟北京从“行在”升格成京师,也就是正统六年的事儿,还是十一月份的事儿,到现在连三年都不满,但是北京四九城的老少爷们儿一个个地可都抖起来了,行商啥的来了南京,那叫一个傲气,然而南京城原来可是太祖定都的地方,当然……当然就要刚正面儿了。

    另一个影响就是这些留守南京,没有跟去北京的勋贵了,平白就在法理上矮了一点儿,谁不气?

    看着在场所有勋贵们看杨尚荆的眼神有点儿不对了,看着杨尚荆自己的脸色也有点儿不对了,这个茗烟姑娘的心里就是一阵得意,心说你就一黑夜中的萤火虫,本姑娘可是营造黑夜的人物,拿捏你一下还不是轻松?

    然而吧,萤火虫也分很多种,最常见的那种一巴掌就能攥死的是一种,还有一种叫铁头虫,脑袋贼硬的那种,敢和重巡洋舰硬刚正面的驱逐舰,杨尚荆当然知道明代的青楼歌妓不知道这事儿,但这不影响他让她提升一下自己的姿势水平。

    所以他站了起来,脸上的表情没有傲然,也没有愤慨,而是充斥着无语:“茗烟姑娘是吧?”

    也不等茗烟姑娘说话,就听他继续说道:“琴棋书画之类的,我这个好歹做过翰林的,多少是明白一些,就好像对人心的把握,你这个做着清倌人、被青楼楚馆着力培育的歌女多少明白些一样,但是呢,你明显还太年轻,没有弄明白这个概念。”

    摇了摇头,杨尚荆目光扫视在场所有的勋贵,一边儿走着一边儿说道:“看着这么多大人物捧着你、哄着你、惯着你,你这是内心膨胀,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几斤几两了,不管对着什么人,你是什么话都敢往外说了,对吧?”

    来到茗烟姑娘身前,杨尚荆低着头,脸几乎贴到了她的脸上,在她的耳边说着话:“可是呢,在座的这些人,哪怕没有办法继承爵位,一个个也是贵胄之后,国之栋梁,可你呢?不过是个青楼歌妓罢了,以后最好的结局,就是找个好人家嫁了,那句‘门前冷落鞍马稀,老大嫁作商人妇’说的就是你,在座的这些贵人,就是把你收进了后宅,也没有主妇的地位,滕妾什么地位,你应该知道吧,可你怎么就想不明白呢?”

    虽然是几乎贴在茗烟姑娘的耳边说的话,但他的声音却没有放低,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的:“在座儿的各位要么是心里空虚了,喜欢这个调调儿,要么是大人大量,不和你一般见识,这才让青楼的东家着力培养你这股子仙气儿,你怎么就自己演着演着,就演进去了?京师的蔡大家,比你有名儿吧?可是有什么用呢,到底还不是被一个没出手的金英吓得自己赎了身子,又卖身给了我?”

    这种玩COSPLAY最后把自己带进去的,简直神烦,说好听了叫有梦想,说不好听了那就是中二病发作,换成服务人民的艺术家还能让人惋惜一下,这种青楼之中卖笑的,还是歇了吧。

    徐尚庸听着这话,干咳了一声,站起身来:“尚荆兄,茗烟姑娘不过是个女子,还是不要见怪吧。”

    杨尚荆摇摇头,站直了身体,也不看这茗烟姑娘变得苍白的没有一点儿血色的脸庞,晃晃悠悠地往回走,边走边说:“若是平时,我自然不会和她说这些,但是我这刚刚贬官出京,就给我演了这么一出戏,这画舫,还真是个好地方啊。”

    反正他和金英啊、王振啊之类的内廷宦官的矛盾,已经没有任何调和的可能了,所以在这山高皇帝远的南京,他是可劲儿地喷,反正又没骂皇帝昏庸,还能跨省给他治罪不成?

    听了大茶壶报信儿,踩着三寸金莲跑过来,急了一脑门子汗的老鸨子正好这会儿赶了过来,脸上的粉底都有点儿花了,一听这话,连忙对这杨尚荆打躬作揖:“杨公子息怒,杨公子息怒,这茗烟啊,岁数还小着呢,不太懂得事体,您大人大量,饶了她这一回罢。”

    能做到老鸨子这个位置的,肯定不是演戏把自己演进去的,脑袋灵光着呢,一旦杨尚荆发了怒,这画舫身后的东家还能为了一个歌妓和杨尚荆起冲突不成?

    杨尚荆哑然失笑:“我生什么气呢,有了这么一节,她这个清倌人头牌是肯定当不下去了,只怕你们要趁着价码儿还高,找个人给她梳拢了吧?”

    第三产业从业人员如果名声臭了,怎么办?要么干脆隐退,要么麻溜趁着价好做一锤子买卖,然后去拍点十八叉的小电影糊口,从五百来年之后穿越过来的杨尚荆明白,这道理千百年都这德行,人类……他是不会进化的。

    老鸨子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显然是被点破了打算,行里就这个规矩,清倌人一旦破了身子,那和普通的姐儿也没差哪儿去了,毕竟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原装的才是最好的嘛。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