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吴家姐妹

作者:屠静
    谁知道呢,她人小,可是披着成年人的芯。

    听了这话,还拉着吴苗苗说:“苗苗姐,我觉得吧,你们自家的姐妹事情,还是得你爹娘管。你爹娘要是不管,你就去找你爷奶。怎么能让你婶子自己就做主吧”

    吴家老爹总不会不管自己亲孙女吧。而且四妮儿心里这种不祥的预感。来源于她对刘红霞的认知。

    “你知道隔壁村有个方丽丽,就是家里有个后来娘的姑娘。才十七八呢。被她那个后来娘嫁给了个瘸子,没隔几个月,方家就盖砖瓦房了….”

    那件事情很快就传到了大屋刘,听说瘸子是个酒鬼。本来就没什么本事,况且家里又是个独苗苗。上了年纪的爹妈好不容易凑了钱送到方家,后脚方丽丽就别着一朵塑料花出嫁了。

    好好地黄花大闺女,谁会配这种货色?到底还不是被强势的后来娘给坑害了。

    那个瘸子娶了老婆也没见人变上进,反而变着法子打老婆。方丽丽嫁过去一个月就被打的跑回了娘家。眼睛都肿得睁不开了。夏天穿的少,胳膊腿都露在外面,全是青青紫紫的。村里人看到的,背地里说了不少的闲话。

    方丽丽回家以后,她后来娘只说了句话:“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没听说过泼出去的水还回来找爹娘说理的。做媳妇不比做闺女,谁家不受点委屈?就你偏偏不懂规矩。你是想气死你爹还是想气死我?”

    方丽丽闹到妇女主任那里,自古清官难断家务事。就算村里有领导插手,可是关起门来,瘸子人照样打。打完还不解气,要说什么:“我爹娘一辈子攒的钱全给你家当聘礼了。老子花了钱!!!就是买头猪,想宰了就宰了。你还有什么话说。”

    方丽丽被打的有点精神失常,于是在一个夏天的晚上,悄悄的出走了…..村里人嘀咕都瘸子这么打老婆,这门亲事说不定有鬼哩。议论的最多就是方家收的彩礼钱。听说瘸子成分不怎么好,又有残疾,根本没有人家会看重他。一大把年级(30岁左右)也说不到亲事。只有方家肯把方丽丽瞒着嫁给瘸子。当时那个后来娘提出要彩礼多少云云…..

    他爹为了攒钱去修水坝,一条腿给摔断了,没活过中秋。他娘也落下一身的病。

    吴苗苗听到以后,她陡然脸色刷的一下变得沉重。

    一路走回去,有些心神不宁。四妮儿的话在她脑海里回荡。让她忍不住的产生了种种担忧。这种看得见的乌云盖顶沉甸甸的压在心头。让她喘不过气。吴苗苗相当的聪明,她想到自己跟着村里婶子学习手艺。每个月还能挣点礼钱。可是吴大妞就不一样了。

    吃完晚饭,她忍不住起身偷偷对吴大妞问道:“你不是说婶子在替你相看对象,有没有说是俺们村还是外面的?”

    吴大妞重重的放下簸箕。警惕吴苗苗一眼:“你问这个干啥?”在吴家,刚生完金孙的刘红霞排头一个。她看到两姐妹嘀嘀咕咕,冷不防就开口:

    “苗苗,你傻愣站着干啥?还不去洗碗。要等你婶子来动手啊?”她已经出了月子,因为鲫鱼的滋养而变得日益白胖,说话也中气十足。

    七叔家儿媳给小姑子送了不少的鸡蛋。她如今比怀孕那会儿更胖了。在吴苗苗刚准备开口时候,刘红霞又拦住了她,朝着大侄女招了招手,示意吴大妞过来,然后才道:“叫你做事你就开始犯浑,谁家姑娘像你这么懒的?说出去都给俺们家丢人!你去看灶台,鸡蛋煮好赶紧端过来!我可警告你啊,不准给我偷吃!”

    吴苗苗气的不行,扔下抹布就说:“婶子,我怎么偷懒了?砍柴挑水我没干么?洗衣做饭不是我做么?怎么就还偷懒了?”

    “苗苗,你怎么说话的。”

    她说完这句,吴家老大和铃铛两个人扛着锄头正走进来。铃铛手里的簸箕里装着沉甸甸的土豆。吴老大土豆拍了拍膝盖上的灰,对三女使了个眼色。

    低声说道:你怎么跟你婶子说话的。”

    吴苗苗胸口发疼,她说:“婶子说我偷懒,我可没偷懒。咱们家里里外外不都是我干的么?连碗鸡蛋羹都要我端,我又不是闲得慌。”

    “怎么啦?你还干不了啦?大哥,你可看见了吧,我说句不好听的,这脾气将来来能说婆家么?干点活都要喊累啦,我说句端个碗筷的事情,说了半天也不肯动。哎哟,我这吃不吃都那样,可是千万不能饿了我乖宝哦。‘

    刘红霞抚摸着怀里胖乎乎的吴根说:“我乖宝是咱们吴家金孙,指望他传宗接代哩。你一个丫头片子吃喝不紧着你弟弟,别说,将来嫁人可别怪娘家兄弟不给你撑腰。”

    铃铛无言。吴大妞也煽风点火:“我看你跟婶子犟脾气,我待会跟爷爷说。哈”让吴老爹知道了,一顿排头吃不消。

    吴苗苗摔门而过,被铃铛拦住,她细声细气的说:“你跟上人千万不能这么说话。惹你婶子不高兴,你爹又要骂你了。”

    吴苗苗进屋,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就是不肯滴下来。她说:“娘,我就说句,凭啥?大姐也跟着瞎起哄,她跟姓刘的还隔着块儿肚皮呢,上赶着亲热。不知道还以为他们是娘儿两呢。”

    铃铛说:“你们两是亲姐妹,你跟大妞闹什么脾气。一会我说说你姐,你赶紧把猫儿眼泪给我擦了。”

    吴苗苗:“可别这样,指不定她又要说我背后讲坏话给你听。”这时,吴大妞突然站在门口,她冷笑一声说:“你们有什么话就去找爷爷奶奶,有话也别当着婶子说,吴苗苗,我看你是翅膀硬了要飞天吧。成天跟着钟家几个丫头片子混,没学点好的,尽知道犟嘴了。”

    铃铛头疼得很,她对大女儿好声好气道:“你上工累了,早点休息去吧。”

    吴大妞哼了声,根本不理会铃铛,家里的橱柜钥匙都还把在吴老太的手上,平时就只有刘红霞能劳动她开橱柜做点吃的。跟着铃铛,她岂不是半点好处都捞不着?吴大妞又不傻。人在门口晃悠了两圈,又去刘红霞哪里蹭吃的去了。

    吴苗苗闻到厨房里飘来的灰烟,就知道两人又开小灶了。她脑海里还回荡着四妮儿的话,至于要不要问吴大妞亲事的事情,她产生了犹豫。

    而铃铛显然不知道女儿心里在想什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