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林文学 >> 散文诗词 >> 第1036章 萝拉(书号:168404

第1036章 萝拉

作者:柳赋雨
    ,最快更新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最新章节!用孩子去换?

    江梦娴眉心皱了皱。

    这要求,是不是有点太无理了?

    洛氏买那个孩子,是因为那个孩子根骨好,但是江梦娴买的那八个孩子,‘质量’很明显不如那个孩子好。

    甚至,八个的价钱都不如那一个,拿八个换一个,洛氏很吃亏。

    江梦娴眼珠子悄悄地转来转去,才笑了笑:“洛夫人,那个孩子的价值你应该是知道的,留着将来是有大用的,我买下的那八个孩子加起来的价值翻两倍也抵不上那个孩子,不如我们谈更直接的吧,您需要多少钱,我出。”

    一说到钱,洛家人都笑了。

    钱在他们眼里,真的只是一个数字而已。

    他们早就已经过了看钱的阶段。

    洛凰捏着手中茶杯,细细欣赏那上面精美的碎玉花纹,长长的睫毛优雅无比,看洛晨和洛迟,怎么也都跟江梦娴差不多大了,可是这洛凰看起来还是非常年轻,她怎么也跟龙城一个年纪了吧!

    “江小姐,你误会了,我要的不是钱,只是你的一个选择。”

    “若是我非要让你用那八个孩子来换这个孩子呢?”

    她的目光落在江梦娴脸上,精明的目光看着她,仿佛要透过她的皮囊看穿她的灵魂,直接拷问她的心。

    江梦娴垂下了头,并没有立即做选择。

    那8个孩子是她买回来的,她也答应了要为她们找一个家,这洛氏看起来富丽堂皇,可他们就是本地人口贩卖集团最大的金主!若是让他们落入洛家手里,天知道会发生什么!

    而卡翠娜和战刀的孩子,她也必须找回来!

    但若是只能二选一的话……

    见江梦娴果然犹豫了,洛凰似乎十分高兴,挑眉轻笑,话语里带着讥讽:“果然,很难选择不是吗?一边是自己脆弱的良心,一边是你们连家的孩子,你想要的是一颗所谓的良心和正义,还是要连家的血脉呢?我想你应该是十分清楚的。”

    “在你心里,自然是连家的血脉更重要,不是吗?只要你把那八个孩子留下,我就会立即把他们放回人口贩卖市场,重新寻找买主,而你们连家的血脉,也能顺利地和你一起回归连家。”

    “那八个孩子和你非亲非故,自然是连家的血脉更重要。所谓的良心……值几个钱呢?”

    洛凰似乎十分得意,仿佛自己轻轻一挑,就把江梦娴那虚伪的善心挑得一点不剩,证明了她其实跟那些贩卖孩子的人其实没什么区别。

    世人谁不自私?那些所谓的正义之士,多数都只是伪善而已,本就是狼,还偏偏要披着一张所谓的善良的皮,若是遇上对自己有利的事情,他们便能将所有善良和良知都抛却在脑后!

    像江梦娴这样‘善良’的人,洛凰见得多了。

    可没想到,江梦娴忽然抬头,她锐利的目光也毫不示弱地盯了回去。

    两道目光互不相让。

    嘴角一丝冷笑浮起,江梦娴友善的目光之中多了一丝凌厉。

    “那八个孩子的确是因为我的一时心善而救起的,作为一个母亲,我没办法看着和我孩子一样大的小女孩儿被色情机构买走从小当性-奴。”

    她把话说清楚了:“我不是什么大善人,但是那八个孩子我既然已经买下来了,我就会给他们一个完整的家,而属于我们连家的孩子,我也会要回来!”

    “若是洛夫人是想用一个决定来证明我心里的真实想法,那你搞错了,我不会选的。”

    她捏着茶杯,茶杯之中清茶水面微微颤抖着,她眼神里带着揶揄:“洛夫人不觉得你的问题,和华国市井之上逗小孩儿的无知泼妇问的愚蠢问题差不多吗?”

    洛凰挑了挑眉,没有立即说话,却竖耳倾听。

    江梦娴慢慢道来:

    “也时常有人这样问我的孩子,比如什么:你爸和你妈必须死一个,你只能救一个,你救谁?”

    “我没想到,像洛夫人这样气质高雅的存在,也能如同那些无知妇人一般,会问出这种充满恶臭且无知的‘选择题’,看来我真是高看你了。”

    这话一出,一边双胞胎几乎是同时拍案而起的:“江小姐,请注意你的言辞。”

    一模一样的动作,一模一样的神情,一模一样的语句,果然是双胞胎。

    可洛凰却似乎没有生气,反而是招呼了双胞胎坐下了,饶有兴致地问江梦娴:“那你的孩子会如何回答?”

    江梦娴冷冷一笑:“我会教育我的孩子:‘你选谁都没错,无论选谁,都会死另外一个,作恶的人不是你,而是你逼你选择,和杀死你父母的人,那个人才是罪魁祸首,将来长大了,有能力了,一定杀了他!’”

    眼前的女孩儿忽然涌出惊天的气场,让洛凰有些错愕。

    第一次见到如此犀利的回答,眼前的女孩子看起来虽然年轻,可她却有种非同寻常的气节与骨气,真是和她柔弱的外表不成比例。

    而江梦娴已经起身了,冷漠道:“洛夫人,我没时间与你做这种无聊而鸡毛的选择题,但是我有一句话必须留下!”

    她的手点着茶座,放下了自己的话:

    “若是我连家子孙在洛氏的地盘上出事了,连家找的是洛氏,而不是我这个没有用八个孩子换一个孩子的媳妇儿,希望您能看清楚。”

    洛凰慢悠悠地抬眼看着江梦娴,依旧笑道:“你可知道,因为你的鲁莽行为,我可能会把那个孩子重新送回人口黑市里,她以后的命运可比做洛氏保安悲惨得多,你的良心,就不怕因此受到谴责。”

    “谴责?呵!”江梦娴冷哧了一声:“把一个孩子禽兽推入火坑的洛夫人的良心都不会痛,我凭什么怕!”

    她已经收拾起了自己的手提包,毫不留情地告辞:

    “连家在华国的影响力如何,洛氏该是知晓。洛尼特几个品牌进入华国也没几年,市场才做起来,前景无限,若是不想以后销量全靠代购,你们可尽管拿那个孩子做文章。”

    她说完便急匆匆地走了。

    洛家若是不想痛快放孩子,说太多的情也没用,不如一开始就把话放狠了。

    看着江梦娴走远了,洛凰才站了起来,悠悠地站在凉亭里,远眺着他们离开。

    她看着那个女孩儿精致的职业装背影,忽然笑了,眉眼都笑开了,是发自内心的那种赞赏的笑。

    “母亲——”洛晨忽然开口了,他看得出来,洛凰似乎很喜欢江梦娴的样子。

    江梦娴等人已经走了许久了,洛凰还站在凉亭里一动不动地看风景,风吹起她的衣衫,透白雪纺飘飘欲仙,她看着眼前花园里尽态极妍的景致,回头对洛晨洛迟笑道:“你们小时候曾经被洛氏旁系反贼抓走,我前去讨要你们,他们羞辱我,逼迫我在你们两人中选一个活,另一个将会被活生生地摔死在我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