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林文学 >> 历史军事 >> 第275章 还是,我去叫吧(书号:162109

第275章 还是,我去叫吧

作者:紫芯玉
    说着她便缓缓地退了下去,床上的凉音一脸凝重,不知怎么的,心里竟是无比不安。

    就算那个于若心真想算计自己,自己也不该这么不安才是,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一夜无眠。

    次日,离联姻只剩一日。

    因为请不出凉音,于若心的脸色也极其的阴沉,可当她赶去找于若悠时,却发现她连着一日都闭门不出,于是乎,那一日,于若心的心情可谓是五味杂陈!

    与之一样的,还有永宁宫里的皇后,在听到林公公打听回来的消息后,她的老脸是又黑又臭,冷漠的眸里含满了杀意。

    “所以,那个叫小画的丫鬟在那一日突然就不哑了,还对外说是被凉音给医好的?”

    林公公冷汗直流,“是的,而且如今世人十分相信凉音的医术,所以压根没人怀疑过这事的真假,还有就是,经过这几日,已经能够确定,咱们那日派去的死士,无一生还……”

    皇后面色一僵,“哼!好一个凉音,好一个小画,所谓小画,应该就是当年那个传信的画心了?竟还装成了哑巴,难怪这些年来都让本宫误以为她早死了,心机倒是不小啊!”

    林公公低了低首,“如果那个小画真的是在装哑,那么如今的洛潇然他们,估计早就知道当年的真相了,咱们接下来又该怎么做呢?”

    皇后凝重的蹙了蹙眉,却是半响才道:“那就更加不能留下她了,免得哪日洛潇然找到了什么证据,再将那丫头当成证人,以皇上对那贱人的喜爱,若是知晓当初是本宫害死了她,定然不会轻饶了本宫的!”

    “娘娘所言甚是,那个画心,一定得死!”

    话罢,永宁宫内的气氛又更加阴沉了些。

    转眼便到了洛南与北颜雪成亲的日子,那一日,整个离城热热闹闹,众多势力暗起潮涌,可洛潇然却久久未回。

    于是乎,凉音的心里忽儿又更加不安了一些。

    天刚一亮,大街小巷便响起了无数爆竹之声,声声震耳,却见离王府内一片宁静,与外头街道上的吵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天色初亮时,太子府的里里外外便已挤满了人,而在太子府对面,几家客栈同样是热热闹闹的。

    就在几家客栈旁边的一家茶馆之中,二楼雅座处,两个人影却是静静的看着窗下的人来人往,久久也未移开视线。

    半响之后,才听于若心温文尔雅着道:“六妹,你说你是何苦呢?在屋里头闷了两日,难得出来了,也只是呆在茶馆里头,还包下了整个茶馆,就为了这么静静的坐着,然后看着窗外的人山人海,你到底在看什么呢?”

    说着,她又缓缓地望向了于若悠的小脸道:“难道是瞧见太子殿下娶妃,所以也想快些嫁人了吗?”

    于若悠不语,只是静静的望着窗下的太子府大门,忽然瞧见了一袭婚衣的洛南,她面色一喜,霎时便站起了身,“是南哥哥!他今日好俊美啊……”

    正欢喜着,却见婚轿忽停,他缓缓上前,而后轻轻扶着新娘子缓缓走下了轿,周边的百姓纷纷鼓掌,祝福之声此起彼伏,明明还有那么多繁琐的礼节,可在于若悠的眼里,似乎只剩下了那双紧紧牵着的双手。

    忽然,洛南悄悄抬起了眸,似是发现了她,她猛地一僵,连忙坐回原位,而后大大口的饮了一口茶水。

    他看到她了吗?

    应该是看到了?

    可他为什么在笑?

    明明前些日子他还很不开心的,为什么今日他却忽然会笑了?

    这两日,她一直将自己闷在屋里,脑海里边一直装着关于他的种种,就好像要疯了一样,她还以为他也一样,可为什么,他却笑了……

    一堆堆的疑惑充满了内心,太子府外的洛南神色微僵,强颜欢笑了片刻之后,终是牵着北颜雪缓缓走回了府中。

    爆竹之声还在不停的继续着,欢呼声,祝福声,听的于若悠头痛欲裂!

    坐在她对面的于若心眸光平淡,“六妹,你不是说想约凉音出来,让我们三人一起当面谈和了吗?怎的这两日却自己藏起来了?”

    于若悠满眸愁苦,“我一直都有让小茶去叫啊,可她就是不出来,她没出来,我便也懒得出门了。”

    听及此,于若心的眸光忽儿一暗,后而又装模作样的叹了一叹,“唉,我便晓得她无心言和了,六妹啊,看来她的心里还是不想原谅你呢。”

    于若悠嘟了嘟嘴,“她不原谅我,我还不想原谅她呢!”

    顿了顿,她又缓缓接道:“不过,那个丑八怪平日事情不少,应当是太忙了……”

    于若心轻叹了叹,“你啊,便是太善良了,还是由我去叫。”

    说着她便站起了身,而后缓缓走出雅座。

    见如此,于若悠也只是漫不经心的点了点头便看了窗外,似乎对这件事已经没了多少耐心。

    此时此刻,她的心里似乎又杂又乱,看到洛南笑眯眯的迎娶北颜雪时,心里竟是特别的痛,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便只是看着窗外的人来人往,都会觉得十分苦涩。

    又饮一杯浓茶,忽觉头有些晕,于是想着想着,终是莫名其妙的扒到了桌子上,而后沉沉睡去。

    还未走远的于若心唇角轻扬,“悠闲的过了这么久,也是时候将属于我的,一一讨回来了。”

    说着,她又十分不屑的看了不远处的于若悠一眼,眼里含满了嘲讽,连自己心里装的是谁也不知道,还好意思来和她说一起分享她的爱人,真是好笑。

    三人分享?

    亏她想的出来!

    明明洛潇然一直都是她一个人的,这两个上不得台面的垃圾,有什么资格和自己抢?

    想着,她眼里的杀意忽地又更甚了一些。

    与此同时,离王府内。

    看着坐在院中一脸平淡的凉音,小画的眼里便含满了焦急。

    “小姐,您怎的还闲的住啊?太子府的人都过来好些次了,这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离王殿下却还不回来,若是去的迟了,被皇上怪罪可就不好了!”

    凉音的神色微暗了暗,半响才道:“急什么?你知道昨晚皇后又派了多少人来刺杀你吗?木九和人家打了一整晚,直到清晨才终于能休息,到现在都还在睡觉,只剩我们两个,出了离王府,不就是去送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