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林文学 >> 历史军事 >> 正文 第16章 左膀右臂(书号:162100

正文 第16章 左膀右臂

作者:YP卿卿
    

    蔡邕有些担忧的看着刘璋问道:“季玉你怎么想的,倘若你拒绝的话,为师依旧会收你为徒。”

    刘璋听得蔡邕这番话,有些感动,不过刘璋还是打算试一试,毕竟这个青年说的有道理,倘若自己不将自己的真才实学展现出来,只怕以后这些士林中的学子会更加看不起自己。

    毕竟自己以后还打算征收一些谋士,这些谋士多少在士林中有些威望,倘若因此事情,得知自己并无任何真才实学,那么这些人断然不会投靠自己,这对于以后争霸天下,恐怕是不利的。

    想清楚这些,刘璋淡然一笑道:“你这香也不用点了,不过是一首赋而已,别的不敢说,但是赋这种文体,我刘璋颇为精通,顷刻间就可以吟诵出来。”

    那青年听得刘璋这番话,有些震惊,只听刘璋缓缓说道:“光和五年中,于自南阳返回洛阳,途中得知好友南阳府小吏焦仲卿妻刘氏,为仲卿母所遣,自誓不嫁。其家逼之,乃投水而死。仲卿闻之,亦自缢于庭树。吾倍感伤之,为诗云尔。”

    《孔雀东南飞》乃是东汉汉献帝时期无名人所作,主要说了焦仲卿、刘兰芝夫妇被迫分离并双双自杀的故事,控诉了封建礼教的残酷无情,歌颂了焦刘夫妇的真挚感情和反抗精神。

    而刘璋之所以选择这一首赋,其用意也是为了蔡文姬,待的刘璋花费半柱香的时间,将这一首《孔雀东南飞》吟唱完毕之后,不知什么时候,从府里出来的蔡文姬一脸的震惊。

    蔡文姬从这首赋里,发觉到一股刘璋对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痛恨,而刘璋所歌颂的感情,却令蔡文姬有些动容,只不过蔡文姬毕竟是受儒家学说迫害至深的人,即便心里些许在意刘璋,可真要让蔡文姬决绝蔡邕为她定下的亲事,蔡文姬自问难以做到。

    那个刚才让刘璋证明的青年,从头至尾听完刘璋这一首赋,心中早已经是翻江倒海,五味杂陈,一头黑脸。

    无论如何,他也想不到刘璋竟然能在片刻之间,吟诵出这般结构完整,紧凑,细密的赋,而且这一首《孔雀东南飞》文字辞藻虽说并不华丽,可通篇下来讲述了一段夫妻真挚的感情和反抗精神。

    青年有些感慨的冲着刘璋拱手道:“足下一首《孔雀东南飞》令在下深深折服,这天下论赋,无人能敌得过刘兄。”

    刘璋莞尔一笑,冲着青年喊道:“你挑战了我,总要留下姓名吧。”

    那青年微微一笑拱手说道:“在下颖川长社徐元直。”

    刘璋听得青年这番话,激动不已的拉着徐元直的手,情不自禁地说道:“你果真是徐庶?”

    徐庶一愣,顿时撒开刘璋的手,惊恐的看了看四周,解释道:“你想怎么样?”

    看着徐庶这般惊恐的样子,刘璋暗暗想到,三国演义上徐庶出场的时候,曾经说徐庶早年替友人报仇,为了防备朝廷的追捕,到处逃窜。

    刘璋有些郁闷,难道说现在的徐庶仍旧是处于逃亡之际吗?

    想到这里,刘璋淡然一笑,趴在徐庶耳边说道:“你放心吧,跟着我可保你万事无忧。”

    徐庶听得刘璋这番话,顿时心惊肉跳,连连拱手道:“刘兄弟说些什么,在下并不知晓,今日有事,以后再说。”

    好不容易遇见一个三国时期比较出名的人,而且是个重量级别的谋士,刘璋如何肯放他离开,这便凑到徐庶耳旁说道:“你要是胆敢离开,我立马让人来抓你。”

    听得刘璋这番话,徐庶吓得不轻,瞪了一眼刘璋道:“算你厉害。”

    刘璋微微一笑道:“走吧,随本公子进去。”

    恰在刘璋即将迈进门的时候,从人群中走来一个身穿短卦,腰挂短刀的青年,只见这青年拱手冲着刘璋喊道:“刘公子,某家前来投靠了。”

    刘璋回过头看见那日在街头卖身葬父的青年,有些惊喜道:“你怎么来了?”

    那青年义正言辞道:“某家虽说家道中落,被迫无奈卖身葬父,但是为人最起码的信义还是有的,所以从今以后某家这条命就是公子的了。”

    眼看着这青年跪了下去,刘璋赶紧将青年搀扶起来,情不自禁的说道:“本公子最是敬重你这种高义,有血性的汉子,倘若我大汉多一些你这样的壮士,那我大汉就可以长治久安了。”

    听得刘璋这番话,蔡邕,孔融以及刘焉纷纷点头,只听刘璋问道:“不知你唤作什么名字呢?”

    这青年双手抱拳道:“某家雁门马邑张辽张文远。”

    听得眼前这个青年竟然是张辽,刘璋再一次赶到震惊,今天是怎么回事,接连遇到两个三国时期出名的人,记得曹操曾经评价张辽,武力既弘,计略周备,质忠性一,守执节义,每临战攻,常为督率,奋强突固,无坚不陷,自援枹鼓,手不知倦。又遣别征,统御师旅,抚众则和,奉令无犯,当敌制决,靡有遗失。论功纪用,宜各显宠,足可见曹操对于张辽的喜爱。

    眼下,刘璋也顾不得询问张辽如何会出现在洛阳,当即拉着张辽的手,哈哈大笑道:“走,今日乃本公子拜师之日,你与徐庶就一起见证吧。”

    徐庶有些尴尬,自己明明是被刘璋威胁而来的,可是从刚才刘璋那句话里,徐庶竟然嗅到一丝丝其他味道,难道他竟然有评判天下的壮志吗?倘若如此的话,倒是值得自己投靠。

    中堂最中央的位置,挂着一幅慈眉善目老人的画像,刘璋暗暗猜想,此人估计就是孔子吧,待得蔡邕,孔融,刘焉等人冲着孔子画像鞠了三躬之后,蔡邕这才说道:“孔圣人乃是我儒家万世师表,乃我儒家学派创始人,季玉日后拜入老夫门下,定要谨记礼义仁智信。万不要违背孔圣人之言。”

    刘璋点头道:“请师傅放心,徒儿自此以后丁当以道德感化世人,恪守孔圣人礼义仁智信。”

    一旁待着的孔融微微一笑道:“时辰已到,拜万世师表孔圣人。”

    刘璋行三拜之礼后,孔融继续说道:“请伯喈兄上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