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林文学 >> 其他类型 >> 第十章比武(书号:141936

第十章比武

作者:疯狂的石头怪
    “十人敌?好大的口气,就怕到了校场连一个伙夫都打不过。”郭虔瑾冷笑道,说着便龙行虎步,带着李白进入了北庭城。

    北庭城很有地方特色,哪怕是在城中,都分布着大片的耕地,优点是就算来了敌人也能凭借这片耕地自给自足一段时间,不至于弹尽粮绝。

    缺点则是这么点粮食顶多也就能维持一万人所需,只能说是聊胜于无。

    此时的北庭城,放眼望去就何止数千人,街道上来来往往的各具特色的人摩肩接踵,刚进来没多久就进了西市。

    唐朝市坊相分,市就是商业区,设有专人管理,坊则是居民区,设有坊正带坊丁管理。

    木兰辞中曾说“东市买骏马,西市买鞍鞯,南市买辔头,北市买长鞭。”,其中的市就是这个了。

    按理说,唐朝的商业远不如其后坊市相隔的北宋发达。但是在这北庭城,由于其地利优势以及都护府的推动,商业已经兴盛到了极致。

    单看眼前这些西域各国的商人以及自内地源源不断运送出丝绸,茶叶等商品的内地商人就可见一斑。

    这倒并非是郭虔瑾是个重商主义者,而是不推动商业发展,北庭城就无法征收大量的商税来维持军队。

    北庭常驻军队一般不少于两万人,虽然朝廷每年都会拨给大量的补给财帛,都护郭虔瑾也为减少开支实行了屯田制,并且设立层层关卡收取商税,然而每年的军费仍然捉襟见肘。

    两万人乍一看似乎不多,但实际上整个西域中的规模较大的国家诸如疏勒,据《汉书·西域传》记载:“户千五百一十,口万八千六百四十七,胜兵二千人。”

    还有焉耆国,则为“户四千,口三万二千一百,胜兵六千人。”

    西域排的上号的大国尚且如此,其他小国更加不值一提。

    西域诸国虽然名义上是国,但实际上不过与古希腊的城邦类似,对他们而言,一支两万人的庞大军队足以称得上是无敌的军队,而且更别说这支军队还是唐朝的精锐府兵。

    府兵为职业军人,而且大唐并非承平已久,战事不断,军队战斗力仍旧维持在一个相当高的程度,只可惜随着连年征战,再加上所需控制的辽阔区域,唐军在这个地区的兵力仍然捉襟见肘。

    西域的汉人实在是太少了,每一个都很金贵,哪怕是内地来的囚徒,在这里都属于不错的兵员了。

    现代人都觉得华夏古代就靠人海战术称雄,实际上这是一种错误的观点,比如说唐朝最有名的玄甲精骑,人马具状,是世界上最早大规模使用马镫,将冲击骑兵用于实战的朝代。

    这样强大的骑兵比一直为人称道的欧洲三大骑士团圣殿,医院以及条顿早了六七百年的时间,其装备也要精良许多,战斗力自然更加毋庸置疑。

    穿过西市,便来到了城中的校场,北庭的校场毗邻都护府,这个年头还没有什么市中心的概念,将校场安置到城内实属很稀松平常的事情。

    来到校场,喊杀声震天。

    上千名士兵在校场训练着,有拎石锁的,有端枪突刺的,有练横刀的,有在队正,火头指挥下操演军阵的,烈日炎炎下,士兵们汗如雨下,雄性荷尔蒙在空气中发酵着,使人油然而生一种热血澎湃的感觉。

    “把你们旅帅叫过来。”郭虔瑾招呼来了一个队正,对他说道。

    他又回过头对李白道:“别说某家欺负你,既然你说能敌十人,那便在某家这一千汉子里任意挑上十个,哪怕是最弱的,只要你能赢,便给你一队正的职位又如何。”

    队正虽然不入品级,但已能掌五十人,相当于排长,直接从连正兵都不是的民夫提拔到队正,已经是破格提拔了。

    李白皱了皱眉,他说的十人敌若是对付十个校园混混之流自然手到擒来,但要面对这些个个不弱的凶悍唐军,就有些难度了。

    “如果输了呢?”李白倒也不觉得未战先言败丢人,直言不讳道。

    只见郭虔瑾露出了一丝冷笑:“倘若不能……呵呵,哪怕你是两家子也要给某乖乖滚去修长城!”

    “可以。”李白点了点头,“不过我不自己选,也不会选最弱的,待会儿等旅帅来了,让他随便指十人即可。”

    郭虔瑾哼了一声,未置可否地等在原地,不多时一个赤着上半身的精壮汉子便大步走来:“都督有何吩咐?”

    “随便选十个人,教训教训这个小子。”郭虔瑾眼皮都没台,立在那里仿佛一颗青松,扎根于地下,自始至终好像就没动过分毫。

    旅帅微怔,随即道:“是。”

    随即便见他回身随手指了个火头道:“张启良,叫上刘文冲带你们的人过来,和这位......小兄弟较量较量。”

    那火头膀大腰圆,身量极高接近两米,原本正在默默地举着石锁,闻言招呼了一个同伴便大步走来,庞大的身躯遮出了一片阴影,简直宛如小巨人一般。

    郭虔瑾面露幸灾乐祸之色,冷笑道:“小子,假如后悔了现在说还来得及。”

    李白感觉压力不小,但是想到自己将进酒的威力,终究暗松了一口气——应该能赢。

    “旅帅,某来了。”张启良站定在旅帅的面前,倒没认出郭虔瑾,瓮声瓮气道。

    他的同伴刘文冲同样也是一个壮汉,沉默寡言,只是站在张启良身边也不说话。这刘文冲身量也有一米八以上,只是没有张启良那么丧心病狂,两人站在一起,就显得有些矮小了。

    “让你叫上你们的人,没听懂吗?”旅帅训斥道。

    张启良挠了挠头:“旅帅未免太欺负人,郎君年少,某二人来本就以大欺小,怎么还能再加上手底下的弟兄?”

    旅帅无语,暗骂自己不该手贱点了这么个夯货,偷瞥了郭虔瑾一眼,见他仍然面无表情,有些提心吊胆道:“你这夯(hang)货,这是命令,哪容得你推三阻四。”

    张启良认真道:“又没打仗,某又非你执衣,这事又不是你说啥某就要干啥?”

    旅帅想骂街了......

    李白在一旁倒是看得兴致盎然,唐朝风气相对开放,这个时代的汉人脊梁是直的,据说普通人见到皇帝都能自称‘吾’‘某’,上朝也有座位,不像后世明清,只能跪着。

    却听到郭虔瑾突然道:“也罢,先让他们跟这位郎君过过招吧,倘若输了,也没必要再继续比下去了。”

    张启良不认得郭虔瑾,刚想推脱,就看到自己的同伴刘文冲拉了他一把道:“郎君小心些,咱们点到为止。”

    说着率先一拳砸出,李白见对方赤手空拳,也解下背负的青钢剑,丢给郭虔瑾,随即直接大步迎上,跟着就是一记鞭腿将对方抽退。

    刘文冲面色微变,他刚才虽然留手了,但他也能看出对方明显也是留手了,就凭对方这一记鞭腿所展现出的力量就颇为不凡。

    “得罪了。”他大喝一声,再度飞身扑上,一双铁拳虽然朴实无华但却力大势沉,哪怕是李白也要赞叹对方实力不凡,搁到现世怕是能轻易横扫十来个地痞流氓。

    只可惜李白的拳法远比对方更加高明!

    只见两人顷刻间斗在一团,然而紧跟着便听到一声闷响,两人错身而开,刘文冲居然仍是怔怔地立在原地,片刻后才恍然道:“郎君拳法当真高明,可有名字?”

    “侠客行。”李白道。

    “好名字。”

    “侠客行?不过是技击之术。”郭虔瑾冷哼了一声,侠以武犯禁,他对所谓侠客的观感明显一般。

    此时,直播间里又沸腾了,这么短短一瞬间的交手,可没慢镜头回放,绝大多数观众根本没看清究竟发生了什么。

    却在此时,张启良道:“郎君好俊的功夫,某张启良愿领教郎君高招。”

    李白点了点头,凝重道:“请赐教。”

    他能看出这个小巨人的实力远比刘文冲强出一大截,唯一的弱点是不够敏捷,但若是上了战场,这样的巨汉身披重甲,才是真正的强悍。

    可惜论单打独斗,赤手空拳,对方还真不一定是李白的对手。

    比斗从一开始便陷入了僵持,李白凭借灵敏的身手不断地寻找着对方的弱点,而张启良又凭借着自身强大的身体素质稳固防守,很少出拳,但一出拳便直指要害。

    李白暗赞了一声对方外表下隐藏的智慧,从一开始便能找准自己的定位,采取最有利的战斗方式——他一拳打在对方身上,对方不痛不痒,但张启良一拳打在自己身上,他立刻便要失去战斗力。

    就像游戏中ADC固然能把战士风筝到死,但若让战士找到机会,一套秒掉AD也是轻轻松松。

    最终的结果是李白险胜一招,一拳击在对方腹部,暗运了筑基阶段凝成的真气,伤到了对方才总算是结束了战斗。

    旅帅面色难看道:“还不赶紧叫你们的人过来?”

    “不用了。张启良有十人敌的实力,你能败他,实力还是有些的。”郭虔瑾看向了李白道,“只不过技击之术不擅沙场,你以后好自为之。”

    “谢都护,小子受教了。”李白点了点头,筑基拳法明显不擅长沙场,单打独斗与军阵杀伐差别可大了去了。

    “其实你不是第一个主动要求来守长城的人。”郭虔瑾突然道。

    “还有其他人?”李白微微蹙眉,他对王者荣耀的背景故事大致清楚,但是许多细节仍然一知半解,毕竟好几十位英雄,一一看下去恐怕得猴年马月。

    “你会见到她的。”郭虔瑾笑着摇了摇头,挥手示意道,“你且下去吧,明日军中点卯,你记得准时到,军中有队新到的囚卒,你明日领了人,便自去长城赴任吧。”

    “委任状......哦不,告身呢?还有咱这也不发套装备?就让我穿这身入伍了?”

    “你一小小队正还想要告身?做梦呢吧你,待会我会派人带你去找个住所,顺带给你送副盔甲。”

    李白有些尴尬地笑了笑。

    “你还有机会考虑清楚,一旦接了军令,便是我手底下的兵,若是临阵脱逃——呵呵。”

    李白心头一冷,点了点头:“是。”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