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林文学 >> 散文诗词 >> 238:北京城!我回来了!(书号:142630

238:北京城!我回来了!

作者:加加蛋
    ,最快更新倘若不曾爱过你最新章节!夜里,我和米露到了机场,我们要回国了。

    送我们到机场的只有朴俊和唐玲,唐玲的乖巧配上朴俊的高大帅气,倒是般配的很,据说他们二人已经订了婚。

    朴俊因为这桩婚事吃尽了苦头,让朴俊怎么都没想到的是,唐玲拒绝和朴俊成婚,也不是因为不喜欢朴俊,而是唐玲一直对苦苦等朴俊十年怀恨于心,说是如果朴俊真的爱唐玲,那便让朴俊再等唐玲十年。

    据说,朴俊听完唐玲的决心,脸吓了个煞白。

    后来朴俊才明白,这是米露的主意,说是婚前要好好教训这朴俊一番,免得他婚后变了脸,在外面沾花惹草。

    其实就是一个玩笑,朴俊的人品谁都是可以认可的,坦坦荡荡可称得这“男子汉”,拿得起唐玲的感情,也放得下苦追十年米露的这段单思恋。

    在彼此挥手道别之际,我猛地想起和唐玲最初的袭胸误会,我把早就准备好的U盘拿出来,朝朴俊丢了过去,扬声道:“朴俊,别生气,我不是故意的,如果不是我,你媳妇就毁容啦!”

    这U盘是我临走时拜托酒店人员帮我调出来的监控录像,这个录像可以还我这一清白,至少我是好心扶唐玲,并非有意袭胸。

    当时,朴俊一脸懵逼的捧着U盘,想不通之后又将那不明所以的目光投向我,希望我可以说明白一些。

    我犹豫了一番,觉得还是逃走的好,不管怎么说,摸了人家唐玲的酥.胸,理亏在先,至于什么毁容之谈都是后话了。

    估计朴俊和唐玲都好奇,在我走后就近在机场找了一台电脑,上了飞机,在我即将关掉手机的时候,刚巧震出一条朴俊的短信。

    马清,你不得好死!

    我傻笑,脑海中情不自禁的浮现朴俊脸红脖子粗的模样,我回了一句,关机了。

    他秒回我一句:注意安全,如果有什么我能帮上忙,尽可给我打电话。

    而后,我关了机,不禁觉得这次韩国没白来,因为米露,我认同了朴俊,而朴俊也同样因为米露,也认同了我。

    我和朴俊,成为了真正的朋友。

    ……

    上了飞机,米露那总裁的架子也放了下来,轻轻的将冰凉的玉手伸进我的手心,而我自然的与她十指交错而握。

    “马清!”

    “我累了,到了北京再叫我。”

    说完,她将眼罩落了下来,白嫩的颈子咽了一下,睡了。

    因为米露没有靠着我的肩膀睡,而感到少许的失落,米露骨子里的傲是不准许她依靠别人的,就算是我,也仅仅是在没有人的时候,才可以得到她一丝的依赖。

    正如此时此刻,我们十指交错而握。

    ……

    两个小时后,飞机穿过云霄,下面整个被灯火笼罩的北京城显露出来,不禁就连我的心也跟着亮了起来。

    我以最轻柔的方式唤醒了米露,米露轻轻皱了皱眉,然后缓缓睁开冰眸子,可能我唤醒她的方式让她感到舒适,睁开美眸那一瞬间真的美到爆,冷眸子掺杂着浓浓的满足感是我从未见过的。

    原来,米露有很多美丽的一面没有展现给我看。

    而后,那美感立即让米露收回,她松开我的手,冷漠的道了一句,“走吧。”

    只要不是较为私人的场合,她不准许她自己像其他女孩子一样,黏在男友身上不放,更多的她还是喜欢表现出职场上的成熟。

    我们下了飞机,顿时一股国内的清新扑鼻而来,彻彻底底的打开了我的心扉,心口都亮的通透,清爽无比。

    走出机场,我一眼就看到了裴婕,她焦急的踮着脚尖,朝我们这边的人群眺望着,美眸之中满满的激动,那抿着紧紧的唇似乎连呼吸都不敢,生怕错过了我的身影。

    我是最早发现她的,等她发现我的时候,那时的我早就笑开了花,离得远虽然听不到裴婕在说什么,不过看着她的口型,好像是应该嘟囔着一句,“妈的,想死老娘了。”

    而后,她像一个大飞机一样,张着臂膀,嗡嗡嗡的扑了过来……

    还是那种默契的拥抱,她手臂死死的搂着我的脖子,将那对儿玉.峰怼在我的胸口上,而我则自然的拖着她的屁股,让她可以顺利的盘在我腰间。

    这时,我最害怕的就是米露生气走开,好在米露给了面子,驻足在原地,看着我们暧昧也不知道生没生气,反正就是那样不冷不热不咸不淡的。

    裴婕搂了我一会儿,便缩回头,媚感十足的端详着我,她在我脸上找了老半天,嘟囔了一句,“老公,你好像变帅了,英气了不少,但你好像……”

    听到这儿,我心里闪了一下,因为唐玲也是这般说过我,她说我少了些什么,这次裴婕有这样说,我有些焦急,抱着试试看的态度焦急的问米露,“我好想怎么了?”

    裴婕疑惑的看了看我,最后抿了抿唇,可爱的摇了摇头,对我说没什么,是她多虑了。

    而后,裴婕提防了一样露露,想说什么,但张开了嘴,又没说什么。

    出了机场,人流太多,我便带上了墨镜,毕竟有了些名气,不能太过于张扬,惹眼对身边的米露和裴婕影响都不好,尤其是米露,最烦的就是糟乱,要是有狗仔队跟着她,估计第二天就得灭了狗仔队的全员。

    可就在我刚戴上眼镜,一辆超跑横在我的身前,如果不是我停的即使,这车就得碾着我脚过去,这也让我顿时有些火大,想知道这位车主到底是什么意思。

    有趣的是,这位车主我居然认得,她是闯凤的哥哥,如果我记得没错,他叫闯学武,上次我遭到娱乐圈封杀,闯凤带我去找她哥哥,遇到了便是裴婕香艳的坐在他大腿上。

    如今想来,多亏那天我去了,不然的话,我的裴婕难免会为我走弯路,那种她没脸面对我,我没法面对她,而又不能彼此相互记恨的结果,会让我心痛这一辈子。

    我戴着墨镜,他没认出来是我,下车后便不屑的看了我一眼,转头对我身边的裴婕道,“婕婕,你都躲快俩月了,就为了这小白脸?”

    听到这句话,再看裴婕,我是又爱又恨,爱她在我出国躲这渣男两个月,恨她跟我跨国联系这么久,却丝毫不提这档事。

    这时的我,已经不需要女人替我出头了,还不等裴婕讲话,我便把她揽到我身后,给她一种被保护的感觉。

    “行了,我可不知道裴婕有你这样的弟弟。”我不耐烦的打发着闯学武。

    闯学武见我讲话,不屑的撇嘴一笑,“谁告诉你我是她弟弟的?”

    我装傻,看了一眼裴婕,讥讽道:“刚才是你自己叫裴婕一声‘姐姐’的啊。”

    “我去你麻痹的!”闯学武反应过来我在戏耍他,当下就指着我的鼻子破口大骂,“你特妈的是不是想死,知道不知道我是……”

    现在的我,已经容不得别人用指尖指着我了,在他伸出手的那一刻,我猛的将他手指折弯,他疼得身体一歪,老腰扭了个U字形,顺势的,我另一只手按在他的头上,猛劲儿的朝超跑的车盖上灌区……

    与此同时,我伸出脚,轻挑他的腿,他整个人就横在了空中,最后他整张的面门重重的拍在车盖上,而且还弹了了下,力量不小。

    整个过程快的他连惨叫的机会都没有,直接捂着脸晕乎乎的原地打晃。

    裴婕在一旁看在眼里,目瞪口呆,小口张了个老大,久久的对我说不出话来,直到我们走出老远,裴婕才缓过神的问我一句,

    “老公,你这功夫跟谁学的?”

    这件事一句话两句话解释不清,索性我就释然的笑了笑,轻拍裴婕Q弹的臀部,丢下身后还在原地打晃的闯学武。

    因为闯凤的关系,我还是没忍心对他下重手,如果用了“意”,全力灌下去的话,估计他整个头都得嵌进车里面,虽不致命,但那张脸是肯定废了。

    而后就是最尴尬的了,那就是今天晚上我要去哪里休息的问题了,裴婕来接我理应去裴婕的帝豪酒店,但又放不下米露自己独守空房。

    就在气氛即将陷入尴尬的时候,米露瞪了我一眼,平静的对裴婕道:“裴婕,把你这车钥匙给我。”

    裴婕有些疑惑,但还是乖乖的将车钥匙递到米露的手上,米露收过车钥匙独自进了驾驶位,打开车窗冰冷的丢给我一句,“时间还好,秋天应该没睡。”

    说罢,就在车窗缓缓将米露淹没的那一刻,米露又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然后便是暴躁的一脚油门,轰向了远方。

    因为没了车,我和裴婕就打车朝帝豪酒店驶去,也不知怎的,米露这一走,裴婕再看我的眼神就变了,身体也砰砰擦擦。

    直到回到帝豪酒店,就在我刚关上房门的那一刻,裴婕翻身搂住我的脖子狠狠的亲了过来,那重重的呼吸,那“嗯嗯啊啊”的吻声,让我顿时失去了理智……

    这才让我意识到,自从出国,我就一直没有性生活,估计这妮子也是一样,苦苦在国内等了我这么久。

    PS:今天跑了趟医院,明日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