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二章 身世之谜(下)

作者:大理酸木瓜
    

    “苏家,好嚣张!好可恶!好绝情!”黄非红愤怒的说道。

    他终于明白为何自己只有十二岁以前的记忆了,原来是被人清除了。

    想到自己的记忆被清除,他的内心就怒火燃烧,要知道一个人的记忆可以被封印,那样的话对身体并没有什么伤害。

    他所谓的古武世家黄家的身世他都不在乎,但是他在乎的是被清除的记忆。

    若是一个人的记忆被强行清除,那么对人造成的伤害将无比巨大,一不小心就会变成一个白痴。

    黄非红想起自己以前读书的时候都非常吃力,后来慢慢的才好了一些,总算考上了大学,分明就是因为记忆被残忍的清除过。

    他想起自己一直喜欢犯困,有时候上着课不知不觉就睡着了,而且睡着了还经常做恶梦,后来上大学他选择住校,宿舍里人多热闹,他才很少做恶梦。

    他想起自己经常生病,秦清清总是想方设法凑钱,领他去看病……

    “姑姑,你说的苏家并不是古武世家,而是修真者,对吗?”黄非红问道,因为能清除记忆这种手段,只有比古武者更加厉害的修真者能做到。

    秦清清点点头说道:“没错,苏家其实是一个传承了好几千年的修真家族,他们一般都隐居在深山之中,很少与外界交流。据说你的母亲苏若溪原本与另一个修真家族的子弟有了婚约,但她不喜欢便悄悄离开了苏家,后来钟情你的父亲。”

    黄非红发现姑姑在提到自己母亲的名字时,言语里非常冷漠,很显然,秦清清对苏若溪有怨恨。

    他心里暗叹,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就因为这个原因,于是苏家的人便将怒火撒到了黄家的身上,甚至连我这个小孩子都不放过,对吗?”黄非红此时对苏家只有无边的仇恨。

    “没错。”秦清清的语气很冷。

    “对了,姑姑你说有人想要杀我,是苏家的人吗?”黄非红问道。

    秦清清摇摇头:“不是苏家的人,是黄家的。”

    “黄家的……”黄非红有些不愿相信,苏家是高高在上的修真家族,根本不会将古武世家和普通人放在眼里,所以才那么嚣张,那么黄家算是自己的本家,为何要杀自己呢?

    “因为你母亲和你父亲的结合,黄家不仅损失了一个先天八重家主继承人,不少高手被苏家打死打伤,从一个中下游的古武家族,直接沦落为垫底。若不是黄家跟京都不少家族有着盘根交错的关系的话,黄家估计早被赶出京都了。他们没能力找苏家报仇,只好把一腔怨气发泄到了你身上。”

    黄非红沉默了,他真的是躺着也中枪。

    “还好你的爷爷还是家主,要不然的话你我根本就无法离开京都,这些年也无法过普通人的生活。但是,也正因为如此,原本你爷爷每年给你的两百万生活费也被黄家的人扣留了下来,一分钱也没有交到我们手里。”

    “这事情我那个所谓的爷爷知道吗?”黄非红心里不太好受。

    “他知道,但也无能为力,因为在黄家人看来,就是因为你的母亲苏若溪,才会导致黄家的衰落。他们这样做,不仅仅是为了发泄心里的不满,也是为了做给那个虎尊大人看,因为虎尊这个人就是苏家留下来在京都震慑、监督黄家的。”

    “那个虎尊就在京都?那么秋风阁的事情,他会不会出手?”黄非红问道。

    “肯定会,秋风阁是属于黄家在叶榆市的一个联络点,如果只是因为我杀了黄三郎这个黄家的旁系子弟,虎尊不会在乎。但是,如果他知道你已经身怀修为的话,两天之内他肯定会亲自来叶榆市找你。”秦清清说道。

    “两天之内来找我吗?正好,我也想看看苏家究竟有多么了不起。”黄非红冷冷的说道,心里没有丝毫害怕,反而充满了无尽的战意。

    这个苏家,不仅清除了他的记忆,还让他失去父母,若不是秦清清的照顾,他恐怕什么时候死了都不知道。

    在他看来,这个苏家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这样对待他,都没有存在的必要。

    “非红,古武者与修真者之间犹如天壤之别,你不要以为自己拥有先天境界就很了不起,在修真者面前,他们杀你只需要一招,甚至一招都不需要。所以,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然后想办法出国到东南亚,苏家的人不会轻易出国。”秦清清说道。

    “姑姑,你就放心吧!我非常清楚古武者与修真者之间的巨大差距,因为我就算一个修真者。”黄非红说道。

    “啊!你说你是修真者?”秦清清一脸惊讶。

    “没错,也正因为如此,我才能在梦中得到传承。”黄非红点头道。

    “原来如此,我还以为你梦中得到的传承,是来自黄家的《九曲黄河真经》,我听师兄说过,黄家几百年前也是修真家族,后来失去了功法,才沦落为古武世家。但是,就算这样,有一部分绝世天才,到达一定年龄的时候,也会从血脉中觉醒一部分修真功法,成为黄家的绝世天才。”

    “我不一样!对了,姑姑,你知道我那个……父亲的下落吗?他被废除修为逐出国后,在外国过得怎么样?”黄非红身为一个男人,对自己父亲的下场感同身受,同情的问道。

    “不知道,这些年我一直没有他的消息,他也没有跟我联系过。不过,就算他没有了修为,但自保肯定没问题,在国外应该不会有什么事。非红,听我一句劝,就算你也是修真者,但你的修为比虎尊相差太大,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暂避锋芒要紧。”秦清清还是不放心的说道。

    “姑姑,你放心吧!以前都是你保护我,从今天起,就由我来保护你吧!那虎尊当年留在你体内的真气大概在先天三重天境界,这些年过去,他的修为不会超过先天五重天,所以我还不用太过担心他。再说以姑姑你现在的身体,不适合长途跋涉,需要好好静养。”

    “可是……”

    “姑姑,你就彻底放心吧!我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现在,你就好好静养,我会去买点药材,给你配制药膳,炼制丹药,帮助你治疗经脉的损伤。而且,这家里我也会布置下阵法,就算虎尊亲自来到这里,一时半会他也别想闯进来。”黄非红笃定的说道。

    “好吧!非红,你万事都要小心,如今你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后,想问题做事情之前,一定要三思而后行。”秦清清提醒道。

    “嗯!”黄非红说完后,又将自己的真气渡入秦清清体内,滋补她损伤的经脉。

    黄非红以先天之境的真气帮秦清清恢复经脉的损伤,效果自然更加明显,半小时后,秦清清发现自己经脉的损伤已经好了两成左右。

    不过,这对黄非红的消耗也很大,他无法持续太长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