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林文学 >> 散文诗词 >> 正文 第七十八章 你不怕吗(书号:142631

正文 第七十八章 你不怕吗

作者:珊珊不迟
    ,最快更新惊世嫡女:医妃不好惹最新章节!苏沐歌回到桃花院才将两张猎会的帖子拿了出来放在桌上。

    乍一看两张帖子并没有什么区别,但细看,发现帖子的右下角镶嵌的花,却不一样。

    林夫人给她的帖子上是一朵金色的牡丹花,而宫里那小宫女给她的帖子上却是一朵月白色的兰花。

    “小姐,这可是猎会的帖子?”

    月如端着茶水进屋看见桌子的帖子惊喜道。

    “你认得?”

    月如点点头。“奴婢前两天见着二小姐院子里的玉儿拿出来显摆,这才知道的。小姐,奴婢听玉儿说这猎会的帖子极为难得,能去参加的几乎都是京里的大官和世家贵门。”

    苏沐歌不以为意的给自己倒了杯茶。“这猎会就是去打猎了?”

    “也不全是,好些夫人小姐们不喜欢跑跑跳跳的,就聚在一块儿赏景,聊天什么的。”

    说白了就是一场隐晦的相亲大会。

    “小姐,到时候你和夫人可要好好的装扮一番可不能让人给比了去!”

    苏沐歌看月如就差没用鼻子哼出气的模样觉得有些好笑。

    猎会在下个月初举行,也就是十天后,她娘那边要不要去还要看她自己决定,至于她,到时候再说吧。

    在泡了三天的药浴后,夏侯睿身上的毒虽然没有减少,但精神明显却好了些。

    苏沐歌从药箱拿出银针包回身看向夏侯睿,而整整三天的时间,陈院判的身体还没有好全,所以接下来的治疗也只有苏沐歌一人进行。

    “还请皇上将上身的衣物褪去,臣女好给皇上施针。”

    易公公闻言上前帮夏侯睿把上衣给褪了。

    “针扎进去时会有些微酸胀的感觉,皇上一定要放轻松不要紧张。”

    夏侯睿听着她那诱哄孩子似的语气有些好笑。“好,朕一定不紧张。”

    “臣女给皇上扎针是为了将皇上体内的毒素逼到双脚,虽然在解毒之前皇上双脚会有些不适,但解毒后那种不适就会完全消失。”说话间,苏沐歌已经将手中的银针落下。

    夏侯睿只觉脖子上微微一痛,随即一种酸麻的感觉传来让他肌肉忍不住一紧。

    “皇上放轻松,很快这种不适感就会消失。”她的话轻柔却有力,夏侯睿缓缓的放轻自己的呼吸,果然感觉舒服了许多。

    皇上背对着苏沐歌看不见,但是站在一旁的易公公却清楚的看见苏沐歌用针的准确和娴熟,放眼整个楚国皇宫,精通银针之术的太医一个巴掌都数得过来,原来听说苏沐歌银针之术很厉害,他之前是不信的,但是现在他却不得不相信。

    不过须臾,夏侯睿背部就落满了银针。

    苏沐歌伸手擦了擦额前细密的汗珠。

    “唔……”

    苏沐歌刚转身,夏侯睿就痛苦的哼出声,身上的肌肉渐渐变得紧绷。

    “皇上,您怎么了?”易公公见情况不对,忙上前急问。“苏小姐,这,这针是不是扎错了?”

    苏沐歌沉眉。“易公公放心,皇上第一次用针将毒素从血骨里逼出来,难受是在所难免的。”

    “呃!”

    夏侯睿突然躬背,背上的银针从身上掉落,有些甚至更深的扎进肉里都弯曲了!

    “皇上!这,这可如何是好啊!”

    苏沐歌两步上前将夏侯睿身上的银针拔了出来,他的耐受力不够,扎针的时候只要一紧张就容易肌肉紧绷从而全身僵硬,这样一来不仅起不到治疗的效果,还可能导致患者气血逆行!

    银针拔出,因为刚才的挣扎夏侯睿背上被扎出了好几道血口子,鲜血沿着他的背部流出,看起来有些吓人。

    “皇上,皇上您不要吓老奴啊!”易公公急得眼圈都红了,看向苏沐歌的眼神也多了一抹恼怒。

    “苏小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沐歌皱眉搓揉着夏侯睿的大椎穴,过了好一会儿夏侯睿的意识才渐渐清醒过来。

    易公公忙扶着他靠在软枕上。

    夏侯睿挣扎,锐利的视线落在苏沐歌身上。

    苏沐歌感觉到他的视线,双唇紧抿到床前跪下。

    “苏沐歌,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谋害朕!”

    “臣女不敢。”

    “你不敢,那你刚才在做什么?!来人……”

    “皇上,晋王殿下求见。”

    夏侯睿话没说完,守门小太监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夏侯睿眸子眯了眯,冷冷的看了苏沐歌一眼。“让他进来。”

    “是。”

    夏侯墨刚才在门外就听见了夏侯睿的怒吼,他走进屋看了眼跪在地上的苏沐歌上前见礼。

    “父皇。”

    夏侯睿冷哼了声。“你来得到是及时!你可知刚才她差点要了朕的命!”他现在还清楚的记得刚才脑子突然一阵剧烈的晕眩是什么感觉,那种性命被人操控在手中,自己无能为力的感觉让夏侯睿大为光火!

    苏沐歌面不改色的抬起头直视夏侯睿的怒火。

    “臣女绝无谋害皇上之心,皇上刚才是因为身体出现了晕针的现象,其实也是因为皇上的身体太过虚弱。”

    “你的意思是,刚才朕差点背过气去,都是因为朕不中用了!?”苏沐歌的解释并没有让夏侯睿感觉消气。

    夏侯墨看了苏沐歌一眼,看她神色自如,到是淡定得很,难道她不知道惹怒皇上会有什么后果?还是说她觉得自己出现了就一定会救她?

    不知为何,后面这个认知让夏侯墨唇角微微勾了勾。

    “父皇,苏沐歌所言非虚。”

    听夏侯墨开口,夏侯睿将看向他。“朕还不知你何时还懂医了?”

    夏侯墨面色不变。“在顺阳府时儿臣不慎受伤,苏小姐亦是这般为儿臣医治的。”

    闻言,夏侯睿脸上的神色稍稍缓了些。

    “此话当真?”

    “真。”

    苏沐歌心里诧异,她什么时候在顺阳府给夏侯睿治病了?

    后来一想,可能是夏侯睿为了救她随口开脱的话,也就没再深想。

    “苏沐歌,因着晋王的原因,朕再相信你一次,若是……你敢有异心,朕定不会放过苏府满门!”夏侯睿浑浊的眸子充斥着阴鹜的冷光。

    苏沐歌袖中双手轻攥。“皇上,医者是为人看病的,不是神仙,他们医术手法再好也需要病人的配合。”

    “呵,还怪朕不配合你了?”

    苏沐歌低头不语。

    “你这丫头,胆子真是大得很呐!”

    一瞬间,苏沐歌感觉到屋子里的低气压消散了不少。

    “皇上若是一次受不了那么多针,臣女用少一些便是,只是这样一来治疗的时间就会更长一些。”

    “嗯。”夏侯睿沉沉的哼了声,当是应了。

    “起来吧。”

    “谢皇上。”

    “今天既然来了,就不要做无用功,重新开始吧。”

    夏侯墨走到一旁椅子坐下。苏沐歌起身打开药箱拿出棉布沾了酒精给夏侯睿擦拭染了血渍的后背。

    “皇上一定要放松,紧张只会继续晕针。”

    “朕知道了。”

    苏沐歌重新拿过银针消毒朝夏侯睿脖子上的穴位扎去。

    这次不知是有了心理准备,夏侯睿感觉没刚才那么难受了,苏沐歌也没有扎多,只落了三分之一的针就停手了。

    夏侯墨看着苏沐歌,觉得她这认真的小模样到是有几分趣味。

    直到最后一根银针落下,看夏侯睿并没有不良反应后,苏沐歌才暗自呼出一口气来。

    过了半个时辰后,苏沐歌才从养怡殿出来,呼吸到外面的空气,她都觉得是多么的万幸。

    “怎么,这就吓到了?”

    夏侯墨跟在她身后出了养怡殿,看着她愣怔的样子不由笑道。

    苏沐歌回神,加快步伐离养怡殿远一些。

    “王爷没有怕过?”

    谁不知道伴君如伴虎,最难猜测是帝心。

    “怕什么。”

    苏沐歌暗忖,是啊,你自己就是一个让人害怕的对象,跟我怎么一样!

    两人一路到了宫门外,苏沐歌再次尴尬的发现,宫外没有马车送她回去!

    夏侯睿翻身上马,看苏沐歌紧抿着唇站在宫门外憋气的模样,觉得心情又好了不少。

    “东临,却把本王的马车驾来。”

    东临看了苏沐歌一眼,飞身去了。

    在苏沐歌郁闷的准备继续走出这条大道时,一辆马车缓缓从她身边经过。

    她身子往旁边让了让,可那辆马车却在她身边停下。

    东临脸上带着笑。“王爷让我送苏小姐回府,苏小姐上车吧。”

    苏沐歌抬眼一看,东临驾的马车通体纯黑,在马车外挂着晋王府的标志,从外面看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她现在跟夏侯墨可以说是默许的你利用我,我也利用你的相处模式,没必要那么客气!

    这么一想,苏沐歌踩着脚蹬子上了马车。

    “那就有劳了。”

    苏沐歌掀开车帘钻进马车,刚一进去就闻见一股淡淡的茶香气。

    这马车从外面看着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可是进来才发现别有洞天。

    脚下铺着的羊毛摊子细白柔软,踩在上面跟棉花似的,里面还摆着一张小几,上面摆着一套茶具,茶香应该是从茶壶里飘出来的。

    苏沐歌爬到最里面,刚坐好伸手要给自己倒杯茶,车帘就突然被人掀开,一抹高达的身影走了进来。

    苏沐歌看着他抱着茶壶的手瞬间僵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