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重返马达加斯加

作者:彼鸣
    

    王小丫重见光明,这是一件好事儿,不仅王小丫激动万分,就连王守业也觉得死而无憾。此后的十几天里,王世杰为王小丫请了假,带着她、王守业和精卫坐飞机游览华夏的河山,他们并不会选择游人多的地方,而是选择游人较少,但风光秀美之地而行,不少自然海滩和野山小河都留下了他们的足迹,让二十年从不知色彩与景物的王小丫历尽天下风光,着实享受了一把视觉盛宴。

    陪同王小丫一起旅行的王世杰也领略了华夏风光,使得疲惫的身心都为之清爽不少。美好无忧的日子总是短暂,这一天他们来到了川蜀的山乐市,准备上峨眉山游玩,第二天看一下日出,王世杰却在山脚下接到了黛丽丝打来的电话。

    王世杰在华夏这段时间没少跟身在马达加斯加的方晓雅和黛丽丝二女联系,方晓雅毕竟受了伤,王世杰曾在此次旅行之前就给她打过电话,让她回国,但方晓雅却拒绝了王世杰的提议,反而要求跟黛丽丝一起处理完马国现在的事情后一起回去,让她好好的陪小丫旅游。

    王世杰也通过黛丽丝了解到了马国的情况,跟他预计的差不多,当黛丽丝对公众宣布,经众合控股董事会研究后,认为马国目前的安全状况很成问题,风险评估过高,决定暂停一切正在进行的项目,等待董事会后续通知。同时黛丽丝按照王世杰的要求,开始跟莫桑比克和坦桑尼亚两国政府联系,做出一副准备从马达加斯加撤资,搬迁到其它国家的样子。这下可急疯了马国的各党派领导,几乎每天都有要求与黛丽丝或方晓雅会面的申请,也有反对派领导喊出了让拉齐拉卡下台的口号。

    这个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喜欢雪上加霜和趁火打劫,在黛丽丝联系莫桑比克和坦桑尼亚两个国家时,马达加斯加附近的南非、肯尼亚和毛里求斯等国家都纷纷开始联系黛丽丝,表示他们的国家欢迎众合控股前往投资,一定提供最好的政策和安全保障,非洲这些国家就不用说了,就夸张的是就连珐国也参合进来,珐国派人联系黛丽丝,说是愿意把靠近马达加斯加岛的留尼汪岛的一部分租借给王世杰,并提供军事保护。

    不管是黛丽丝联系的莫桑比克、坦桑尼亚,还是主动凑上来的南非、珐国和毛里求斯,每个都不是善茬,都是经过充分的了解马国给与众合控股的条件后才展开与黛丽丝的接触,这样一来,周边这些国家给出的条件就显得比马国更有针对性和优势,这让马国总统拉齐拉卡顿时如坐针毡,仿佛自己的嘴边的一块肥肉被群狼环顾一般。

    于是乎,拉齐拉卡连自己的总统府也不住了,直接带着国家一部分官员到了诺斯贝岛黛丽丝和方晓雅下榻的酒店内入住,天天登门拜访黛丽丝和方晓雅,不断请求二女赶紧开工,看二女不为所动后,又天天的要求二女联系王世杰,他要与王世杰会面。

    一直就这么拖了十天,马国的政治局面越来越不稳当,周围几个国家看众合控股在马国的所有项目真的停了十多天后,看来是真的有心要撤资了,一个个犹如打了鸡血一般兴奋起来,不断派出更高层的领导前往马达加斯加登门拜访黛丽丝和方晓雅,并邀请二女前往各自的国家或岛屿去考察。

    这一下可把拉齐拉卡给惹毛了,打电话给黛丽丝说,如果王世杰事情忙,他可以向华夏方面提出申请,亲自访问华夏,并去魔都拜访王世杰。接到这个电话的黛丽丝不敢怠慢,这才给王世杰打了电话。

    王世杰得知拉齐拉卡要来华夏,知道这个家伙是真的绷不住了,于是告诉黛丽丝,让她转告拉齐拉卡,说他后天就会乘坐专机前往马达加斯加,届时会拜访拉齐拉卡。

    因为马达加斯加的事情,这次旅行也暂告一段落,虽然王世杰提出要精卫带着王守业和王小丫继续游玩,但王守业表示自己应该回去工作了,让小丫跟着精卫去玩就是,而王小丫则认为自己出来时间也不短了,该回去进行学习,这十几天玩下来已经是她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她已经很知足了。

    就这么,一行人在第二天在峨眉金顶看了日出之后,就匆匆赶回了魔都,王世杰在魔都休整了一天后,第三天登上了前往马达加斯加的专机。

    飞机飞行了十几个小时后,平稳的降落在马达加斯加首都国际机场,这一次的迎接仪式比上一次还要隆重,不仅总统拉齐拉卡亲自来到机场,还在机场举行了盛大的欢迎仪式和仪仗队检阅,这种阵仗简直就是把王世杰当成了一国元首来招待的。

    拉齐拉卡再见到王世杰的时候,没有上次的矜持握手,上去就是一个热情的拥抱,搞的王世杰很不适应,参加完机场的欢迎仪式,王世杰乘坐一辆奔驰防弹车前往总统府,一路上还看见了许多马国人夹道欢迎,声势浩大,这当然不是王世杰的魅力大,是由政府组织的。

    来到了总统府,黛丽丝和方晓雅早就等在此处,不是她们不去机场,而是知道拉齐拉卡的安排后,知道去了也接不到人,就先来到总统府等待。

    正式会议之前,拉齐拉卡给王世杰安排了一个房间,让王世杰稍事休息,王世杰也趁机与方晓雅和黛丽丝聊一聊,看到方晓雅已经恢复如初,王世杰才安心,方晓雅被绑架的事儿没有传出去,对外只说众合控股的一位高层被绑架,具体绑架的谁外界是不知道的。也幸亏没有传出去,要不然方晓雅的父母恐怕早就到魔都找王世杰兴师问罪,然后勒令方晓雅回香江去了。

    “没留下什么心理阴影吧?”王世杰有些担心问方晓雅。

    方晓雅感受到爱人关心,微微一笑,“你忘了我学什么专业的,没事儿啦。”

    与二女聊了没多久,拉齐拉卡的侍从官便敲响了门,邀请王世杰等三人前去大会议室。这次的会晤很正式,马国的各党派领袖和政府官员都很重视,所以参加会议的高层很多,王世杰来到会议室一看,足有三四十人,当然,大部分是来旁听的各党派领导,也有参与会议的执政党及各党派政府高官。

    会议开始后,拉齐拉卡代表马国政府向王世杰致歉,并且愿意针对此事给与补偿,这也是应有之题,碰到了这种事儿,绝不是你空口白牙的道声歉就能完的,要给出实实在在的好处才行。马国也很有诚意,对众合控股所投资的所有企业进行三年免税,十年半税的政策,来显示诚意。

    并且免除了王世杰后续的购地价格,也就是说,王世杰以原本地价的百分之三十首款就拿到了现在拥有的所有土地,而且这些土地在未来的三年内不会征收任何土地税,十年内以一半的价格征收,这个条件可是非常优惠,至少给王世杰节约了两三亿美元的费用,看来马国为了留住众合控股的项目,也是很拼的。

    另外,马国政府还提出众合控股在马国的所有工厂和企业接下来都会派驻军队站岗,保证这些地方的安全。

    这次会议马国零零总总的给出了十几样好处,目的就是为了挽留住众合控股,不让这个能带来就业和经济繁荣的大型企业去别的国家投资。

    整个过程中,众合控股这边没有人出声,对于马国给出的条件也不置与否,只是很礼貌的带着微笑听讲,记录。等到马国这边的条件都说完了,王世杰这边开始了一番大而空的套话,诸如“感谢马国政府的厚爱”,“华马两国友谊源远流长”,“我们会认真考虑马国政府给出的优惠条件”等等。洋洋洒洒说了十多分钟,但就是没有一句实在话。

    搞政治的这帮人,都是人类当中的精英,看见王世杰不给“干货”,只是夸夸其谈来虚的,立刻有了一种紧迫感,纷纷觉得王世杰此来恐怕留在马国的可能性不大,但他们只能尽力的去争取,旁的也做不了什么。

    会议结束后,拉齐拉卡也不顾什么行程安排,立刻就邀请王世杰单独会晤,连基本的外交礼节都顾不上了。

    二人带着翻译来到拉齐拉卡的办公室,分宾主落座,拉齐拉卡便说道:“王,我们在某些方面是有共同利益的,你前期在马国的基建工作也花费了几千万美元,眼看很多地方的架子都已经搭起来了,这么离开岂不是太可惜了?我知道这次方小姐出事使你非常生气,但请你相信我,这样的事情下次绝不会再发生了。”

    王世杰微微一笑:“总统先生,我想你误会了,我并没有因我未婚妻遇险的事情生气,只是有些失望罢了,再说那些人已经付出了他们该付出的代价,我也没什么想要追究的。如你所知,我是一个很有钱的人,到了我这个位置,利益已经不是首要的追求,与安全相比,我宁可割舍一些利益,毕竟没什么比自己的生命更重要不是吗?”

    拉齐拉卡作为一个标准的政客,知道王世杰这话都是虚的,依兰卡卡附近那个村庄的京观还摆在那儿,要说王世杰没有震怒,怎么会造出如此杀孽。不过现在形势比人强,主动权都握在王世杰的手里,他也没办法在这个问题上说什么,怎么讲都是他理亏。

    看着悠然的王世杰,拉齐拉卡干脆直接单刀直入的说道:“王,这个翻译是我的心腹,绝不可能出去乱说什么,你就直说吧,需要我们付出什么,你才愿意留下来继续那些未完的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