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林文学 >> 其他类型 >> 29 交易(书号:142628

29 交易

作者:加斯特斯.QD
    于泽愣了,灰暗的眼珠动了一下,不可置信的问道:“你帮我?”发泄之后,于泽那颗充满憎恨的脑袋冷静了下来。

    虽然不知道他这个表弟到底是怎么了,看起来似乎和记忆中的于小白完全不同,但那颗已经稀碎的心却剧烈跳动起来。

    “不,你自己来。”

    “我自己来?我这样怎么他马的自己来?”一听这话,于泽一口气吐出,差点没被再起燃烧的怒火给烧死。

    于小白全然不在意于泽的表情,反而悠悠的说道:“怒火让你失去理智,那么,最后一次问你。你想要报仇吗?”

    于泽瞪着吃人的目光死死的看着于小白,而恶狠狠的说道:“想!想!我他马想的要疯了!你告诉我,怎么!他马的!我自己!去报仇?”

    “那么,来交易吧。”于小白睁大眼睛,看向于泽的眼睛,如此说道。

    “好漂亮的眼睛。”于泽的脑子里回荡着最后一个念头。

    ·····

    “听说了吗?南方那边有几十个人被人当街砍断手脚,血流了一地,也不知道死了几个。”

    “废话,都知道了,我那闺女当时就在一旁,都吓傻了,据说是一个人追着他们几十个人砍,真他么猛。”

    “胡扯吧?一个人?拍电影呢····”

    “你也听说了?南方真可怕啊,外国人那么多,听说还有老外当街想要强X女的。”

    “这事儿都上新闻了,得,我家那崽子还想报那边大学,现在我就让他看看,这世道多乱。”

    零零总总,在这科技年代,屁大的事儿瞬间传遍全国,哪怕远在千里之外的北方也依旧如发生在家门口一般,耳熟能详。

    于小白一脸淡然,似乎完全不受影响,专门的配着王芸逛街,看着那依偎在他身边的女子,露出的幸福微笑,情不自禁的摸了摸她的头发。

    “这种感觉似乎也不错。”明明身体并没有出现那种想把她按在某处冲刺的想法,可这种淡淡的,如初生阳光般的温暖依旧温暖着于小白的心。

    他不由得有些怀疑,自己之前的想法。

    莫非,人类,并非只是被本能支配的动物?为何作为恶魔的他也有些不舍推开这个明显碍手碍脚的女人?

    “爱情?”摇了摇头,随口吃掉王芸递过来的丸子,于小白感受了一下第一位“顾客”的情况。

    生命力依旧旺盛,如当空烈日,于小白却知道,这只不过是昙花一现,被交易掉五十年寿命的于泽,在于小白的恶魔之血的催动下依旧陷入疯狂,遵循本能的活着,剩下的寿命也不过寥寥一个月有余。

    那天的于泽是如此的疯狂。

    “交易?可以!拿走我所有的一切!你要什么?”

    “你的寿命。”

    “寿命?寿命!拿走!我只要报仇!像狗一样的活着,我不稀罕!”

    而于小白则付出了一点微不足道的恶魔之血,原本起码有七十年寿命的于泽,被于小白拿走了五十年,又在恶魔之血的催化下,几乎激发了所有的潜能。

    也消耗了为数不多的寿命。

    潜能之下,于泽完美的控制了整个身躯,那原本缓慢愈合的伤口在他的控制下飞速愈合,断掉的手筋脚筋也如壁虎尾巴一般涨了出来,如同呼吸一般。

    潜能被于泽掌握后,完全可以自由控制身躯的每一寸肌肉,筋骨,乃至细胞,若是平时不主动控制又能转化成本能,自由运转。

    人的潜力隐藏在瘦弱的身躯内,一旦被人掌握,滥用之下只能迈向深渊。于泽就是很好的例子,也不知道他是如何的疯狂,那剩余的二十年寿命就在这短短几天内被挥霍的只剩下一个月,可想他心中的恨又有多恨。

    “管他呢。”于小白毫不在意,本来看他是自己的堂兄份上,留他二十年寿命,如今于泽自愿作死,又怪得了谁。

    “这次交易很成功。”于小白总结着这次的交易:“五十年的寿命,即可做为商品再次交易,也可以自己使用。”摇了摇头,于小白打消自己使用的冲动,毕竟做为恶魔而言,理论上能活的很久,久到一个朝代的兴衰却无法在于小白身上留下痕迹。

    “不过,大头还是不错的。”真正对恶魔有价值的是于泽那团几乎凝结成实质的恨欲。

    恶魔以血肉为食,以**为补。

    血肉强壮恶魔的身躯,**则强壮恶魔的灵魂。

    无论是色·欲,贪·欲,恨·欲还是恶·欲都是恶魔的最爱,仅仅是于泽一个人的恨·欲就保证了于小白几乎半年的口粮。

    只是,身处在这**的都市之中,大把大把**的引诱下,于小白又怎么会抠搜搜的把这当成宝?一口吞下,全力消化也不过一个星期的量而已。

    吞下这团恨·欲,有些撑的于小白原想在人类时的落脚处慢慢消化,却不想这个女人竟然找上门来,胡搅蛮缠之下,自己堂堂一个平等魔不知道怎么想的!同意和她逛街!逛街!

    堂堂一个平等魔怎么会屈服在一个女人之下!

    “小白!我们去看电影吧。”王芸指着新贴出来的电影海报,上面的男子一脸忧郁,唏嘘的胡渣子配着手中的那一杯酒甚是迷人。

    “好啊好啊。”前一刻还在不屑这愚蠢的女人是如此的幼稚,下一刻就被拉扯着碰到的柔软给征服。

    “该死!平等魔也会喜欢女人?!”

    吃喝,玩乐,一个羞涩的吻别下,王芸坐上一条黑色轿车消失在车流之中。

    于小白无神的坐在沙发之上,背靠枕头,脚放在茶几之下,那种魂牵梦绕的感觉明明只要自己愿意,就能像赶苍蝇一样灭去,可于小白却不愿不舍,品味着这种让他能感到热血的美妙。

    还有那一个吻别。

    “人类啊,没有完全转化成功吗?”于小白愣愣的摸着嘴角处,那里有个女子碰过。

    “叮叮叮····”几次的响声,才把于小白拉回神,一种叫做手机的东西出现在他的脑海中,似乎这种东西的存在已经很久很久了,久到自己差点都忘记它的存在。

    “谁?”来不及思考为何自己会这种奇怪念头的于小白有心笨拙的接起电话来。

    “小白么?我是你婶婶。”电话那头,不安的话语传出。

    于小白眉头一挑,于泽的母亲?怎么这个时候给他打电话?难道她知道了?不可能!于小白和于泽的交易可是签订了属于平等魔的契约的,实力只要不超过于小白,于泽根本无法升起反抗的心。

    “你说。”

    “阿泽打电话回来了,呜呜。”那头又开始了日常哭泣,于小白耐心等听了将近五分钟的哭声,这才听到所谓的婶婶继续说道:“他已经在国外开了公司,我现在已经把房子给卖了,准备去一起去生活。”

    顿了顿,婶婶有些遮掩的继续说道:“他说他欠你很多钱,我已经取出来了,你看什么时候过来拿一下。”

    “哦,不用,你留着养老吧!”于小白对这个婶婶有些看不上,小气,抠门,占便宜,似乎就是这位婶婶的标签,据说当年率先与他们家断绝来往的就有这位婶婶的身影。若不是自己小的时候和白泽能玩在一起,说不定两家早就断绝来往。

    可谁曾想,命运还是把两家联系到一起,于小白的父亲搬来这座城市不久,于泽一家也随后到来,据说做生意赔的精光,躲债来了。

    这才有了以后于小白被各种债务缠身。

    “你怎么说话了!要不是我家于泽心善,第一时间想到了你,哼。”

    于小白轻蔑一笑,不接话茬问道:“我那阿泽哥呢?好久不见,听说他不是出意外了吗?”

    “啊··早就好了,现在都到国外当大老板了。不说了,既然你不要,那我可就不推辞了,这可是你自己不要的,我录音了···”喋喋不休的婶婶还在说话,于小白那边却挂了电话。

    看来这于泽已经找好了退路,剩下的也就不归于小白操心了。

    毕竟,在于小白的眼力于泽已经是一个死人了,虽然这是一个能为自己操办后事的死人。

    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