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林文学 >> 玄幻魔法 >> 第六十五章 真心(书号:162111

第六十五章 真心

作者:兰色腐七君
    

    金家别院,两伙人正在相互对峙着,一边是边澈和千机楼的夜卫,一边是岚伊和几个蒙着红纱的人。此时,岚伊的手中,正挟持着白玉莹。

    “那个男人说,只要能找到你的弱点,便能杀掉你。你的弱点,是她吗?”岚伊一双没有灵魂的眼珠子直直盯着边澈,眼睛似乎不会眨动一般。

    边澈只是静静地审视着她,与其说是审视,倒不如说是观察。上次岚伊挨了他那掌之后,应该已经身受重伤,今日却还负伤前来,简直就是不知死活。

    白玉莹细白的脖子上被刀勒出一条红痕,她的脸倔强地仰着,冷冷说道:“没想到昔日的火护法竟沦落至此,还需要靠挟持人质才能安然脱身。”

    岚伊没有搭理她,而是将刀口又贴近她柔嫩的肌肤,刹那鲜血便从刀锋处流了下来。

    “玉儿!”边澈终于按捺不住出声道,他的嘴唇灰白,似乎内伤未愈。

    而后他冷盯着岚伊,嘲弄一笑,“你想要我的命,就自己来拿,何必牵连其他人,这可不像花念云手下人的作风。”他故意拖住时间,只为等暗卫收到暗号从后面包抄,再将他们一网打尽。

    “不想她死的话,就用你的命换她的命。”岚伊仍旧重复着这句话。

    白玉莹还在她手上,边澈不敢妄动,只是静静等待着时机。

    不久之后,几名暗卫从四面的房顶上出现,齐齐飞下房檐,与那几个蒙面人打了起来。与此同时,另一个熟悉的身影也出现在了庭院里,竟是消失了几天的七娘。

    边澈睁大了眼睛,心里一喜一惊,喜的是她安然无事,惊的是她现在出现莫不是岚伊的同伙。

    岚伊一伙人并不知道七娘已经恢复了意识,见是她,岚伊便将白玉莹往七娘身上一推,然后只身一人上前对付边澈。

    众人无暇顾及七娘,只见岚伊突然变换了招式,舍弃刀而改用拳招,豁了命一般朝边澈猛烈进攻,两人难分上下。边澈故意拖延战术,一边防守,一边观察她的出招,总觉岚伊的招式与上次七娘的招式有些相似,心里暗暗起疑。见她攻而不守,边澈连向她拍出几掌,岚伊才倒地吐血,这回该是无法再战了。同她一起的蒙面人也已被暗卫一一擒下。边澈心疑地向岚伊走去,想问她几句话,不料一个蒙面人立马朝他使出一枚暗镖。

    只见一道白影飘来,白玉莹竟出现在他面前,替他挡下了那个镖。

    边澈惊诧万分,忙伸手将倒下的白玉莹抱在怀里,惊慌唤道:“玉儿!”

    就在这时,重伤的岚伊竟然从地上又爬了起来,像是不知疲惫的提线人偶一般,七娘猛地一怔。

    众人只见七娘忽然提剑冲向边澈,皆是惊惧,然而七娘速度极快,还未来得及阻止,七娘的剑就已经朝边澈刺了出去。

    华舞洞穿了边澈身后的身体,血液瞬间飞溅,岚伊噗通一声倒在了地上,眼睛仍是空洞无神,死时都未瞑目。边澈瞳孔猛地睁大,无比震惊地看着七娘,只见她的腹间,正插着一把暗卫的剑,她低头一看,然后直直地跪倒了下去。

    院子里响起边澈的怒吼:“快叫大夫!快去啊!”

    浓浓的草药味在房间里蔓延,边澈坐在床边,片刻不离地守着床上的七娘。已经过了两天了,七娘却仍昏迷着未醒过来。大夫说她的脉搏不太寻常,气息紊乱,应是内伤所致,但手臂上有扎过针的痕迹,应是不久前有人为她诊治过。边澈俯下身,握了握她的手,见她的手冰冷的厉害,边澈便灌输了一些内力给她。

    “楼主,你伤还没好,切勿再发动内力了。”于名臣刚进来,就发现边澈正在给七娘输内力。

    “休养几天了,我的伤远不及她的严重。”

    “白姑娘身体不舒服,想见楼主,楼主要不要过去看一下?”

    边澈望向七娘苍白的脸色,有些犹豫。

    于名臣了然道:“七娘这里我会替楼主照看。”

    “也好,玉儿为我中了毒镖,我是得去看下她。”说完,边澈便离开了房间。

    到了晚间七娘才醒转,见小十六正趴在床边睡着了,她动了动身子,小十六便惊坐了起来,开心道:“七娘你醒了,太好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吗?要不要吃点东西喝点水?你饿不饿?”

    一股脑地问了一堆问题,小十六自己都笑了起来,握着七娘的手道:“我太激动了,你不知道你昏迷了两天两夜,都快把我们急死了!我这就告诉九哥去,他可担心你了,守了你好久,晚上待你房里不便才离开的。”

    七娘忙拉住她,“哎等等,楼主怎么样?”

    叶十六撇撇嘴,嘟囔道:“这个时候了你还担心楼主,楼主在白玉莹房里陪她呢,虽然她为楼主挡了个毒镖,但是哪有七娘你伤的那么重,又是内伤又是外伤的。你好歹也是为楼主受的伤,楼主也是忒偏心了。”

    七娘这才慢慢垂下手,眼中有些许失落,说道:“楼主没事就好。小十六,我有些饿了,能不能帮我拿些吃的来?”

    “好,我马上去给你拿!你等着,我顺便把九哥叫过来!”叶十六一溜烟地跑了出去。

    待房间只剩下七娘一个人,她忽然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今天白天模模糊糊醒了一下,那个给她输内力的是谁呢?为何那内力会有一种熟悉感?竟像是那个人的……

    没多久,叶九就敲门进来了,他刚毅的脸上出现一抹喜色,说道:“七娘,十六说你醒了,我来看看你。”

    七娘微微一笑,“让你们担心了,抱歉。”

    “跟我不必言谢,你好好养伤,其余的事都不必想,我已经把你的事情告诉了楼主,他不会为难你的。”

    “嗯。”七娘点点头,然后顿了顿,有些迟疑地唤了一声他的名字:“叶九。”

    “嗯?什么事?”

    七娘不知怎么开口比较好,她犹豫片刻道:“你今天白天一直在吗?”

    “我早上和下午都来过,怎么了?”

    七娘呆呆地看了他好久,然后才道:“没……没什么。”或许是她自己弄错了。

    第二天,边澈才从于名臣那听到七娘醒来的消息,连忙匆匆去看望,却见叶九和叶十六已经在那了,叶十六不知说了什么好玩的事,逗得七娘一直笑。原本洋溢着欢声笑语的房间,在他进来后气氛顿时变得安静起来,叶十六朝叶九使了个眼色,忙拉着他告辞退去,只留边澈和七娘在里面。

    “楼主。”七娘想起身行礼,却被边澈重新按回床上坐下,然后就势被他轻轻带入怀里。

    七娘一阵惊诧,只听边澈酸溜溜地说道:“方才不是才和叶九和十六聊的正开心吗,怎么见到我就这副冷淡的样子?这么不想看到我?”

    “楼主误会了。”七娘在他怀里说道。

    边澈放开她,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却不似以往冷冰冰的,而是覆上一层十分柔和的色彩。

    “误会什么?”他低沉的声音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七娘无言以对,干脆转移话题,“楼主怎么来了?”

    “我来看你你很意外吗?叶九和叶十六都能来,我为什么不能来?”

    七娘叹了一口气,似有无奈,“楼主又说这样的话,白姑娘受了伤,楼主应该多陪陪她。”

    边澈几不可察地皱起眉,“可是我想待在你身边,她的毒已经叫人处理过,你也是为我受的伤,甚至比她的伤重了许多,为什么不叫我陪你?”如果不是白玉莹睡着的时候也一直抓着他的衣角不放,他恨不能马上飞奔过来看她。七娘何时才能这样挽留自己呢?

    “我和白姑娘不同,我只是个属下……”

    边澈眼神沉了沉,打断她,“我说过多少次了,你不是属下。”

    七娘张了张嘴望着他,没有说话。

    “你曾说岚伊是你的好朋友,为何选择舍弃她而救我?”

    “我当时什么也没想,只知道楼主有危险,就冲上去了。况且……”七娘顿了顿,“那人不是岚伊,岚伊早就死了,我认识的岚伊,是宁愿死也不愿意做别人傀儡的人。那人不过是长着岚伊的面容,却是没有灵魂的人,岚伊她一定不希望自己这么苟活着。”

    未发觉边澈脸上的笑意,七娘低头内疚道:“楼主之前被我所伤,我愿意接受惩罚。”

    “你的事叶九全都告诉我了,惩罚自然是有,但也等你养好伤之后,嗯?”边澈言语中似带狡黠。

    七娘微愣,“楼主要怎么惩罚我?”

    边澈想了想,表情愉悦,语气却很认真,“罚你永远不得背叛我,不得离开我,一生一世待在我身边。”

    “……”七娘先是惊讶,然后便沉默了下来。

    边澈见她闷声不吭,似乎有些不开心,“怎么?不愿意接受惩罚?”

    “就算楼主不这么说,七娘也永远不会背叛你。以后再也不会发生向楼主拔剑之事。”七娘郑重地承诺道。

    “你是故意装作不知道吗,我的惩罚不单单指这个……”说完,边澈一手搂着七娘的背,一手捧着她的脸,毫不犹豫地吻上那让他思之如狂的双唇。

    七娘认命地伸手拥住他,任他索吻。边澈的吻先是温柔深情,而后便霸道加深,在她舌间肆意纠缠,不给她留一丝喘歇的机会。吻至深处,两人皆面红耳赤,气息微乱,亦有**在两人心中蔓延。

    “楼主……是想要七娘的身子吗?”七娘喘着气看着面前这个眼底逐渐深暗的男人。

    边澈定了定神,声音有些沙哑,“……想,不只是身子,还有……心。”最后一个字还未说清,边澈便又将唇覆上,眼里只余眷恋。

    边澈轻啄她唇瓣,看着她眼睛说道:“等你伤好,这两样我要一一拿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