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林文学 >> 玄幻魔法 >> 17.商采辛(书号:162106

17.商采辛

作者:瑶木兮望
    

    在夏县荣看来,花想容提供了很重要的情报。确定一名黑名九阶此时就在八号岛上,与未确定有很大的区别。

    只可惜花想容也不清楚这名九阶在哪里,他是什么属性的魔力,是魔武士还是魔法师。如此详细的问下来,夏县荣再怎么问得不着痕迹,花想容也能感觉到他的“热情”。少年想了想说,他既然这么想知道,可以去问问浮魇,浮魇是肯定知道的,不好意思的话还可以帮他问,只要之后请大餐就好。但夏县荣认为贸然与浮魇打交道只会提早暴露自己,所以还是回绝了。

    他是想为基地谋取更多的情报,可贸然行事暴露自己的身份,可就得不偿失了。

    ——

    “好久不见。”屏幕之中是一个留着小胡子的中年男人。他长相不差,可眼神却带着一点轻佻,嘴角向上一弯,愣是让他像极了“贼眉鼠眼”这个词。这位,便是中被派遣来八号岛辅佐浮魇的智天使-商采辛。

    浮魇坐在沙发上,微垂着头,面上带着他的狐狸面具,并没有任何表示,像是根本没看到这个正在和他视频通话的人。他和商采辛向来不对路,虽然同为部职员,可却因为各自所投靠的相互敌对,所以上次见面的时候,他们还冷嘲热讽了对方一遍。

    真是世事难料。他管辖的八号岛出了问题,竟然是这个蠢货跑来落井下石。

    “被人狠狠朝脸上打了一巴掌的感觉如何啊?被帝国暗部欺负到这种地步,已经充分说明了,你已经山穷水尽了吧?”说完这些话的商采辛颇有些多年来积攒怨念、今朝终于报复回去的爽快,神色之间止不住的得意。文武两部每年都会进行一次考核,七年前就是浮魇将商采辛的位置顶了下去,生生让他三年后才成为智天使。两人的梁子也是从那时候结下的,之后几年彻底开启各种明里暗里的相互针对。此次派遣也是,明明是个吃力不讨好的苦差事,可为了能够痛快地嘲讽一遍浮魇,商采辛还是自告奋勇地揽下了这个派遣任务。

    浮魇无动于衷。他本来就没打算将这个蠢货列入计划当中,商采辛来到这里之后的那些小动作也懒得理会——见多了智障脑子会废的。所以此前他也根本没有要去联系商采辛的想法,现在不过是商采辛按捺不住想要亲自嘲讽他的心主动联系罢了,浮魇是碍于身份才会答应视频通话。

    “如果你只是来说废话的话,可以滚了。”

    “当然不是。”商采辛摸了摸小胡子,眯起眼睛。他能成为智天使,自是擅长谋略之人,但他更多时候像个精打细算、一毛不拔的商人。“不疑惑为什么上头愿意让我来吗?”

    “不想说滚。”浮魇脑海里正在构思着接下来的计划,实在没心情跟商采辛多说一句话。

    “切,还是一如既往地态度恶劣不尊敬长辈。——总部更换魔王的事情,你不会不知道吧?”

    “知道。”

    “那你肯定不知道之王现在正与之王对峙的状况吧。”商采辛一副嚣张的神情:“浮魇,你迟早要完。暴食之王的态度可是相当强硬的,嫉妒的力量已经开始被削弱了,而我们之王,正如日中天。”

    “哦。”

    “……哦??”商采辛见浮魇仍旧一副不想理他的姿态,有些恼怒。“暴食之王迟早要抛弃没用的你,你就一个哦?!”

    “废话讲完,滚吧。”浮魇心如明镜,已经明白商采辛真的只是来嘲笑他,完全没有半点建设性的话要跟他说。他干脆地关掉了视频对话,对着组织内负责他联络线路的专员下达指令:以后都不接入这个蠢货的任何通讯,有什么话叫他直接发文件。

    浮魇强制性关掉了视频通话,商采辛愤怒地喝骂了一句,但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双眸中闪过一道精光。果然不出他所料,浮魇此时正在苦恼怎样应对帝国暗部的攻势。这样最好,帝国暗部的注意力此时都会放在浮魇身上,只要他暗中推波助澜,浮魇迟早会落入帝国的圈套。到时候,八号岛就该改姓了。

    怀揣着一份好心情,商采辛离开了他的临时办公室,打算出门随意走走。八号岛的景色优美可真不是说笑的,这里的气候尤其适合花卉生长,即便是在现代化的都市之内,都能够看见满树花开,十里飘香。能够在这里取得居住证明,从这里爆满的人流量来看,就已经明白有多困难了。

    “砰!”一打开门,一声撞击迎面而至。商采辛惊愣,片刻后发觉自己手脚发寒,额头上已经铺上了一层细细薄汗。他不是高魔力者,只是一个普通人。这是他心中永远的痛,因为他在遭遇暗杀的时候永远不能够迅速反应,连躲闪都不可能。

    赶紧定了定神,商采辛看向声音的来源处,竟然就是在过道不远处的地方,一个少年和一个男人怒目而视,似乎正在相互对峙。“你们是谁!怎么会在这里!”

    少年被男人伸手压住肩膀,死死摁在墙上。听到商采辛的喊声,立即怒斥道:“快点放开我!”

    “你先答应我,听话!”夏县荣也是一肚子气,这次任花想容再怎么愤怒与挣扎都不会轻易放过他了。几天下来,这小子吃他的玩他的,仗着自己有身份就随意使唤他,当他夏县荣没有任务的吗!不对,若不是因为任务,他早就将这混蛋小子吊起来打一顿了!他的性格从来就没这么好说话!

    “不听!我做错什么了!”

    “你乱跑还有理了?!”

    “你们当我不存在的吗!?以为这里是哪里!!”又是这样!无视他,因为他的弱小而无视他!商采辛愤怒一吼,将二人都镇住了。他虽然半点修为没有,但是眼光还是有的,一眼就看出这二人都是高魔力者,而且品阶不低。

    想到自己没有修为这件事,商采辛只能愤愤然地拿出手机叫保安来带走这两人。

    “实在是抱歉了,小孩子不懂事,冒犯了。”被商采辛一吼,夏县荣也不禁觉得有些丢脸。这里是一栋不会对外开放的大楼,他和花想容可以算是非法闯入,按照帝国律法,即便是他这样的六阶魔力者也是要被判刑的。

    当下不作他想,像是捉小鸡一样提着花想容的衣服后领往自己肩上一带,将四肢都被他用魔力限制住的少年抗在肩上,夏县荣迅速离开了商采辛的视线范围。

    “老不死的!放我下来!——可恶!你死定了!我回去后就让老妈收拾你!!”

    没过多久,就连花想容的声音都再听不见,商采辛神情阴暗,狠狠咒骂了几句。大好的心情被这个小插曲给毁得一干二净,但是并不妨碍他按照原计划出门“看风景”。

    浮魇在八号岛经营了许多年,眼线早已经遍布八号岛各处。但是诸神黄昏成员众多,并不是所有外围成员都有资格知道这四个字。更多的是潜藏在人群之中的棋子,只到该用的时候才会使用,其他时候,就连部分座天使职位的人都无法知晓他们的存在。

    如此,这些能量不小的棋子,才会值得商采辛费时间去拉拢他们。

    浮魇自然对商采辛的这些小动作知道得一清二楚,但他看破不说破,对这件事采取放任的态度。商采辛这次可是堂堂正正打着“辅助”他的旗号被派遣过来的,若他刻意刁难,被组织的监察官知道了,那他最好的情况也就是半死不活。触怒组织是愚蠢的行为,浮魇不会做,因此商采辛拉拢得心安理得,甚至还想做得更招摇一点,好让浮魇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下属被他挖走,就算对他没有太多损失,也能让他恶心一下。

    浮魇会不会被恶心到,商采辛不知道。如果他知道此时浮魇已经基于厌恶他的心理打算针对他,可能就笑不出来了。这次来八号岛辅佐他的任务是一件苦差事,真正的吃力不讨好——因为组织并不打算向八号岛增援更多人手。也就是说,商采辛几乎是自己独身前往八号岛。在浮魇的眼里,这就跟自己落入蜘蛛网的飞蛾没什么两样。将自己的性命不带任何安全保障地交到对手的手中,也难怪他一直都是个蠢货,从未变过。

    这栋商业大楼后面是住宅区,这里的房子款式偏旧,才十几层高,房楼之间裁满了紫色与黄色的小花。夏县荣站在一株枝叶繁茂、开满了粉白色花朵的树下,神情无奈,语气带着一丝丝的妥协:“知道错了吗?”

    稚嫩的少年吸吸鼻子,抹掉眼泪,依旧倔强道:“我没错!”

    “未经许可擅闯可是违法的行为,你难道不知道吗?”夏县荣皱起眉看这个小鬼,头大如斗,太阳穴刺刺地疼着。天地可怜,他刚才一不小心就把花想容当作他家孤儿院里的那些不听话的小孩子们,就这他的屁股来上了两巴掌。谁知道从没受过这样委屈的少年直接就哭了,让夏县荣直接愣住,不知该如何是好。

    “帝国法律还说了,非法组织占领的建筑是随便进的!”

    哇你居然还知道诸神黄昏在帝国法律里是非法组织啊?夏县荣见花想容心情平复了,随着他的意思问:“你是怎么看出那是组织的大楼?”

    “……直觉。”

    少年思索许久,憋出两字。

    夏县荣也思索许久,憋出一句话:“你的直觉,我不想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