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阴阳大坑

作者:夜月殇魂
    

    而当天脉打开时,真气可以选择直接从十二主脉流经地脉,也可以从玄脉或则地脉直达丹田,这种强大的真气利用率让开启天脉的修者之间实力差距巨大。

    并且,天脉还是沟通宇宙万界的直接通路,对修炼之途能起到事倍功半的效果,古籍记载,在远古时代,只有开启了天脉的修者才能称为武通境的完美极限。

    天脉的传说各有说辞,有人把它描述成无所不能,有人又说用处不大,只是,人族的古籍记载很少,也从未发现有谁开启过天脉,所以,流传的天脉功效各家始终难以自圆其说,今天萧云追根溯源发现了天脉的踪迹,这让他惊喜不已。

    “只有经历过第七阶段的锻经伐脉,才有开启天脉的可能,因为第七阶段的锻经伐脉是打造原始脉络的必经之路,天脉是承载在原始脉络之上的极致。”萧云心中不断在感悟,此时的悟性就像开了闸的洪水,倾泻而出,思维百变,奇思妙想纷纷涌出。

    随着感悟越来越清晰,萧云眼前的幻境逐渐消失,猛然睁开双眼,发现自己站在通道口不远,原来自己一直站在原地没动,之前所有的经历和感悟都是萧云被幻境引导,对自身源头的一次问道,所幸,这次问道有所收获。

    看着迷蒙不清的通道内,萧云继续朝里走去,他要看看通道的尽头是什么,经历过那次问道后,萧云走的很顺利,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通道内再也没有感受到幻境的影响,只是在借着感觉往前走。

    不知走了多久,萧云猛然感受到熟悉的狂风刮来,那是当初萧云遇到的龙卷风暴,不过,此时的萧云实力超出当初不知凡几,眼前的龙卷风暴对萧云没造成多大影响;迎着风暴,萧云继续朝前走,感觉周围的空间越来越宽广,和当初强闯高压洞的所经之地很像,萧云知道已经过了通道。

    突然,他发现左边有着剧烈的气浪在翻动,萧云一喜,顺着气浪的方向走去,没走多远就来到气浪的爆发点;这里空气忽冷忽热,一座巨大的洞口矗立在萧云眼前,巨洞口血红色和蓝白色的冰火二气交相呼应,以萧云现在的体质和修为也感到高低温下的矛盾重合,萧云暗道:“好奇妙之地,这里应该就是炎火洞和寒冰洞的起始地。”

    萧云小心翼翼的进入巨洞口,四下观察,洞内空间足有千丈方圆,呈半环形空间,左前方被狂暴的焰浪气旋笼罩,照得石壁通红,前方不知深浅,让萧云都感到了危险;右边是幽蓝色的大块冰晶堆积,就连石壁上也映照成了蔚蓝色,寒气如潮,辨不清方向,温度奇低。

    二种奇景截然不同却又蔚为玄妙的结合在一起,让人叹为观止,萧云不禁想道:“这是大自然的天道组合还是人为的玄奇之作!”。

    巨洞内中间是一条崎岖不规则的小道,横跨在二景中间,一直延伸到内部,通红的爆裂与幽蓝的压抑在前方重合,美丽、神秘而让人惊心动魄。

    环形四壁上布满了各种密密麻麻的符文和符图,符文犹如被凿刻在石壁上,每一道纹理都深深嵌入石壁内,几千道纹理组合成一个符文,几千的符文在聚合成一副符图;看到这些符文时,萧云顿时来了兴趣,他喜好符文的浩大和奇妙,只要发现了自己没见过的符文就喜欢去深究,眼前无数奇形怪状的符文怎能逃得过萧云的猎奇。

    仔细观摩环壁上成千上万的符文,不知被哪位符文大师按照某种莫名的机锋组合在一起,以萧云目前的符文造诣也难于理解,它们太过于深奥复杂,在它们面前,萧云只能凭借浅薄的符文知识和感知天赋来想象,从中判断出其中的玄机。

    “天啊!这是一座符文大阵!”萧云惊呼,山洞外是一座绝世幻阵,这里又是一座符文大阵,他被这座山洞中的经历震撼。

    一副或则多幅符图就可以组合成一座符文阵,简单的符文大阵在符文师联盟多如牛毛,萧云目前能通过符文组合而成的符阵数量不超过三幅,而这里的符文组合庞大到萧云难以想象的数量,萧云估计足有三十万幅的符图,而且所有的符文都是刻符!

    “整个环形石壁都是有刻符师刻绘而成,并且每一道纹理至少都有二尺长,入石五分,这是什么级别的符文大师才能完成这样的宏伟工程!”萧云感叹道。

    刻符师在九大帝国的符文师联盟还没出现过,铭符符文是用修者真气来绘制,这类符文的绘制只是在物质表面绘画或是侵蚀,绘制出来的符文图案再通过真气来催动达到目的;而据说刻符师刻制的符文能深入物体内部,由表及里的刻画符文,这样的符文不再是表面的肤浅绘制,而是立体的符文构造,这已是符文师的另一种境界。

    看着它们,萧云浑然忘己,轻抚着石壁上的深入刻痕,萧云仔细参悟每一幅符图,那一道道深入石壁的刻画让他心旷神怡,萧云不光在领悟,还把那些引动他心神的符图印入脑海,这是难得的学习机会。

    “这就是《符文精要》里描述刻符境界吗,真让人难以自持,这片庞大的符文大阵像是用来禁锢某种东西,他要禁锢什么?这里有什么值得花费如此心力?”萧云心道。

    带着疑问,萧云顺着符文大阵的走向朝着前方危险之地小心的摸索,两边的奇景不好涉足,而中间的崎岖小道估计就是为后人准备的道路,左边是炙热的热光通明,右边是冰冷的寒潮侵入,萧云不敢大意,一步四望,小心翼翼。

    顺着小道前行,前方那片区域的冰火气温实在暴躁,极冷极热的环境,普通的修者在洞口就会承受不住退出,萧云能走到这里,也是因为先天之体的原因才一直坚持朝前走。

    就算前方充满了危险和不确定,萧云还是义无反顾的前行,走了片刻,左边一座巨大的深坑映入萧云眼前,百丈方圆的深坑下暗红的岩浆在愤怒翻滚,巨大的热浪潮裹挟着岩浆喷涌而出,暴推到高空又疾驰落下,在百丈宽的深坑内划出道道黑痕,那轰隆隆的巨大声响向四周深坑压去,不时发出噼啪的爆裂声,烧的通红的石坑被炙烤出强大的空间压抑。

    这里的温度高得让萧云心惊肉跳,虽然只是靠近深坑边缘,萧云的肌体在这股气浪冲刷下也感到有些承受不住。

    右边则是一汪深潭,寒潭只有百丈见方,却深不见底,深蓝色的潭水就像一头上古冰兽,张开了它的百丈巨口吞噬前方的生物,谭内温度就算站在外面都感到寒冷的惊惧;在气温低到难以忍受的环境下,周围全是结成晶体状的物质,这汪潭水居然不结冰,着实不解。

    “既然是阳为主,阴辅之,阳为熔炉阴锻伐之,那就先探这边的深坑,再去右边的寒潭。”萧云这样想着。

    萧云走到左边深坑边缘,还未站稳脚跟,萧云突然感到了铺天盖地的大潮涌来,冲得他倒退好几步,那股气浪让萧云猝不及防,惊魂未定的萧云暗呼道:“玄阳之气!”。

    不错,深坑内不管有爆裂的岩浆,还有浓郁到极致的玄阳之气!萧云从未感受到如此庞大的玄阳之气,就算是那间石室内也只是一小股的玄阳之气在释放,而此地的玄阳之气用玄阳大潮形容也不为过。

    “深坑内居然有这么浓烈的玄阳之气,那么右边的寒潭同样也是,我明白了,那环壁上密布的符文就是为了禁锢巨洞内的玄阳之气,让它们不被流失到巨洞外;这座巨洞的地底倒地发生了什么,怎么会有如海般的玄阳之气聚集。”萧云暗道。

    玄阳之气是每位修者梦寐以求的修炼资源,也是修炼根基的必备之物,这么庞大的玄阳之气,萧云相信就算在真虚界也是难能可贵的资源。

    再次小心的来到深坑边缘观察玄阳之气,不禁充满了惊叹和感佩道:“真是锻体和修炼的好地方啊,巫行孤在石壁上说的开辟玄阳之地果然有根据,冲着能禁锢住这里庞大的玄阳之气就可见一斑,巫行孤前辈为了人族真是用心良苦!”;转眼一想,又有了疑问:“这里当初为何要设计引地火和地寒?而且把它们和玄阳之气混合起来?巫行孤前辈当初的初衷是什么?”

    不顾危险,萧云进入深坑内,在刚才的感悟中萧云明白,他的经脉要进行第七阶段的锻经伐脉就必须要借助阴阳二力,眼前的冰火二力不正是阴阳二力嘛,再加上浩大的玄阳之气,这可能是目前的唯一途径,萧云要做出尝试。

    运转九转化生经,一股浓厚燥烈的阳性之力冲入经脉内,让萧云一阵惊颤,这应该就是炎火洞内的炎火力,这是纯粹的阳属性能量,萧云断定旁边的寒潭内充斥的肯定是阴属性的寒冰力。

    岩浆的热气浪灼烤着肌体让萧云越来越难承受,可萧云不管不顾,他全副精力朝深坑探索,同时判断自身体质的承受极限,深坑有几百丈的深度,萧云想知道自身极限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