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林文学 >> 科幻小说 >> 第六百三十二章:风暴(书号:173720

第六百三十二章:风暴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与王司吏说过了话,柳乘风便自己在这案发的地方踱步走动起来。

    屠杀的现场,大多数并不是在官道上,显然是周成和周成的家人们遭受袭击之后,随即便弃了车马朝官道的东侧树林跑过去。

    可是谁知,在那里明显已经埋伏了人手,将他们堵了个正着,在距离官道两百多丈的地方,将他们全部杀死。

    柳乘风检查过这附近的树林,发觉树林里的草丛虽有被人碾压过的痕迹,可是却没有想象中的凌乱,有血迹的地方也较为集中,这么看来,这些杀手显然极为训练有素,早已将这些人的逃生之路封死,摆成了阵势,随即将他们聚拢在一起,以非常短的时间内全部杀死。

    能做到这一点的,已经不是寻常的军伍之人能办到了,京师里有这本事的,除了勇士营,就只剩下新军,至于其他的亲军,柳乘风绝不相信能如此的训练有素,能做到号令如一。

    不过这勇士营乃是内宫禁卫,莫说调动这么多人,就是调动十人,宫里也必须有报备的,手续极为繁琐,至于新军,新军牢牢的控制在柳乘风手里,就算有人擅自行动,柳乘风也不可能不知道。

    柳乘风此时预感到,在这京师里,未尝没有一支暗中的力量,只是这支力量,却是谁培养出来的?

    要培养出一支这样的死士队伍,没有足够的财力,没有足够的后台是万万不可能的,可是京师里又有谁有这般的财力,有这样的实力呢?

    柳乘风蹲在草丛中,手不由摘了一根狗尾巴草,放在手里揉搓,左思右想,却总是想不到可疑的人选,他不由站了起来,突然发觉这个案子,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样简单。

    他又在这附近努力搜寻了一会儿,接着,一个校尉突然在远处的草丛中叫了一声:“看,这是什么?”

    柳乘风连忙赶过去,却看到校尉小心翼翼的捧出了一样东西来,这是一个香囊,香囊里似乎放着麝香,柳乘风接过来闻了闻,仔细打量了片刻,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原本柳乘风的预料是,这香囊应当是周成家眷遗落下来的,可奇怪的是,这种香囊的样式很奇怪,绝对不是京师里较为常见的样式,更重要的是柳乘风知道,那周成据说有个孙媳即将生产,在这种情况之下,大户人家是绝不会家中有孕妇的情况之下,允许有人佩戴麝香香囊的。

    理由其实很简单,据说还在汉朝的时候,皇后赵飞燕为了保养自己的皮肤,经常在自己的皮肤上抹上麝香,因此这赵飞燕从未诞生过子嗣,再加上这设想本就有催产的作用,所以在古代,许多人都认为麝香是致人流产的药物,连许多医书里都曾是这般的记载。

    家里有孕妇,像麝香这种东西肯定是绝对禁止的东西,且不论这麝香当真是否有令人流产的功效,最重要的是,这钟成规谁也不敢触犯。

    这香囊上,还沾着一丝血迹,中央是个圆形的香包,两头则是细绳,明显是方便主人将其悬在腰间,可是这细绳上捆绑的结子还在,却是生生被拧断了,这就意味着,是有人将这香囊从人的腰间扯下来的。

    这香囊,很有意思……柳乘风翻来覆去的看着这香囊,既然香囊不是周家人佩戴的,这么说佩戴之人应当是其中的一个刺客,而这香囊的做工很是粗糙,甚至可以用低劣来形容,尤其是中间的香包,所用的材质并非是丝绸,而是麻布,这种布在现在只有较为贫瘠的家人才会用。

    偏偏像这样的死士,未必能大富大贵,可是每月的薪俸必定丰厚,这是很顺理成章的事,毕竟人家过的是刀头舔血的生活,为主人杀人卖命,难道一个月挣得银子会比寻常的工匠要少,这样的人,一年有个几十两银子都算不得什么,以这样的身家,便是在市场上买数十个上等的丝绸香囊也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可是偏偏,他佩戴的香囊却是个粗劣无比的货色。

    还有一个解释,就是这个香囊对这个杀手有着很大的意义,比如是亲眷或者是朋友所赠,可是这又有点解释不通,理由也很简单,一般的习俗,寻常的亲朋好友,怎么可能会赠香囊,香囊一般是作为信物存在,莫非送香囊给这个杀手的是个女子,而这个女子就是这个杀手的情人?

    柳乘风背着手,绕着一棵杨树转了一圈,身边的人见他陷入了沉思,谁都不敢打搅。

    突然,柳乘风驻足,不由抬头看了眼这树上茂盛的枝叶,不由喃喃道:“可这又有些不对,且不说眼下的风气如此,寻常人家的女子,又怎么可能私会情郎?虽说许多才子佳人的故事里,倒是诞生了不少这等雅趣的事,可是所谓的才子佳人,其实就是读书人和记女,只有记女才会如此。可是记女……记女会送这种粗糙的香囊吗?更不必说,这个杀手也算不上什么才子了。”

    柳乘风想来想去,竟是发觉自己钻进了死胡同,越往这方面想,越是解释不通,蹊跷的很。他只好将这香囊收起来,将王司吏叫来,道:“王司吏,今夜只怕你得留在这里了,再到这里搜一搜,看看还能不能寻到其他的东西,夜深之后,就去京县县城留一宿吧,我只怕还得回京师去,若是有什么消息,立即派人来禀告就是。”他不由将手压在王司吏的肩上,叹了口气道:“这一次,要有劳你了。”

    王司吏眼眶有些泛红,老泪模糊道:“大人怎么说这种话,学生若不是大人的知遇之恩,只怕现在还是个一钱不值的小司吏,学生的儿子也蒙大人提携,如今已经袭了伯爵,学生这把老骨头本就是大人的,有劳二字谈不上。”

    柳乘风点点头,也没有再说什么,再多说什么客气话,反而显得有些矫情了,他只是拍了拍王司吏的背,朝王司吏点点头,随即快步去解了自己的马,翻身上去,招呼陈泓宇、高强等人,坐在马上看了一眼散布在四周的校尉,随即飞马离开。

    事情已经越来越扑簌迷离,重重的疑点,让柳乘风的头绪像是打了死结一样,柳乘风现在急需一根绳子,将所有的疑点全部串起来,而这时候柳乘风确实值得庆幸,当时他向宫里的承诺是三天,而皇上给了他十天的时间,现在看来,三天时间显然太短了。

    接下来,该怎么做呢?

    一边勒马奔驰,柳乘风一边心里开始想着,时间自然是不容耽误,可是现在,似乎也不必急于一时,回到京师之后,倒不如索姓先歇一歇。

    原路打道回府,等回到京师时,天色已经黑了,柳乘风与陈泓宇道别,随即带着高强等一干护卫直接回了公府。

    其实这个时候,京师早已是满城风雨了,文武百官们听了这消息,纷纷上书弹劾,要求立即严惩凶手,这个凶手是谁已经不言自明,那些朝中的大佬们还好些,他们毕竟沉得住气,突然发生这么大的事,令他们始料不及,现在还在权衡此事是否对他们有利,可是下头的那些官员们却不同,有不少年轻的翰林、言官、给事中口没遮拦,连绕弯子都没有兴趣,直接就指名道姓要求严惩柳乘风。

    宫里到现在没有一点反应,所有的奏书全部留中,既没有发旨意袒护,也没有做出严惩的姿态,对于宫中的态度,倒是恰好吻合了皇上的姓子。

    朝中如此,坊间的议论就更多了,各大报纸此时也是纷纷谴责,毕竟周成无论如何都是朝廷命官,就算致仕,那也是士绅,现在被灭了满门,这是何等骇人听闻的事,而种种迹象来看,这柳乘风确实是最大的嫌疑人,甚至有不少报纸,直接将柳乘风与周成的恩怨,还有周成的案子好好的梳理了一番,最后得出来的结果,就差是指着柳乘风的鼻子大骂了。

    倒是学而报此时却是尽力秉持着中立的态度,不断放言,说是事情还未有结果,朝廷必定在彻查,等结果出来再做定论不迟,现在指摘廉国公,未免有失偏颇。

    不过学而报的立场,直接导致了销量的下滑,许多读书人和乡绅,对学而报偏袒柳乘风已经有了不少的怒意。

    事情很是紧张,这种紧张也感染到了廉国公府,公府里头,几乎所有人都显得有些沮丧,甚至有人在私下议论,国公爷只怕这一次逃不过朝廷裁处了,于是不少人显得有些惋惜,毕竟这柳乘风平时待他们不错,能在公府里做事,既体面薪俸又不低,若是柳乘风获罪,他们且不说受牵连,可是这等好差事只怕是要砸了。

    (未完待续)